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十八章 离我老婆远点(第二更到)

第八十八章 离我老婆远点(第二更到)

    下午几个老家伙闭门磋商,原本也要西门町参加的,但今天会议结束,于树风他们第二天便要随师傅回崂山,便简单了几句,告退出来,准备陪于树风他们逛逛金陵城。

    西门町刚刚穿过一个长廊,要去前厅跟于树风三人汇合,却看到人影一闪,从廊柱后转出一个人。

    这是谁家的丫头,这么眼熟?

    西门町看到闪身出来的是个女子,却是一下没认出是谁?

    这女子看上去十六七岁,乌黑的发,挽了个公主髻,髻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面垂着流苏。皮肤白嫩白嫩的,柔柔细细的,两颊晕红,一张脸粉雕玉琢,看上去便如透明一般。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透着一丝狡黠,的鼻梁下有张的,薄薄的樱桃口,唇角微微上翘,带着儿俏皮的笑意。她穿着件白底绡花的衫子,腰下是粉色百褶裙,长拖于地,显得文静优雅,那么纯纯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的芙蓉,纤尘不染,却是从浑身散发出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

    “啧啧……白衣长剑,还真是人模狗样的……”

    西门町正打量着她,她却是嗤笑一声,出言讥讽道。

    呃?子书敏?不会?

    西门町眼睛一下瞪大了,在他的印象中,子书敏就是个假子,怎么可能是这样一副家碧玉,清丽脱俗的样子,简直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就是个精品萝莉嘛。

    西门町又打量了她一下,看到她腰间挂着的那把很是“可爱”的飞鱼剑,终于确认下来。

    “啧啧……换了女装,你也真是人模狗样的……”对这个丫头,西门町有头大,便也出言讥讽道。

    “切,鹦鹉学舌,木有创意。偶穿男装,英俊潇洒,穿女装,风华绝代,你知道个屁……”子书敏一仰头,很是高傲的样子。

    西门町“呕”的一声,做了个呕吐的动作,也没兴趣跟一个丫头斗嘴,于树风他们还等着呢,便身子一侧,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西门町,你……你站住……你去哪儿……等等偶……”子书敏看西门町不尿她,气的一跺脚,撩起裙摆,就追了上来。

    只是她从来没穿过裙子,今天为了在父亲面前装清纯样,也是看轻舞霓裳、柳怀素和柳如如穿着长裙,很是漂亮,便心血来潮,整了这么一身。她没跑几步,便“哎呀”一声,被自己长裙拌着,摔倒在地。

    西门町原本懒得理她,只是听到她摔倒的声音,便回头看了一眼,一看之下,忍不住笑了起来。

    书敏头上插着的那珠花簪子掉落地上,精心梳理的公主髻已散了开了,看起来披头散发,而长裙翻起,露出了一截欺霜赛雪的腿,完全一副狼狈的模样。

    看西门町竟然还笑,子书敏只觉得这个脸丢大了,脸色涨红,怒气冲冲爬起来,也不顾自己的形象了,跟疯子一般,几步走到西门町跟前,一巴掌就向西门町脸上煽去,嘴里骂道:“混蛋,敢笑话本姑娘?”

    书敏虽然无理,但西门町当然不跟她一般见识,哈哈一笑,脸往后一仰,便躲了开去。

    书敏更是恼怒,本姑娘要打人,还敢躲?

    她跳起来,还想再煽,却是只能怪自己个矮,够不着啊。

    西门町看她还不肯事罢干休,便伸手捉住她手,笑嘻嘻道:“行了行了,你看你,披头散发跟疯子似的,快去梳理一下,咱们是朋友,看到无所谓,若是让别人看到,可是有损咱们子姑娘风华绝代的形象……”

    “放屁,本姑娘披头散发也是风华绝代……不行,你让偶煽一巴掌,不然难消偶心头之恨……”子书敏怒气冲冲抽出手,一抬手又要煽西门町,却又被西门町一仰头躲开了。

    “别闹了啊,你再这样,我可真不理你了。”西门町沉下脸道。

    “哼,不理就不理,臭美的你……”子书敏着,冷不丁踢了西门町一脚,趁西门町一愣之际,一抬膝就向西门町胯部。

    呃?还真是过分啊。

    西门町也不躲闪,决定让她吃个苦头,单手握拳极快地挡在了身前。

    “嘭!”

    书敏一膝盖上,还没来的及心里暗喜,已从膝盖传来一阵钻心的痛。

    低头一看,自己柔嫩柔嫩滴膝盖正撞在西门町的拳峰上,终于“啊——”的一声,痛叫出声,圆圆的大眼睛顿时充满了泪。

    谁让你用那么大力,这是你自找的。

    西门町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是疑问道:“子书敏,你这是干什么?用膝盖跟我拳头比哪个硬么?”

    “你……你不要脸……你以大欺……你……偶告诉轻舞叔叔去……”子书敏知道西门町厉害,因此这一膝撞,可是用了全力,准备当场将西门町爬下,没想到撞铁板上了,力量反击,她可是疼的不轻,若不是强忍住,绝对要痛的哭出声来,即便如此,眼泪还是哗哗地,再听西门町还风凉话,心里更是气恼,却是没法办法,只能告诉家长了。

    西门町看她这副样子,也是不好意思起来,自己还真是有“以大欺”的嫌疑,还是对一个丫头,人家老爸可是为玄武庄灭门案出了不少力。

    “好了好了,别哭了,是我不对,我让你打两下出出气……”西门町着,抬手举袖就要帮她擦泪。

    “偶不要你假惺惺……”子书敏却是头一偏,泪眼婆娑地瞪了西门町一眼,又道:“你的啊,那把脸伸过来让偶煽两下,不,四下……”

    “不行,除了头脸,你随便打。”西门町却是一摇头道。

    “你……你耍赖……偶就要打脸……偶喜欢打脸……”

    “哎,敏,你在这儿干什么……你怎么哭了……谁吃了豹子胆,竟敢欺负……嗯?西门少主,是你啊……”

    西门町回头一看,却见黄熙来跟于树风师兄弟从前厅走了过来,不禁大汗。

    不过,还没等他话,子书敏看到有人过来,虽然师兄叫自己,也不理了,赶紧转身,一溜烟顺着长廊跑了:偶的形象很重要滴,哪能给别人看到……哼,西门町,你这个禽兽,偶要报仇!

    “额?怎么回事啊?”黄熙来走过来一脸的莫名其妙。

    “咳咳……黄兄,没人欺负她,是她不心摔了一跤……喏,她头上那只簪子还在那儿呢,就是刚才跌落的,你拿了交给她……唔,我和于兄他们还有事,就不多聊了。”西门町有不好意思面对黄熙来,支支吾吾,半真半假,着就要离开。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呢,还有谁敢欺负敏……哎,西门少主,你和于兄弟他们是去逛街,在镖局里闷着快两天了,也是无聊,要不你等我一下,我叫上敏,咱们一起去,人多也热闹。”黄熙来个头不高,但话却是中气十足,浑身也是散发出一股威严的气势,让人不自禁地对这个矬子生出敬畏之心。

    西门町还没话,魏大有却是插话道:“就是就是,人多也热闹,我们等你一起……”

    魏大有和卢友权以前不要跟这些地榜上的大佬上话了,即便是龙凤榜上的人物,能远远地看上一眼,也是极少,倒是偶尔见过几个风云榜上的。

    中午睡片刻,黄熙来也是无事,走到前厅却是看到于树风师兄弟,要是以前,他也懒得搭理,但貌似西门町跟他们关系不错,便主动上前搭话,这可是让魏大有和卢友权大感意外,也是激动不已。黄熙来套问他们跟西门町的关系,于树风还没话,魏大有恨不得掏出心窝,有问必答,当然也是添油加醋,将自己师兄弟跟西门町描述成了过命的交情,铁杆的兄弟。黄熙来自然是对他们也另眼相看,跟他们很是热络地聊了起来,貌似听到师妹话声,才出来一看。

    魏大有既然这么了,西门町虽然心里很是不愿意让子书敏也跟着,但当然不好拒绝,便笑笑道:“那好,我们在前厅等你们。”

    于树风却是看出西门町有一丝不太情愿的意思,等黄熙来走后,几人向前厅走去的时候,一抬脚,“啪”的一下,狠狠地踹在魏大有的屁股上,嘴里骂道:“我草你个死胖子,从现在开始,你给老子闭嘴,要是再几多嘴,我得到做得到,绝对以后不理你!”

    魏大有被师兄这一脚踹的,当即就“呱唧”一下,跌了个狗吃屎,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便听到了师兄一阵训斥。

    他还真是怕于树风,爬起来揉揉屁股,看于树风一脸怒气,屁都没敢放一个,只是满脸的委屈,很是不明白,自己错啥了,做错啥了。

    西门町笑笑,对这个胖子也是无语,当先走进了前厅。

    却是一眼看到轻舞霓裳和柳怀素正从一间偏房出来,柳怀亮和那许氏兄弟跟在身后,而柳怀亮好像正对身前的轻舞霓裳着什么,轻舞霓裳却是没理,他便伸手去拉轻舞霓裳衣袖。

    我日,好你个兔崽子,不知道她是我未婚妻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敢对我老婆动手动脚,简直活腻了。

    西门町虽然对轻舞霓裳没啥感情,也没啥好感,但毕竟是自己的未婚妻,心里又是对柳怀亮极度厌恶,看到这一幕,当即就火大了。

    “放下你的狗爪,离我老婆远!”西门町怒喝一声,声震整个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