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十四章 貌似有过几腿

第九十四章 貌似有过几腿

    ps:第二更提前到……

    苗飞如肥胖的胳膊上,仅有两只金圈圈,显然丢掉一只后还没来得及补上。她实在是太胖,让别人看起来都感觉她气都喘不过来似的,但却是举步轻盈,一座山似地身躯,跨步间就到了皂衣男子一桌,“轰然”坐下,而一坐下,浑身的肥肉便堆了下来,却是一人坐了两个位置,幸亏紧跟着走来的石振伟坐在了她身边,不然的话,肯定要占三个位置。

    此时他们这桌已经坐满,但他们坐下后,都没话,只是默然喝茶,貌似还有人来。

    西门町几人看到恶魔崖十大魔头突然来了四个,正揣测着他们为何跑来金陵城,连服务的茶女一直没来也忘记了催促,却突然看到从门外又走进两人。

    走在前面的,身材高大,一个硕大的脑袋上,着乱蓬蓬的白发,胡子拉茬,也是凌乱非常,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似铜铃一般,一个酒糟鼻还是朝天,一张血盆大口豁着个嘴,这副尊容,胆的看第一眼,肯定不敢再看第二眼。而如果知道他是谁,只怕当场便要吓几个人尿裤子。

    他不是别人,正是稳坐恶魔崖第二把交椅,恶魔崖副崖主,疯魔吴风之。

    而后面一人,四十多岁,脸盘子很是周正,但显然是酒色过度,一脸菜色,正是凭借一套“采花掌”,采花无数的色魔姚正博。

    对副崖主到来,先来几人却是没有恭身起来迎接,只是头招呼了一下,位置更不会让了:你是副崖主又如何,咱好歹也是十大魔头之一。

    吴风之显然是不以为意,铜铃眼一扫,向旁边一张桌子看去。姚正博马上会意,伸手拍了拍这张桌子上一个茶客的肩膀,笑嘻嘻道:“诸位让让位子如何?”这张木桌上,却是正坐着四个劲装大汉,佩刀带剑,看上去很神气,显然也是江湖中人,但一看到站在旁边的吴风之,竟是屁都没敢放一个,赶紧站起来去结账了。姚正博淡淡一笑,与吴风之各霸一方而坐。

    而吴风之显然是主事之人,开始都没话只顾喝茶的几人,看到他落座后,朝西门町那座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稍不可察地一头,便都开始旁若无人的高谈阔论起来,一下子将茶楼的清幽破坏殆尽。

    原本在被姚正博“请走”的一桌伺候的茶女,看到换人,收拾茶具便要离开,却是被姚正博一把拉住,将她手上的茶具拿下后道:“妹妹,如此粗活岂是你干的,让伙计来吧,你便陪我解解闷。”嘴上着,已轻轻一拉,将她拉入了怀中。

    长兴茶楼也是鱼龙混杂之地,这些个茶女当然也是见多识广,平日也经常遇到茶客出手调戏,自有一套应对之法。

    这茶女先是脸色一变,续而恢复了满脸笑容,道:“女子原本就是侍候各位,有什么要女子效劳之处,但请吩咐,用不着这般的用强。”着,还眉目含春瞥了一下姚正博。

    “哈哈……哥哥我就喜欢用强……”姚正博放声大笑道,一只手已摸向了茶女的酥~胸。

    这一声“哥哥”只让西门町听的是一阵恶寒,那茶女也是脸色一变,显然没遇到过如此急色的茶客(ps:即便是西门町,以前也是偷偷地捏一下大腿,摸一下屁股而已),伸手就挡在了胸前,惊呼道:“请你放尊重些……此地不是青楼,是茶楼。”姚正博却是纵声狂笑道:“天下有谁人不知我色魔一向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哪里管什么青楼茶楼,在我眼里,有女人的地方就是青楼。”

    西门町几人脸上皆是激怒之容,当然是对姚正博的粗暴举动,瞧不过眼。

    轻舞霓裳却是轻轻拉了拉西门町衣袖道:“恶魔崖六大魔头集聚金陵城,肯定有目的,我们先不要招惹,看看再。”

    西门町原本还真想出手,一听之下,顿时放下了手上悄悄拿起的一只碟:虽然自己这边也有六个人,但实力显然不在一个档次,自己也肯定不能以一挡六,而不让轻舞他们安然脱身,并且他们貌似是跟着自己一前一后来到长兴楼,难道是想故意生事,激我出手?

    此时那茶女正待奋起反抗,反唇相讥,却是那茶女领班走上前来,道:“玉蝉妹妹,你就忍耐些,咱们开店迎客,这也是身不由己之事。”

    茶女领班当然是比茶女生的更是明艳柔媚,年龄也稍大,身材凹凸有致,很是惹火。

    姚正博哈哈一笑道:“好,还是你这个妹妹懂事,便由你来陪哥哥我。”着,已一把将茶女领班拉住,却是随手将那玉蝉往石振伟身边一推,道:“老淫~棍,这个陪你玩玩。”

    而茶女领班被姚正博拉入怀中,却是如一头柔顺的羊一般,一付娇怯不胜之态。

    那玉婵被石振伟一把抱住,已怒火难耐,正待挣扎辱骂,却见到茶女领班的表现,只好把满腔怒火压了下去,一副乖乖地的样子。

    石振伟是**,他找女人的目的是为了采补,与色魔姚正博大不相同,可不管生的俊丑,只要有那个口口便行,不然的话,怎可能与苗飞如行那苟且之事。

    此时他手中虽然抱着玉蝉,却是一脸肃然,根本没对她动手动脚,他要玩就一步到位,可不来这些动手动脚的把戏,浪费时间,当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不可能将她就地正~法,便只是抱着玉蝉,像个木头人,这却是让玉蝉心里定了下来。

    而姚正博一美在手,早已上下其手,那凶魔二人看到,却是心痒痒起来。

    杜克岩反手一抓,已将伺候他们这桌的茶女拉住,却听杜克峰冷声道:“没出息,要找也去别的桌,我们这桌不要人伺候倒茶么?”

    杜克岩一愣,放下了茶女的手腕,道:“咳咳,弟虑事欠周,还是大哥英民。”

    杜克峰早已心痒难搔,但他要保持哥哥之尊,不得不装出一付冷冰冰的神情,端然而坐,此时他很是满意弟弟的态度,一拍桌子道:“走,咱们去选她两妞回来。”

    兄弟俩联袂而起,缓步向前行去,一边走,四道目光不停的四下扫视,打量那些站在桌前伺候的茶女。这两人狂妄嚣张,实是有些骇人听闻,今儿来喝茶的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虽然其中也有江湖中人,但一个个貌似对他们有着深深的畏怯,都是埋头喝茶,假装没看见,心里却是祈祷,别到我这儿来,别到我这儿来。

    西门町实在看不过,忍不住又悄悄拿起两只蝶,准备暗中偷袭,却是被一直留意老公的轻舞霓裳,伸手按住。

    而恶魔崖这六大魔头从进来开始,对西门町他们这桌一直是不太注意的样子,并且凶魔兄弟俩此时气焰不可一世地挑茶女,貌似将天下第一大美女和极品萝莉都当成了空气,直接从他们这桌走过。

    正在这时,一个茶女端着茶具,向西门町这桌走来,显然是她终于从几个姐妹中,争得伺候西门町这桌的权利。

    这个茶女长的很是俊俏,腰一扭一扭的,很是勾人。

    “克岩,你瞧那妞儿怎么样?”杜克峰伸手将这个茶女拦住,偏头哈哈一笑道。

    “标志的很,兄长的眼光果然不错。”杜克岩嘿嘿一笑道。

    “你……你们干什么?我是伺候西门少主那桌的,你们要茶女伺候,可以让伙计……”这个茶女显然还不清楚状况。

    “哗啦——”一声响,杜克峰抬手已将她手里的茶具打落在地,一把捉住她手臂道:“什么西门少主,东门少主,老子就要你伺候。”

    “啊——”

    这个茶女显然受到了惊吓,也是被杜克峰大力抓住手臂,弄疼了她,忍不住尖叫出生。

    西门町对这个茶女恰好很熟悉,貌似有过几腿,叫玉燕,此时见状,一贯嫉恶如仇的他,哪里还能忍住,“腾”的一下站起身,怒喝道:“住手!”http://www.26dd.com

    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