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十九章 你才无理取闹

第八十九章 你才无理取闹

    西门町这一声大喝,虽然中气不足,但威严不,几乎让所有人心里一颤,柳怀亮也是手一抖,放开了轻舞霓裳的衣袖,看向西门町。

    西门町一身银白长袍,肋下挂着玄武神剑,浑身散发出淡淡的金光,一脸怒气,威严弥漫。彷如天神下凡,玄武重生。

    西门町腰下佩剑,倒不是他装13,只是为了随身携带而已,不然的话,玄武神剑放哪儿都不放心啊。

    不过,他挂着这把当世第一神兵,倒为他绝世高手的风范增色不少,看上去风骚之极。

    于树风师兄弟看到轻舞霓裳,很快明白西门町为什么叫唤了,便站在西门町身侧,都一脸不耻地看着柳怀亮几人:这天下第一美女是俺西门兄弟的老婆,真不识相,真不要脸,竟然跟苍蝇一样跟着……

    柳怀亮被西门町这一吼,脸上很是挂不住,想装~逼一下,也对着西门町吼两嗓子:“什么你老婆,未婚妻好吧,简直无耻,只要没结婚,老子就有权利追,即使结婚,老子也要搞她……”但只能是在心里吼了,先让你兔崽子得意,早晚有一天,老子要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还要当着你的面搞你老婆……他阴狠地盯了西门町一眼,再不屑地扫了下于树风师兄弟,便装着没听到,头一昂,迈步走到了轻舞霓裳她们身前,向大厅外走去。

    而平日也是一贯嚣张的许氏兄弟,看到西门町,只能选择跟柳怀亮一样,装着没听到:这王八蛋的身手太恐怖了,只怕师傅他老人家也不一定制的住他。

    轻舞霓裳听到西门町这声吼,脸上一红,心里却是来气:得意什么,有必要喊这么大声么?哼,真是霸道,柳少侠只是跟我话也不行么?

    她看也不看西门町,举步就要跟着柳怀亮他们出门。

    我擦,你这不是让我丢脸么?

    西门町老脸一红,有些挂不住,再次喝道:“霓裳,你给我站住!”

    轻舞霓裳倒是站住了,不过脸色却是不太好,语气也欠温柔:“叫我有事么?”

    “没事就不能叫你么?”西门町脸色一沉,还不像话了,老公叫你,就这态度?

    哼,跟我摆架子?

    “对不起,没事的话,我要跟怀素去上街。”轻舞霓裳也是沉下脸道。

    这个时候,西门町看那柳怀素一脸饶有兴趣的样子,上上下下打量着自己,便没理轻舞霓裳,对柳怀素拱手道:“柳姑娘,不好意思,我找霓裳还真有事,只怕她不能陪你们去了。”

    柳怀素淡淡一笑,刚要话,轻舞霓裳已冷冷道:“你有什么事?”

    西门町忽然微微一笑道:“我当然有事,不然叫你干嘛?”就冲你这态度,一会儿我去逛街也不带你。

    “什么事等我们回来再……”轻舞霓裳着,一转身就要走。

    西门町此时已走上前,看到柳怀亮几人已停下脚步,在门边幸灾乐祸地看着自己,便一伸手拦住轻舞霓裳,笑嘻嘻道:“你没听到我的话么?”不得了了,老公不发威,你当我是公公么?

    “让开,请你别无理取闹!”轻舞霓裳冷哼了一声。

    “对,你别无理取闹,让别人笑话。”

    “我才不会无理取闹,你这才是无理取闹!蛮不讲理!野蛮霸道!”

    呃?这台词咋这么熟悉咧?

    西门町一愣,随口道:“我哪里无理取闹?哪里蛮不讲理?哪里野蛮霸道?”

    “你哪里不无理取闹!?哪里不蛮不讲理!?哪里不野蛮霸道残酷”轻舞霓裳脸色涨红,一双柔荑放在胸口,紧紧攥着,很是生气激愤的样子。

    西门町看她这样子,心里暗乐,哈哈,霓裳妹妹还蛮可爱的嘛……有意思,有意思……还珠格格的台词你竟然也会……

    西门町一脸严肃道:“我就算再怎么无理取闹再怎么蛮不讲理再怎么野蛮霸道也不会比你更无理取闹更蛮不讲理更野蛮霸道!”我日,憋死我了。

    估计女人发怒都一样,琼瑶阿姨很是懂女人心思啊,轻舞霓裳竟然张口便道:“我会比你无理取闹!?比你蛮不讲理!?比你野蛮霸道!?你才是我见过最无理取闹最蛮不讲理最野蛮霸道的人!”

    “哼,我绝对没你无理取闹没你蛮不讲理没你野蛮霸道!”西门町心里大笑,脸上却是一本正经,跟轻舞妹子上演“还珠格格”。

    “好,既然你我无理取闹,我蛮不讲理,我野蛮霸道,我就无理取闹给你看,蛮不讲理给你看,野蛮霸道给你看!”

    “看吧,还你不无理取闹不蛮不讲理不野蛮霸道,现在完全展现了你无理取闹蛮不讲理野蛮霸道一面了吧?”西门町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耸了耸肩道。

    “你……你不要脸……呜呜……”轻舞妹子终于忍不住了,一手掩嘴,哭着回身跑去。

    周围人全傻了,这这这……能者果然无所不能啊,嘴皮子也这么厉害???

    “咳咳,我们没事经常这样斗嘴玩,让你们见笑了……”西门町却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着,便抬脚向轻舞霓裳追去:这丫头脸皮还挺薄,呵呵,没想到不禁逗啊……得嘞,哥跟你道个歉先。轻舞霓裳与柳怀素都住在后院一栋二层阁楼,西门町施施然跟在她后面,保持三四米的距离。

    轻舞霓裳根本不知道西门町跟来,一路掩面,直向阁楼跑去。

    阁楼内的丫鬟们看到轻舞霓裳哭着跑回来,一个个脸露惊容,天下第一美女也会哭?!

    还没等她们开始八卦,却是看到西门町一脸微笑,走进了阁楼。

    “西门少主!”几个丫鬟赶紧躬身施礼。

    “轻舞姑娘上楼了?”西门町轻轻摆了摆手。

    “是的……”

    “嗯,你们在这儿守着,不许任何人上来。”西门町着,便抬腿向楼上走去。

    轻舞霓裳此时正在屋里,伏床痛哭,只恨自己命苦,咋会摊上这么个无赖呢?简直太可气了,太可恨了,昨晚上还口口声声会跟我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呜呜……都是胡扯,都是骗人……呜呜……我以后的日子咋过啊……呜呜……

    她听到有人轻轻打开门,又轻轻关上,以为是柳怀素回来劝她,更是哭的伤心起来。

    西门町轻轻走过去,看轻舞霓裳埋首枕间,竟是越哭越伤心:嗯?难道知道我进来,哭给我看么?

    轻舞霓裳不愧是天下第一美女,即便此时看不到她脸,就凭她此时的身段,也是另天下的男人为之痴迷,为之**。

    古时可木有袜子,俺们霓裳妹子貌似也木有裹脚布,她伏在床上,一双脚便伸在床边。

    西门町的眼睛很自然地便落在她纤纤弓足上,竟是一下子看呆了,世上竟然还有如此纤美的一双脚??若这世上有哪个男人情愿被这双脚踩死,只怕绝大多数男人会踊跃报名。

    西门町从未如此近距离看过轻舞霓裳,他的眼睛便从脚开始慢慢地欣赏,那微微凸起的脚踝更是缀在着完美的玉足,那修长笔直的双腿,翘挺的臀部,仿似玉盘,玲珑的腰身,雪白的肌肤,如云的秀发……

    好似轻舞霓裳身上每一寸,每一分,都透着令天下男人为之心跳的神韵,定力如山的西门町竟是看痴了。

    ps:朋友过生,醉到失眠……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