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十四章 军事分布图(第二更)

第八十四章 军事分布图(第二更)

    经过那晚的总决赛,西门町对柳如如的印象自然是大为改观,也不再认为她是装13,并且人家竟然是神尼的爱徒,委身青肯定是有原因滴,这样一个美女加才女,或许还是一个侠女,哪个男人不喜欢?不欣赏?不想跟她从**到心灵都好好地“深入”交流一番?

    柳如如桌子底下跟他玩动作,作为一个正常男人,町哥的心里还是有的自得,不过,他现在可没有心思跟她交流,更没有心情跟她玩桌底下的暧昧游戏:轻舞妹妹的事还没摆平,哥正头大呢,你勾引我犯罪,不是让我找轻舞叔叔打么?

    西门町手往回一收,想挣脱柳如如扣住自己手腕的手,但俩人坐的近,柳如如的手却是趁势跟了过来,还握紧了,往自己身边拽,当然,柳如如是拽不过去的。

    古时的女子不是最讲究男女授受不亲么,你咋如此开放?

    西门町置于桌上,拿着玄武剑的手,不动神色地悄悄滑下,伸手想去掰开柳如如的手,刚握到她滑如凝脂的芊芊柔荑,想不到柳如如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却是一把握住了他这只手。

    这么一只温润柔腻的手握住自己的手掌,让西门町身子一下僵住了,我日啊,你这是赤果果地勾引哥啊。

    柳如如此时跟西门町一样,都正襟危坐,脸上一副淡然的神色,心里却是砰砰直跳,她也是第一次干如此勾当,但为了爱,冲动一下又如何?柳如如暗自佩服自己的勇敢。

    西门町决定不跟她玩这种危险的拉手游戏,抬手缓缓地就往桌上放,给柳如如一个放手的机会,别弄得大家难堪。

    果然,柳如如胆子再大,也是不敢将这种动作摆到台面上,她缩回手之前,很是羞恼地拧了西门町一把。

    西门町在椅子上挪了挪屁股,化解一下心里的尴尬,然后一手抚剑,一手端起茶杯,准备喝茶。

    却是没想到,柳如如看他一本正经地样子,心里更是羞怒,哼,本公主主动对你示好,你竟然屡次拒绝于我,本公主是这么好欺负的么?

    桌子底下,一只芊弓足已快速地伸过去,“啪”,狠狠地踢了西门町一脚。

    西门町刚将茶杯放在嘴边,手一抖,一下子将茶水洒了出来,将胸口淋湿了一大片。

    倒不是西门町被踢疼了,而是心里震惊啊,他有些恼怒地回头看向柳如如,恨不得抓过来,狠狠打两下屁股。

    柳如如却是没事人一样,假模假样看着师傅他们,好像在用心听他们什么,貌似注意到西门町看过来,才偏头看向西门町,然后装着一副吃惊的表情,惊讶道:“哎呀,西门公子怎么这么不心,没烫着?”着,已从怀里掏出一只手帕,伸手就要替西门町擦拭。

    西门町瞪了她一眼,心里暗骂,你个娘皮,还真会装啊。却是伸手一挡,嘴上客气道:“没事没事,正好凉快凉快……”

    这时大家可都注意过来,看到西门町一尘不染的白袍衣襟处,湿了一大片,分外醒目。

    西门町不尴尬都不行了,赶紧伸手扯起衣服湿处,抖了抖,不好意思道:“刚才听子盟主的有入神,没注意到茶水太烫了……咳咳……继续继续……”

    “扑哧”一声,柳如如忍不住轻笑出声,赶紧伸手捂住,桌底下却是一脚伸出,轻轻踢了踢西门町,貌似嘉奖他掩饰的不错。

    宇文化烟却是站起身道:“西门少主,衣服湿成这样,如何能穿,还是赶紧换了……”着,偏头对一个丫鬟道:“速去将西门少主的包裹取来。”

    “那就多谢了。”西门町为摆脱尴尬,加上湿衣服穿着的确不舒服,便也不客气,站起身,像是突然想起什么,道:“对了,有一件事我想告诉大家……”着,他伸手一指铁匣子道:“那奸贼英扎吉此次花重金托镖,表面上是玄武剑,却是在铁匣之中藏有一幅地图,具体是什么图,我不甚清楚,但他是大清使者,想来这幅图传到清国的话,应该对我大明不利。”天色已暗,应该马上吃晚饭了,我换了衣服,磨蹭磨蹭,却是不想再回来开会了,我还是将这重要之事告诉你们。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所有人的重视,尤其是柳如如,她神色一下凝重起来,眼睛盯向那只打开着的铁匣子。

    “哦?这是真的么?西门少主从何得知?”宇文化龙忍不住拿起铁匣子,翻来覆去看个不停,心里却是有激动起来:这要是真的话,我可是为朝廷立了一功。

    他早已多次看过,也研究过这只铁匣子,还真没看出铁匣子竟藏有别的东西。

    “铁匣子内有夹层,切开便知真假……”西门町顿了一下,道:“至于我从何得知,却是不便透露。”

    正着,那丫鬟已取了西门町的包裹过来,西门町拿了,看了看轻舞飞龙,对众人了下头道:“不好意思,我先告退一下……”

    着,在那丫鬟的指引下,向大厅一个侧门走去。

    西门町去换衣服自然没人有兴趣,此时众人的兴趣皆在那铁匣子之上。

    宇文化龙看了半天,当然还是看不出名堂,便将铁匣子递向了子郁非,嘴里道:“子盟主,还是请你一看。”

    郁非却是一摆手,道:“看什么看,刚才西门少主不是了么,用刀切开……”到这儿,眼睛看向子书敏,“敏儿,把飞鱼剑给宇文镖主。”

    书敏拔出剑,却是道:“宇文镖主,这种粗活累活,交给我。”着,站起身,便隔着桌子伸手过去。嘿嘿……这种露脸的事,还是偶来做。

    郁非正要斥责,宇文化龙虽然心里不愿意,却是将铁匣子递了过去,嘴里还客气道:“那就有劳子姑娘。”

    桌面太宽,子书敏个矮手短,铁匣子离她还有距离,这却是正好给她卖弄的机会。

    手掌一握,成虎爪之势,对着铁匣子虚空一抓,顿时一股大力将铁匣子吸了过来。然后,大模大样地将铁匣子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看,当然是没看出所以然。只好将它置于身前,拿起了剑。

    “心。”子郁非对这个活宝女儿,是很不放心。

    “敏儿明白。”子书敏像个贤良女子,温顺之极,很是柔声地道。

    她当然也明白,不能一剑劈下,将铁匣子一分为二,的确是很心地沿着铁匣子薄薄的外沿,用飞鱼剑慢慢切开剥离。

    飞鱼剑不愧是神兵利器,这精铁打造的铁匣子,在剑锋下仿似豆腐做的,很快便将一毫米左右的匣壁切成了两片。随着一张紧贴着匣壁的羊皮纸露出来,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圆了。

    足足过了两三柱香的功夫,终于一张四四方方的羊皮纸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羊皮纸上赫然画的是一幅地图,一幅大明朝地域图。

    而地图上东一片西一片被圈了起来,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正是大明朝军事分布图解:哪儿哪儿布兵多少,主要是何军种,领军是谁……并且还描述了该地的地貌特征,人文风俗,甚至有些还注解了领军之人的生活习惯,兴趣爱好,性格弱。

    这要是传到对大明朝虎视眈眈的大清国,岂不是将大明朝的国防部署赤果果滴曝露在对方的铁蹄之下么?

    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