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十章 特别要感谢轻舞飞龙

第九十章 特别要感谢轻舞飞龙

    西门町看着看着,不禁心生怜惜之心,毕竟是自家的婆娘啊,能舍得让她哭的如此伤心么?

    西门町伸手轻轻拍了拍轻舞霓裳的肩部,嘴里轻声叫道:“霓裳……”

    这一声轻轻地“霓裳”,虽然透着温柔,透着爱怜,但在轻舞霓裳耳边听来,彷如炸雷:啊——这……这个无赖怎么进来了??!!

    她的心一下子慌乱起来,竟是忘记了继续哭泣。

    西门町见自己的一声叫,效果竟是如此显著,立马让霓裳妹妹不哭了,倒是颇感意外。

    “霓裳,我知道你一直看不起我,我也很明白自己以前是什么德行,我一也不怪你……”西门町柔声着,却是话锋一转道:“但此一时彼一时,神尼前辈也浪子回头金不换,你也不能总用以前的眼光审视我,我西门町现在虽然不上是天立地的好男儿,但起码坦坦荡荡,行得正坐得端。你嫁给我或许觉得委屈,我也感到很是荣幸,但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再感到委屈,也是不容更改的事实。更何况,我西门町也不是鸡啊,狗啊,自信也配得上霓裳妹妹你。有句话的好,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我能结为连理,当是千年修来之缘。我已经在叔叔面前保证,以后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会加倍的疼你,爱你,保护你,这绝不是我信口雌黄,敷衍之语……至于刚才之事,我也有错,我跟你道歉……”

    轻舞霓裳一直静静地听着,心里也渐渐平静下来:是啊,我成为他妻子已是不争的事实,难道我还准备抗婚?唔……他好像也不是一无是处,长的还行本事也不就不了,看起来,为人倒还正直,也有担当,论起事来,也是蛮有道理,就是……就是会无理取闹,野蛮霸道……

    心里正想着,听到西门町的话,忍不住打断道:“什么叫‘你也有错’?难道……难道我还错了?”

    西门町听她搭话,心里已是放心,嗯,霓裳妹子倒不是无理取闹之人,便轻轻一笑道:“此事错在我先,你错在后……”

    “你……你又无理取闹,蛮不讲理……”轻舞霓裳想来不愿意再跟西门町上演还珠格格,着便听了下来。

    “我是不是无理取闹蛮不讲理,你不妨听我解释……”西门町站着有累,便在床边坐下,缓缓道:“昨天柳怀亮在玄武庄墓地对我的辱骂,换成任何一人,都会生气。但我只当他是疯狗,自然不会跟他一般见识,我想你应该明白,我对他极端厌恶!你是我的未婚妻,你我能容忍一条疯狗围着你转么?当然,我的态度欠妥,毕竟他是柳堡主的儿子,打狗还要看主人呢,表面上还是应该礼貌一,这是我做错的地方……再你的错,咳咳……男人在外都是要面子的,要自尊的,更何况我是你的未婚夫,那种情况下,你还跟那柳怀亮他们出去,不是让我在那疯狗面前抬不起头么?不是让我在朋友面前颜面无存么?我后来的确是跟你无理取闹,那是为了不让你去,在大庭广众之下,我总不能对你动手动脚,强行阻拦吧?我话已至此,霓裳,你自己想想,我的是否有理,我是不是无理取闹蛮不讲理野蛮霸道……”

    到这儿,西门町想起刚才跟轻舞霓裳的“对台词”,不禁呵呵笑了起来。

    有轻舞飞龙这个老爸,轻舞霓裳自然不是蛮不讲理之人,相反,她很是通情达理,只是平日高傲惯了,也是矜持过度罢了。

    此时听了西门町一番话,当然是深以为然,不过,突然听到西门町笑了起来,女子在自己男人面前不服输的心态作祟,忍不住接口道:“你就是无理取闹,就是蛮不讲理,就是野蛮霸道……”

    当然,语气中再无先前在大厅时的怒气,而是透着一股撒娇的味道,听来让人心动不已。

    西门町知道她已经不再生气,心里也是高兴,毕竟跟这个未婚妻关系一直拧着,现在终于出现转机,向良性发展迈出了可喜的一步。

    他闻着轻舞霓裳身上散发出的那一缕缕甜香,看着她令天下男人为之**的娇躯,再听到她那撒娇般的柔语,忍不住心里一荡,附身便将轻舞霓裳搂在了怀里。

    轻舞霓裳显然没想到西门町如此大胆,竟然招呼都不打,当然,打招呼也不行,就对自己动手动脚,还是搂……搂着自己……哦……我晕了……晕了……

    轻舞霓裳本能地挣扎了一下,但西门町对自己未婚妻,可没啥客气的,根本没打算放手,再了,他这么一搂,这么一具**荡魄,柔若无骨的温软娇躯只让他完全失去了定力,乖乖的不得了,霓裳妹子真不愧是天下第一美女,这……这手感,这体香……呃?

    西门町突然尴尬了,很是不好意思地感到了自己竟然昂立一号,抱着轻舞霓裳一下也不敢骚动。

    轻舞霓裳第一次被一个男人如此紧紧搂着,闻到他身上浓烈的男子阳刚之气,只感到脑袋晕晕,心里是怦怦直跳,鹿是亡命乱撞,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唔……这个男人是自己的未婚夫,不是别人……

    两个人都不话,也没有动作,一时间世界仿佛突然安静下来。

    轻舞霓裳是真美,西门町没见过,法克也没见过,瓜子型白嫩如玉的脸蛋上,颊间微微泛起一对梨涡,淡抹胭脂,使两腮润色得象刚开放的一朵琼花,白中透红。淡扫娥眉,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那诱人的眸子,黑白分明,荡漾着令人迷醉的风情神韵。香娇玉嫩,俏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樱口如含朱丹。但是她身上最动人的地方,并不是她这张脸,也不是她玲珑的身材,而是她那种迷倒众生的风韵和气质。

    感谢党,感谢CCAV,感谢穿越,特别要感谢轻舞飞龙,送给了我一个如此完美的爱妻。

    西门町搂着轻舞霓裳,恨不得将自己揉进她的身体里,当眼睛落在她玲珑而丰满的嘴唇上,看来就像是个熟透了的水蜜~桃,无论谁看见都忍不住想咬一口,西门町只感到一阵口干舌燥,再也忍耐不住,一低头,便向水蜜~桃“咬”去。

    “唔……”轻舞霓裳嘴里只发出一声梦呓般的惊呼,便整个人彻底晕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良久,良久……

    西门町仍在解渴中,貌似双手在潜意识中解开了轻舞妹子衣衫的纽扣,并且一只手已探入她胸前,正摸索揉捏起来,突然从门外传来极不合时宜的敲门声。

    敲门声很轻,本不足以将迷醉的二人惊醒,但贵在持久。

    “笃笃……笃笃……笃笃……”

    “啊——”

    随着西门町警觉过来,放开了轻舞霓裳,轻舞霓裳脑中终于恢复了一意识,听到敲门声,第一时间发出了一声猫似地惊叫,脸上更是羞红的仿似能滴出血来,连那芊弓玉足也是红晕一片,西门町眼睛又看直了,很是艰难地吞了几口口水,冷静了一下。

    “谁啊?”西门町很是不高兴地问道。

    “是我,柳怀素,霓裳妹妹,你在么?”

    “哦……怀……怀素姐……我……我在……”

    “你没事吧?”

    “没……没事……”

    “没事就好,你和西门少主能不能快出来,出事了……”柳怀素口气中露出了一丝焦急的味道。

    ps:还是睡不着啊睡不着……两更连发吧……白天睡觉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