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十一章 妻凭夫荣(第一更)

第九十一章 妻凭夫荣(第一更)

    西门町神色坦然走了出来,而轻舞霓裳像是做了亏心事,脸上红晕未褪,勾着头,目光躲闪,跟在西门町身后,一副羞于见人的媳妇模样。

    柳怀素看的大是奇怪:嗯?这是怎么回事?霓裳不是对西门町厌恶之极么,怎么一下子变得如此温顺?这……这西门町是如何做到的,还真有些手段。

    不自禁的,她看向西门町的眼光中含了疑问,好奇,还有一丝钦佩之色。

    “柳姑娘,究竟发生了何事?”西门町问道。

    “哦——那黄少侠几人与我兄长他们言语不和,要打了起来,我劝阻不住,还请西门少侠尽快过去劝解一番。”

    呃?敲门半天,你是来找我去劝架?

    西门町稍一错愕,便道:“江湖中人,切磋一番也很正常,他们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再了,我去劝解,他们能听我的么?”西门町还在回味着霓裳妹子的**蚀骨滋味,貌似这么深入接触一番,很是有助于拉近两人关系,迅速提高夫妻感情。

    柳怀素看西门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当然没意识到自己打扰了人家夫妻间的亲密接触,语气有些着急的恳请道:“还是请西门少侠去一下吧,我就是担心他们会出事。”

    西门町不愿去,主要原因还是不担心黄熙来他们会吃亏,加上子书敏,他们可是有五个人,虽然于树风他们水平不咋滴,但人数占优,不管单挑还是群殴,应该都可以将柳怀亮他们海扁一顿。但他对柳怀亮的父亲柳宗函和妹妹柳怀素的印象却是不错,此时听她语气透着着急,估计也是担心哥哥他们吃亏,便也不再摆谱,淡淡一笑:“那好吧,我们过去看看,毕竟刀剑无眼,万一缺胳膊断腿可是不好。”

    西门町这么一,柳怀素更是着急了,连忙转身就在前面带路而去。

    西门町回身就拉着轻舞霓裳的手,装着若无其事道:“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

    轻舞霓裳羞涩紧张的心情刚有缓解,被西门町突然拉住手,又慌乱起来。但任凭她怎么抽手,西门町自然是不会放开,趁热打铁嘛。

    “我们名正言顺,有什么可害羞的……”西门町几乎是拽着她走,便回身一本正经道,“别磨磨蹭蹭了,万一去晚了出事可不好。”看到轻舞霓裳如此娇羞的模样,握着她嫩软若无骨的柔荑,西门町内心其实暗爽到极,才不愿意轻易放手。

    “你……你放手……”

    不放。

    “你无赖……”

    就不放。

    “你野蛮……你霸道……”快下楼梯了,看到柳怀素已经在楼下回身看他们,轻舞霓裳用另一只手使劲捶打着西门町后背,有气急败坏道。

    打死也不放。

    轻舞霓裳终于放弃了挣扎,乖乖地跟在西门町身后,只是俏脸羞红,心里砰砰乱跳,两只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怎么也不敢抬头看前面了,但心里却是漾起一圈圈甜丝丝的涟漪,向周身漫去,嘴角不自禁地微微翘起,勾起了一抹羞涩而幸福的甜笑。

    刚才还哭哭啼啼的轻舞霓裳,此时犹如一支盛开的牡丹,娇艳无比。几个丫鬟只能看到她的侧脸,貌似轻舞霓裳的侧脸更美,睫长如羽,鼻直如削,她们简直看呆了。

    但西门町显然不给她们时间欣赏,要炫耀自己的老婆,也是在男人面前。

    三个人很快回到前厅,却仅见一个丫鬟在擦拭座椅,一打听,一群人竟是去了福林镖局的练武场。

    这样一来,西门町更是不担心了,看来是去比武,应该不会闹出太大的事。

    他拉着轻舞霓裳的手,跟在柳怀素后面缓缓而行,好几次柳怀素不得不停下来等他们,却是不好意思催促。

    轻舞霓裳的心情也渐渐地平复下来,虽然仍是娇羞无比,但已敢抬起头看前面,只是不敢跟人眼睛对视而已,偶尔会偷瞄西门町,见他神色淡然,一脸平静,心里暗自想到,他跟那个妖女已经那样了,我也是他未婚妻,拉拉手很正常吧……怪不得他刚才不放手,显然是怪我无理取闹……唔,这个无赖,竟然强行亲人家,还摸我胸口……啊……羞死了……这个无赖,坏蛋,流氓……

    轻舞霓裳正一会儿甜蜜一会儿害羞胡思乱想的时候,耳边已传来“乒乒乓乓”的兵刃相击声。

    抬眼看去,很是宽敞的练武场,场中间一高一矮两个人正挥剑战成一团,正是柳怀亮和黄熙来。

    练武场周围围了一圈人,大多数是福林镖局的弟子,其中那许氏兄弟站在一边,脸色有紧张地看着场中激战的二人,凭他们的眼光,显然看出来柳怀亮已处于下风。而他们对面,站着于树风师兄弟三人和仍旧是一身衣裙的子书敏,估计黄熙来叫她跟西门町他们一起去逛街,心里想着有机会可以找西门町报仇了,便急急地出门了,不然的话,肯定要换一身劲装。

    看到自己的哥哥没事,柳怀素也是松了口气,但随着场中二人的比试进入白热化,即将分出胜负,貌似柳怀亮看到轻舞霓裳也过来了,突然出招阴狠毒辣起来,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样子。

    正所谓善的怕恶的,恶的怕横的,横的怕愣得,愣得怕不要命的。

    黄熙来功力比柳怀亮略胜一筹,几乎一直压制着柳怀亮,但柳怀亮突然拼起命来,往往置自己危险于不顾,一副两败俱伤的架势,黄熙来显然是不愿意跟柳怀亮拼命,一下子让自己陷入了被动。

    此时两人都将功力提升到极致,围在周围之人已能感觉到一股股强大的内力波动,让他们不自禁地往后面退开。

    西门町也看出情况不对,每每见到黄熙来险象环生,都要忍不住上去,但他很清楚,自己很可能近不了他们身前两三米范围内,环顾场中,当然是没有高手可以上场将二人分开。

    “啊——”

    书敏突然看到黄熙来一剑向柳怀亮肩头削去,柳怀亮不但不避,反而将肩头迎上,等黄熙来剑招已实,来不及变招之际,一剑刺向黄熙来胸口,忍不住惊叫了一声,紧跟着看到黄熙来一剑削中柳怀亮肩头后,于间不容发之极,身体猛地一扭,避开了要害之处,也是被柳怀亮一剑刺中肩部,嘴里又愤愤骂道:“卑鄙,无耻!”

    场中二人都已挂彩,但比武不但没停下来,却是更加激烈起来,黄熙来显然也是动了怒火。

    “西门少主你快想想办法让他们住手。”柳怀素情急之下,不禁伸手抓住西门町胳膊,急急道。

    我也想啊,但我近不了身也是没有办法……

    西门町当然不想看到场中出现死伤,归根结底,他们这场比武很可能是自己那一嗓子吼出来的。他心里这么想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我近不了身,但我可以不用近身嘛。

    西门町迅速扫了一眼练武场,发现场里被打扫的很是干净,石子也没一粒,眼睛一瞥间,见到一排武器架前放着一对石锁,终于放开了轻舞霓裳的手,在轻舞霓裳诧异的眼神中,疾步走到石锁前,抬手就是一掌,彷如拍在豆腐渣上,立时将一只岩石制成的石锁拍了个四分五裂,随手捡了两块比较趁手的石子,回到了场中。

    黄熙来和柳怀亮剑法娴熟,出招凌厉如风,别人根本看不清剑势,但在西门町眼中,却彷如武林高手在看两儿在嬉戏。西门町没练过暗器,但眼力,腕力,在那儿摆着,缺的是技巧和手法而已,精准度肯定是没问题的,他完全有足够的时间,看到危险时,出手用石块将剑击落或击开。

    柳怀素看到西门町碎石之举,虽然心里吃惊不,却是不明白他的意图,难道他要偷偷出手帮助黄熙来么?

    而轻舞霓裳却是明白西门町的意思,一双拳头紧紧攥着,心里默默祈祷西门町千万别失手。

    老公出风头,老婆脸上也有光嘛,这叫妻凭夫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