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十五章 连怀中的美女也不顾了

第九十五章 连怀中的美女也不顾了

    茶楼内但凡认识西门町的茶客,此时看到西门町站出来制止这两大凶魔嚣张为恶,都是心里暗喜,但看对方人多势众,凶神恶煞的样子,却又有替西门町担心。茶店老板更是侥幸没白送那几样心,西门少主果然是跟以前不同了,没巴结错啊。

    “克岩,你听到有狗在叫么?”杜克峰根本没理西门町,而是装着侧耳倾听,问杜克岩道。

    “嗯,我也听到了。”杜克岩也是没理西门町,眼睛还四下看着,貌似在继续挑选茶女。

    西门町此时可以断定,这些人是冲自己来的,但却不直接挑衅滋事,而是想惹自己主动出手,他们有什么目的,却是不甚明白,难道有什么顾虑?

    但这个时候,却不容多想了,虽然轻舞霓裳拉了他一下,但西门町还是轻轻一挣,离座向两大凶魔走去。

    既然你们想激怒我,我偏偏不让你们如意。

    西门町神色淡然,缓步上前,装着认出他们的样子,微微惊讶道:“哟,这不是恶魔崖杜家两位老兄么,来我金陵城,也不打个招呼,虽然玄武庄已经不在,但我西门町还活着,也好让我尽地主之谊啊。”

    西门町的不阴不阳,双目也是眯起,表情有几分不屑,又有几分冷傲。

    两大凶魔显然没料到西门町会如此话,杜克峰还好,冷眼看着西门町,装着不认识他的样子,而杜克岩却是内心一沉,目光随之涣散,他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演戏,只好看向了兄长。

    西门町却是一瞬间看穿了杜克岩的内心,差距,这就是差距,连最基本的掩饰和伪装都不擅长,就凭你这块料,根本没有做我对手的资格。

    “怎么?装着不认识我,不给我西门町这个面子么?”西门町眯眼着,随手不经意地将玉燕轻轻一拉,扯了过来。

    西门町表面轻松,但也知道凭这两大凶魔之名,就功力而论,一击之势肯定是排山倒海一般,心里是暗自戒备,注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玉燕被拉走,杜克峰手上一松,顿时眼中凶光一闪,瞬间提聚了功力,准备出手,却听到一阵刺耳的锵锵声传来:“哈哈……怪不得看着眼熟,原来是西门少主,老夫眼拙了。”却是那疯魔吴风之咧开血盆大口,看着西门町笑道,只是他张嘴大笑,比哭还难看。

    哼,你们喜欢演戏,那我奉陪,倒要看看你们耍什么把戏。

    西门町也是装着惊讶的样子,将眼睛瞪大一道:“哦?原来是吴副崖主,真是幸会。”我靠,睁着眼睛瞎话还真没干过。

    “哈哈……幸会幸会……”吴风之晃着一颗斗大的脑袋笑道。

    西门町没理他,而是对玉燕微微一笑道:“玉燕,没事了,去帮我们重新沏一壶茶,我们坐了半天,有口渴了。”

    玉燕站在西门町身边,早已晕乎的腿都软了,软软地靠在西门町胳膊上,恨不得当场就跟西门町再来一腿。闻言之下,赶紧振作精神,站直身子道:“好的,好的……”便转身而去。

    两大凶魔貌似对西门町有恃无恐的样子很是忌惮,不敢暴发凶性,但经此一闹,却又是让他们脸上很挂不住,俩人也不理睬西门町,而是目光四下转动一阵,心有灵犀般,都是突然跃身而起,跃过三四张桌子,空中一个大转身,落着地上。

    杜克峰当先一把将一张桌前伺候的茶女拉住,恶声道:“陪你爷爷吃杯茶去。”他此时当然也不装着挑选了,显然是想远离西门町找回面子,也是想继续激怒西门町出手。

    而这桌被茶女招待的是几个读书人,一个个噤若寒蝉,眼看着那女子被人拉走,当然是没有一人敢起身护花。

    杜克峰拉着被其扣住脉门丝毫反抗不得的茶女,缓步而行,貌似示威性地瞟了一眼西门町,高声对杜克岩道:“克岩,快些挑选一个,你可别丢哥的脸。”

    西门町此时倒是不生气了,反而抱着一种看戏的态度,缓步走回座位,坐下后,还冲疯魔笑着了头。

    “啊——”

    只见杜克岩探手一伸,将一个正端着一把茶壶替桌上的客人们倒茶的茶女抓住,吓得那茶女尖叫一声,茶壶失手而落,摔在茶杯上,壶杯皆碎,茶水飞溅。

    那桌上共坐了五个人,两个年近花甲的老者,三个年当力壮的中年大汉,其中有两个大汉正好伸手去取茶杯,被溅的满手茶水,顿时烫的自甩手。

    杜克岩却是理也不理,拽着那茶女就要离开。

    “王八羔子,给我站住!”面南而坐的一条大汉,终于忍不住了,突然站了起来,一掌拍在桌子上,震的桌子上碎杯碎壶的瓷片乱飞。

    杜克岩陡然停步,缓缓转过身子,目光中杀机涌现,冷冷喝道:“你骂谁?”那大汉怒道:“就是骂你!”杜克岩冷冷道:“你是活的不耐烦了,不怕死你就给老子站出来!”

    那大汉一抬手,“锵”的一声,拔出佩刀,大步而去。杜克岩左手抓住那茶女的腕脉,根本不容那大汉近身,右手突然虚空一抓,印向仗刀而来的大汉。

    那持刀冲来的大汉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手中单刀已丢在地上,人也仰面栽倒地上。

    杜克岩一击得手,看也不看倒地的大汉,拉着茶女便转身而去,脸上是满满的不屑。

    那大汉同桌四人,眼看杜克岩虚空一击之间,竟能将同伴击倒在地,貌似已经死了,全部吓呆了,谁还敢挺身而出?只能是瞪着眼,看杜克岩从容而去。

    只待杜克岩走远了,那两个老者才站起身来,缓步走到那大汉身旁,伸手一探鼻息,竟然早已气绝而死。

    左面一个低声道:“他用的既不像劈空掌力,也不像百步神拳,不知是何等武功?”右面一人应道:“咱们解开他前胸的衣服瞧瞧。”着,撕开大汉前胸衣服,当看到他胸口有五道青紫的爪痕,不禁一怔,道:“这似是传中的搜魂爪……”

    左面一个老人,看着大汉胸口,轻轻叹息一声,道:“普天之下,只有恶魔崖十大魔头中的凶魔有此绝技,想不到……咱们自量非敌,难以替他报仇,只有不闻不问了。”

    右面老人道:“凶魔为人凶残,一言不合,出手就制人死地,从不第二句话,今日算是领教了。”着,轻轻掩上那大汉前胸衣服,与左面老人缓步退回坐位上。

    虽然江湖中称勇斗狠,一言不合伤人性命也是司空见惯,但在这茶楼内发生,还是把许多前来休闲喝茶的茶客们吓坏了,纷纷起身买单走人。

    杜克岩牵着那茶女,昂然走回坐位上,哈哈一笑道:“兄长,看弟找的这妞儿如何?”

    “江南女子个个都是秀丽如花……”杜克峰笑道,却是正着,被他搂在怀中的茶女突然惊叫一声:“啊——蛇!”

    转眼看去,只见一条全身墨黑的蛇,婉蜒而来,昂首而行,红信伸缩,毫无畏人之状,竟是直奔杜克峰兄弟而来。

    女人天生怕蛇,原本愤愤挣扎的,被杜克峰兄弟强拉来的两个茶女一见之下,顿时惊叫着分别挤向杜克峰和杜克岩怀中。

    两大凶魔是什么人?那绝对是狂放膘悍,目空四海!

    但他们一见那墨黑色的蛇后,竟都霍然站起,连怀中的美女也不顾了。http://www.26dd.com

    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