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十五章 一条道走到底

第八十五章 一条道走到底

    夜已深沉,但在福林镖局宽敞后院的一处房间内,却有五个人,在挑灯夜谈。

    不用猜也知道,五个人正是西门町和轻舞飞龙父女、**神尼师徒。

    西门町手里拿着那把玄武剑,端坐那儿却是一脸的无奈和尴尬,但眼神中却是透着坚定。柳如如坐在他身侧,一没有忸怩之态,时不时还风情万种地偷瞄一眼西门町。轻舞霓裳却是坐在父亲身旁,离西门町远远的,手里捧着一杯茶,一直都低头沉默,看不出她心里想什么。此时话的只有轻舞飞龙和**神尼,俩人似是家长,代表子女来亲,只是轻舞飞龙既代表轻舞霓裳,又代表西门町。

    具体谈啥,偶们学学子书敏筒靴来听窗。

    “……”

    “轻舞阁主,你之所言,贫尼却是不敢苟同……”**神尼着,看了看西门町,接着道:“西门少侠以前如何,贫尼不知,也不想追究,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贫尼自信没看错人,现在的西门少侠不愧是西门大侠的公子,当得起少侠二字,为人更是坦坦荡荡,他恰才的全部经过,我相信是事实。至于他体内异火,肉身变的如此强大,以及他冥顽之脉变得异常粗大,我们都无法解释,也无从化解,这些我们暂且不论。还是那蛇仙宫宫主花无语。她在江湖中虽然声名不佳,也是她先招惹西门少侠,但二人毕竟有了夫妻之实,你让西门少侠将她退了,贫尼认为很不妥,这非我等侠义之士所为。”

    现在什么朝代啊,三妻四妾,大~奶二奶,遍地开花,只要你养得起,甭管是不是两情相悦,你想娶多少就娶多少。

    **神尼一开始便开门见山提出西门町与柳如如联姻之事,并暗示让柳如如跟轻舞霓裳不分大,轻舞飞龙当然不同意,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两个都作大,那怎么行?我女儿可是名正言顺,得到双方父母首肯,并互下聘礼,交换了信物的,在这个问题上,即便你是神尼,我还是要为女儿着想,坚决不能同意,后来者,一概做!

    **神尼被婉拒,心里有不爽,柳如如贵为公主,岂能给人做?但也没办法,轻舞飞龙身为西门町的准岳父,是他目前在世上的全权代言人。并且,如如还不想暴露自己是大明朝的公主,但又不想让西门町以为她是青女子,只是公开了是自己徒弟的身份,份量还稍有不足啊。

    **神尼只好将那话题搁置下来,聊起如何对付英扎吉,聊起西门町幸存,随着交谈深入,也得悉西门町与花无语之事,便“伸张正义”,顺便替爱徒打开方便之门。

    轻舞飞龙长眉一暄,一脸严肃道:“神尼此言差矣,想我堂堂侠义之士岂能与邪魔歪道联姻,那不是同流合污是什么,以后又如何在江湖正道立足?当年子盟主与那俏罗刹闹的沸沸扬扬,震动了整个江湖,但子盟主为了江湖正义,挥剑斩情丝,断然拒绝了俏罗刹的联姻之举。并为此自毁誓言,迎娶了苗疆女子叶子楣,子盟主的所作所为,更是博得了江湖同道的敬仰和钦佩,让多少江湖英雄为之叹服。神尼,子盟主如此作为,难道不是侠义之举?他当不起侠义之士?”

    “轻舞阁主,子盟主当年之事,贫尼也略有耳闻,也是对子盟主此举深为佩服,但此一时彼一时,西门少侠与花无语之事也是不同,一者西门少侠没有太多的感情纠葛,而立誓不娶;二者花无语乃云英未嫁之身,那俏罗刹却是有婆家,为子盟主而逃婚;三者花无语毕竟年轻,且刚接掌蛇仙宫不久,如若西门少侠与之联姻,凭西门少侠的气势和胆魄,将蛇仙宫引上正途也不是不可能,这样的话,对整个江湖都是一件幸事。并且,贫尼认为,西门少侠不惜一死,坚持迎娶花无语,这是作为一个男子有担当,有责任的表现。如果我们一味阻拦,西门少侠或许不会怎样,但那花无语很可能一怒之下,重现俏罗刹二十年前为泄愤而造成的那一场无边杀戮。”**神尼娓娓道来,法克当场选其为本轮最佳辩手。

    轻舞飞龙长眉舒展,沉吟良久,看了看话题猪脚,见他神色虽然有不自在,但眼里透出的坚定却是一目了然,便轻咳一声道:“町儿,你是非娶那妖女不可么?”

    西门町见问到了自己,貌似叔叔准备松口,那还有什么犹豫的,赶紧郑重头道:“叔叔,先前我已经了,婚可以不退,但如果不能迎娶无语,我也立誓终身不娶!”

    “混……”轻舞飞龙被西门町这话气的差“混账”出口,终身不娶?那退不退婚有何区别?他长嘘一口气,想来自己再也无用,便转头看向一直没话的轻舞霓裳道:“霓裳,你别一直沉默不语,此事亦与你有关,你的想法。”

    轻舞霓裳没想到自己讨厌的西门町,好像成了香饽饽,虽然不是很理解,但今晚听了西门町一番坦言,多多少少还是对西门町的印象改观了一些。不过,要心甘情愿嫁给他,却是绝不可能。

    她虽然一直低头不语,却是在用心听着父亲和**神尼的交谈,很想站起来对父亲,你们别了,这柳如如愿意嫁就让她嫁,我退出,我……我谁也不嫁。

    但胁于轻舞飞龙平日的威严,很是担心父亲会赏她一巴掌,还是当着西门町和柳如如的面,那脸往哪儿搁啊?以后还在不在江湖混了?只能忍着,一言不发。

    而她偶尔瞥到柳如如对西门町的不断放电,心里又不禁来气,哼,不知羞耻,当我这个未婚妻不存在么?

    骄傲的女人一般如此,自己的东西,甭管喜不喜欢,却是不容别人染指,更是不能容忍当面来抢。

    此时听父亲问到自己,轻舞霓裳心里正生气着呢,脸上瞬时腾起一抹红晕,赶紧放下手里的杯子,嘴里脱口而出道:“我不同意……”话一出口,却是后悔了,我这么,不是显得自己跟别人争风吃醋,舍不得西门町么?

    但话已出口,却是不容她反悔了,脸上的红晕不禁更盛。

    她这么一,西门町却是大感诧异:额?你又不喜欢我,干嘛不同意?虽然我答应叔叔娶你,可是我有条件的,到时候无语和你一起拜堂。我已经够退让了,让你二人不分大,我可是答应无语,她才是我唯一的妻子,即便以后另娶,还要得她同意呢。现在叔叔都已经松口了,你还不同意?难道非要逼我退婚,你才同意么?

    而轻舞飞龙当然是表示理解:女儿那么高傲的一个人,嫁给西门町已经是委屈无比,更何况还要跟别人分享。

    他二人这么想,却都误会了轻舞霓裳,她刚才脱口而出的“我不同意”,意思是不同意柳如如也嫁给西门町,甚至还跟自己一样做大。

    **神尼当然也没听出来,但她问的话,却是无意中避开了轻舞霓裳的真实意图,“轻舞姑娘,你是不同意西门少侠娶花无语,还是不同意你与花无语同为西门少侠之妻?”

    轻舞霓裳愣了一下,我不是这个意思啊?但哪里好意思出来,那不是不给神尼面子么?

    她只有硬着头皮道:“我……我都……都不同意。”

    “这是我最基本的条件,你凭什么不同意?我还不同意娶你呢。”西门町终于忍不住了,开口为自己的花妹妹主张合法权利。

    轻舞霓裳火了,瞪着西门町脸色涨红道:“你好稀罕么?你不娶,我还不嫁呢……”

    “住嘴,简直胡闹,你们当是孩子过家家么?”轻舞飞龙长眉一竖,一拍大腿道。

    西门町被轻舞飞龙一吼,自然是闭上了嘴,也是懒得跟轻舞霓裳拌嘴,觉得她不可理喻。

    而轻舞霓裳被父亲一吼,却立马委屈地眼睛一红,低头啜泣起来。

    “哭什么哭,男人三妻四妾正常的很,你也别感到委屈了,你看看你母亲跟你大妈、虹姨、淑姨关系不都很好么。”轻舞飞龙很是无奈道。

    “他……他怎能跟您比……并且……他……他对那妖女比对我……”轻舞霓裳不好意思下去了,但意思大家都明白。

    轻舞霓裳这话可就不讲理了,町哥可是跟人家花妹妹“深入沟通”过,跟你十几年没见过面了,见面也是冷冷冰冰,摆一副死人脸,这孰亲孰疏,还用想么?

    当然,轻舞霓裳也是没办法,了不同意被大家误解之后,只能一条道走到底。

    呃……感谢哈子……木偶兄弟打赏两白白软软的大馒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