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十六章 三女一夫

第八十六章 三女一夫

    轻舞飞龙很是理解地拍了拍女儿的肩头,宽慰道:“霓裳,你已经大了,以后可以自己行走江湖,这些日子,你与町儿多多接触,感情的事自然会慢慢培养起来,我相信町儿也不会欺负你,他也不敢……”着,轻舞飞龙眼睛扫向西门町。

    让我表决心么?

    西门町虽然不是很愿意,但为了花妹妹,为了后宫安定团结,受委屈还是应该的。

    他一脸正经地看着轻舞霓裳道:“霓裳妹妹,为兄能娶你为妻,是我前辈子修来之福,过去的我们都不了,叔叔的没错,感情可以慢慢培养,以后我们一定会相敬如宾,举案齐眉,轻舞叔叔是我唯一的叔叔,你也是我唯一的妹妹,我会将你当亲妹妹一样疼你,爱你,保护你……”呃?这么是不是有乱~伦的嫌疑啊?

    “咳咳……”轻舞飞龙对西门町张嘴就来的甜言蜜语感觉有听不下去了,但对西门町的表现也颇为满意,轻咳两声道:“町儿,你能明白就好,为叔就不多了,希望你以后好好相待于霓裳,若是霓裳受了委屈,向我埋怨于你,我绝不轻饶。至于那花无语,神尼所言也是有理,为叔便答应你的条件,不过,希望你真如神尼所言,能将蛇仙宫引上正途,起码能让花无语不再为恶江湖,不然的话,老夫第一个会找她问罪。行了,你好自为之……”

    “轻舞阁主,贫尼先恭喜了,到时候西门少侠大婚之日,我定当前来贺喜。”**神尼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及时插话道。

    “神尼客气,如你能来,当然是欢迎之致。不过,此言尚早,町儿先前已,成婚之事需等他报了灭门之仇,并重修玄武庄之后。他能有此志向,老夫很是替被凶徒所害的西门兄感到欣慰,当理解他,支持他。”

    “轻舞阁主此言甚是,报仇是大事,重修玄武庄也是大事,我相信西门少侠一定能重振玄武庄雄风……”**神尼头道,看了看脸上露出委屈和不满之色的柳如如,话锋一转道:“呵呵,贫尼又要旧话重提了,柳如如是我一故人之女,从便托付于我,我此生仅此一徒,名义上我们是师徒,却是情同母女。江湖险恶,让她一个年轻女子在江湖闯荡,我很是不放心,而我又极少有机会陪她左右,迫不得已才让她委身青,学我避世之举,但这当然不是长久之计,便想出了从良选婿之举。也幸亏有此一举,让贫尼得以见到西门少侠……我想强调一,我徒从良选婿并非儿戏,更不是青女子异想天开,哗众取宠。我徒从千万人选中西门少侠,贫尼也甚为满意。轻舞阁主,我徒虽不是金枝玉叶(其实就是金枝玉叶,贫尼不能罢了),但也绝不是随便的女子,对她与西门少侠的联姻之事,我希望你能应允。”

    “呃……这个么……”轻舞飞龙没想到**神尼绕了一晚上,又回到了最开始的问题,他的想法和观念才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当然跟最开始不同了,并且,这次**神尼的话的有重,我徒选婿可不是闹着玩,她更不是随便的女子,你若不同意,那就不仅仅是看不起我,也是将我徒看成了真正的青妓女

    轻舞飞龙犹豫着,心里想着,女儿跟那妖女同嫁西门町,已成事实,这柳如如是神尼爱徒,当是我武林正道,同意也好,万一女儿跟那妖女不和,俩人倒可以联手对付妖女。

    这么一想,他也不征询当事人町哥的意见,便头道:“西门町能得神尼如此抬爱,又蒙柳姑娘青眼有加,我若再横加阻拦,却是我太固执了。既然如此,三女一夫……”

    他正着,西门町突然站起身插话道:“神尼前辈,可否听我两句?”西门町有不爽,自己的婚姻大事,问都不问自己,也太不过去了。

    嗯?这种天大的美事你还有意见?

    场中四人都是一脸诧异地看向西门町,而柳如如的眼神中更是含着羞怒。

    西门町感觉到了“杀”气,瞥了一眼柳如如,额?这样看我干嘛,我只是两句也不行么?怎么我也是主要当事人。

    “西门少侠有话请讲。”**神尼微微一笑道。

    “能得柳姑娘青睐,我西门町深感荣幸……”着,西门町又看了看仍是低着头的轻舞霓裳,道:“霓裳妹妹,柳姑娘,还有花无语,在我看来,都是千里挑一,甚至万里挑一的好女子,能娶其一,当是幸甚,能娶其二,已是仙人之福,如若三人都与我缔结姻缘,我美则美矣,只怕是委屈了她们……”

    看西门町话一半停了下来,**神尼明白他是等人搭个话,便微笑道:“西门少侠,你的意思是?”

    “咳咳……我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让柳姑娘考虑清楚,毕竟我和她认识不久,也没有深交,应该彼此都不了解。”

    西门町这么,当然不是装~逼,装清高,不愿意娶柳如如,现在是明朝,他也不会顾虑一夫一妻制,美女委身下嫁,哪个正常男淫会拒绝?他这么,完全是为花无语考虑,为后宫和谐共淫考虑。轻舞飞龙能想到让柳如如和轻舞霓裳联手对付花无语,西门町也是考虑到这个问题:江湖中,一贯正邪不两立,不用轻舞叔叔,貌似**神尼也是对花无语不感冒,如果真要三女一夫,无语很可能被她俩欺负,那样的话,我可是没好日子过了,一天二十四时当消防员都来不及。

    “婚姻大事,岂能儿戏,如如当然是考虑清楚。”**神尼笑道,“你还有什么要的么?”

    西门町当然有话,刚刚只是铺垫而已。

    “实话,能娶霓裳妹妹和花无语,已让我诚惶诚恐,很怕以后不能给她们幸福……”西门町谦虚了一下,随即神色一肃道:“玄武庄已名存实亡,仅剩我一人,我西门町现在已是孤儿。我有几斤几两,我自己清楚,我重修玄武庄,也仅是我一个想法,要真正成为现实,我心里也是没底,目前也没有一个长远的计划,更妄谈重振玄武庄。可以,我西门町现在是一贫如洗,一无所有,也是任重而道远,前途更是吉凶未卜。在这种情况下,尚能得如此娇妻美眷,实在是让我心有戚戚焉,我西门町当加倍珍惜和维护她们……”着,西门町顿了一下,话锋一转,进入主题思想,严厉妻纲:“所谓家和万事兴,大家当彼此坦诚信任,和睦共处。今天当着轻舞叔叔和神尼前辈的面,丑化我要在前面,如若姐妹之间,兴风作浪,挑拨离间,甚至耍阴谋诡计,大打出手,别怪我作出休妻之举。”

    ps:骚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