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十二章 路上行人欲断魂(第二更)

第九十二章 路上行人欲断魂(第二更)

    黄熙来受伤比柳怀亮严重,此时半边衣袖已经浸染了鲜血,而柳怀亮虽然伤势较轻,但肩头也是流血不止,随着二人身形闪动,一滴滴鲜血四散飞舞,看起来妖异无比,也是血腥之极。

    西门町眼睛看着场中二人近乎搏命的比试,觉得不能再等了,在这样下去,光流血,就够他们吃好多碗鸭血粉丝汤才能补回来。

    瞅着两人双剑相击而荡开,身体也分开的一刹那,二人蓄势正要挥剑再上,西门町单手连扬,两枚石子几乎同时击向了黄熙来和柳怀亮已经举起的长剑,除了关注西门町的轻舞霓裳和柳怀素,场中所有人都没明白怎么回事,耳中只听到“铛——”的一声响(不是两声),黄熙来和柳怀亮手中的长剑已被击飞,直向人群外落去。

    而黄熙来和柳怀亮分别感到虎口巨震,剑已脱手而出,两人却是收不住势,空着手依旧做着挥剑的动作,但两人之间少了一把剑的距离,自然是挥了个空。两人一愣之下,自然是明白有人出手阻止了他们,都是停住身形,偏头看向围观中的人。

    西门町一击出手,人也向场中走去,嘴里道:“比武切磋,何必拼死拼活,俩人算是平手,便算了吧。”

    而西门町一走出来,刚才都关注场中比试的人,才发现他来了,并且还出手将二人手中的剑击飞,阻止了两人继续拼命,心里的震惊,是无与伦比:偶滴个神奈,他是咋做到的?听声音,貌似是用暗器将剑击飞,这内功要多强啊?!更神的是,剑的速度那么快,还是一击便中,竟然还是让两把剑同时击飞,这……这简直他娘的太玄乎了??!!想不到啊想不到,西门少主平日不显山不露水,在江湖上籍籍无名,即便有名气,也是因为他泡妞成名,竟然比两个地榜上的高手厉害了不知多少倍,只怕跟天榜上的高手也有的一拼吧?

    别人再震惊,也没有当事人震惊,黄熙来和柳怀亮可是亲身体验了一把那石子的力度和速度,当时根本不知道是啥,耳中仅听到“咻——”的暗器破空声,还没反应过来,手中剑已被击飞,等定住身形,眼睛一扫间,已看到打扫很是干净的地上,多了几粒的石子,显然西门町用石子击来,又震碎成几块。

    他们自筹,仅凭这一手,他们的功夫跟西门町拍马也赶不上,只怕自己的师傅(父亲)也不一定能做到。黄熙来更是想到,这西门町的功夫难道已是天下第一??

    西门町上前,看二人都是满脸惊讶地看着自己,竟是忘了话,心里当然明白怎么回事,也不谦虚,更不道破,呵呵,你们认为我功夫越强越好,这样的话,凶手便不敢对我轻举妄动,我自然也就越安全。

    他当没事人一样,也不看柳怀亮,对黄熙来笑笑道:“黄兄,你血量很足么?还不快些包扎伤口?”

    这时候,早有人围将上来,于树风师兄弟已帮黄熙来处理伤口,而柳怀素也走了上来,看到许氏兄弟将柳怀亮拉走后,便跟了过去。只是临走前,看了一眼西门町,眼神中有惊讶,有感激,有钦佩,还有一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很快众人散去,西门町逮着机会,又握住了轻舞霓裳的手,而这一次,轻舞霓裳仅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脸上虽然浮上两朵红云,却是乖巧地任凭西门町掌握,只看的魏大有和卢友权,让西门町在他们心目中的偶像度陡然又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霓裳,这是我好兄弟于树风。”西门町拍了拍于树风肩膀,介绍道。

    “你好。”轻舞霓裳虽然还有些羞涩,却是冲于树风稍一头,微笑道。

    “轻舞姑……姑娘,你……你好。”轻舞霓裳实在太娇艳夺人,连一贯随性的于树风也是不好意思正视她,生怕亵渎了兄弟的老婆,话都有结巴起来。

    西门町又随手一指魏大有和卢友权道:“这是于兄的师弟,魏大有,卢友权。”

    轻舞霓裳对他们微笑着了头,可把魏大有和卢友权激动坏了,不愧是江湖中千万男同胞心目中的女神啊,简直……简直……

    他们可不管亵渎不亵渎,是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嘴唇哆嗦着,根本不出话来。

    “西门町,咋不给偶介绍介绍?不当偶是朋友嗦?”

    直呼其名的,除了子书敏还有谁?

    西门町刚才让她吃了苦头,心里还有歉疚,一直不好意思跟她话,听她主动招呼,貌似已经忘记了她哭鼻子那档子事,便赶紧笑嘻嘻道:“呵呵,你们还用我介绍么?你们不是早就认识了嘛。”

    “放……那个啥,偶们自己认识,跟你介绍认识同么?你真敢不把偶当朋友?偶……偶要向霓裳姐揭发你……你这个禽兽!”子书敏却是圆圆的眼睛一瞪道。

    呃?这鬼丫头不知天高地厚,话也不知轻重,算我怕你了。

    西门町汗了一下,也不管别人看过来的好奇眼神,陪着笑脸道:“看你的,偶……我当然把你当朋友,就怕你不把我当朋友。”西门町着,也不想跟她胡扯,赶紧转移话题,对一手捂着肩膀的黄熙来道:“黄兄,你没事吧?”

    “没事,谢谢西门少主,若不是你,我跟那狂徒还真不知如何收场呢。”

    “呵呵,不用理他,他就是一条疯狗,一也不像柳堡主的儿子。”西门町笑笑道。

    “嗯,偶也觉得不像,应该不是亲生的。”子书敏了头,一本正经道。

    “对对……”魏大有看到子书敏这个极品萝莉,眼睛又发直了,加上她又是子盟主的女儿,便忍不住想拍马屁,却是猛然想起师兄警告自己不准话,赶紧闭上了嘴,再心虚地一看于树风,果然是怒目瞪着他,吓得他一缩脖子,躲在了卢友权身后。

    “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去街上逛逛,顺便买东西……黄兄,你还是别去了,身体要紧。”

    “嗯,以后有机会吧,西门少主,那我先告辞了。”黄熙来着,朝众人了,便转身离去。

    看子书敏站那儿一动不动,西门町很是认真道:“子书敏,你不要留下来照顾你师兄么?”有这丫头跟着,头大。

    “你什么意思?偶师兄那么大人了,还要人照顾么?要照顾也是别人,你……你不想要偶去就直。”子书敏却是一下戳穿了西门町的打算,很不满意地横眉怒目道。

    “你啥呢,我当然希望你跟我们一起,人多热闹嘛,再有你一起,你霓裳姐也有个伴不是?”西门町当然是不会承认,煞有介事道。

    “哼,偶还木有找你算账呢,可别找本姑娘不痛快,到时候……哼哼哼……你懂滴。”到最后,子书敏一脸奸笑的样子。

    西门町再汗一下,也不再言语,拉着轻舞霓裳,招呼了一下于树风,便向镖局外走去。

    金陵城虽大,但西门町闭着眼睛也能知道哪儿是哪儿,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可都是在这儿生活了几十年。

    一行六个人,在西门町的带领下,一路闲逛,凭轻舞霓裳和子书敏的姿色,自然是引起了路人的一片惊叹声和留下无数的哈喇子。

    特别是轻舞霓裳,她虽然身体丰满,腰却很细,走起路来,腰肢摆动得很特别,带着一种足以令任何男人都心跳加速的韵致。

    这更是让路上行人欲断魂,发生了多起因为回头而导致的碰头、撞墙事件,而随着他们走过,更是导致了无数交通事故,一度让宽敞的金陵街道交通堵塞,只闻马嘶声吵架声不断。

    耳力,目力,都极好的西门町自然是尽收眼底,脸上是大感风光,笑的是阳光灿烂,只感到春风扑面,心里面也是被自豪撑的满满的。

    这个时候,却是在一个街道拐角处,一个身影躲在暗处,一双冷厉阴狠的眼睛盯着西门町,当看到西门町他们走过来,身影一闪,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