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十六章 神农教教主林莫夫

第九十六章 神农教教主林莫夫

    别人不识这条浑身墨黑的蛇,但在座的六大魔头却是知道,此时都一脸警惕地看着蜿蜒而来的蛇。

    此蛇正是墨鳞黑线蛇,蛇仙宫宫主花无语妹子就养了两条,曾用来偷袭西门町,貌似还没有全身墨黑。

    所谓百年墨鳞,但此蛇之鳞,要长成全身墨黑,非要再长百年不可。

    墨鳞黑线蛇剧毒无比,蛇龄逾百年可喷毒雾伤人,而最不好对付的是它的速度,真正的静若处子,动如脱兔,且能在空中折行拐弯,进攻起来让人防不胜防。

    墨鳞黑线蛇的鳞皮极其珍贵,可避刀剑,向为武林中人视为珍宝,其体型亦与年增长,但天生体型所限,长度不超过一尺二寸,年代愈久,其鳞体愈硬,鳞成墨色之后,刀剑已然难断,全身墨黑后,更为坚硬,而且鳞利如刀。

    这样一条蛇突然游过来,不要是凶魔了,连那疯魔也是满脸的戒备。

    苗飞如更是吓的浑身肥肉只抖,两只肉手死死抓住石振伟的手臂,嘴里嗲嗲道:“师兄,快……快把这……这蛇抓起来……吓死人了……”

    这个时候,杜克峰看了一眼杜克岩,冷冷道:“克岩,可有信心制服这一条蛇么?”

    “弟愿出手一试。”大哥有吩咐,杜克岩从不含糊,即便心里也是惴惴的。

    “好,为兄助你一臂之力。”杜克峰着,扬手一抓,击向墨鳞黑线蛇。

    黑线蛇正昂首缓行,已是靠近杜克岩身前一米开外,突然遭遇偷袭,立时盘了起来,蛇头四下转动,貌似在寻找“找死”之人。

    而杜克岩这个时候额头已冒汗,显然面对这条黑线蛇,比面对武林高手还让他紧紧又张张,突然左手一扬,劈了出去,右手却随着抓出。砰然大震中,附近桌上的茶水都四溅而出。但见杜克岩右手大、食、中三指,捏着这条黑线蛇的颈间,紧紧不放,而黑线蛇的蛇身却缠在他的右腕上。杜克峰高声道:“那一位放出的蛇,请来取回去吧,咱们兄弟幸未辱命,总算捉住了它……”

    他一连喝间数声,竟是无人答应。“一看就是笨蛋,既然抓住了蛇脖子,为什么不把它捏碎,撕断,还让它缠在手腕上,显摆么?”子书敏一副不屑的样子。

    西门町对刚才杜克岩出手即杀人,也是内心震怒,但却是忍了下来,此时见状,已是明白这蛇定然是有人在暗中放出,故意来和凶魔为难。想来这条蛇非比寻常,肯定不是轻易可以杀死的。

    他对子书敏的话也是没理,定眼看去,但见杜克岩手腕上紧缠的黑线蛇,竟然是在逐渐缩,貌似正慢慢地嵌入肉中。

    正感到吃惊的时候,那杜克峰冷笑一声道:“克岩,还能撑得住吗?”

    这时,那黑线蛇,更见缩,显然已经深入了杜克岩的肉内,只见他额头上汗珠滚滚而下,却仍是紧咬着牙齿道:“弟自信还可以支撑一顿饭工夫。”

    杜克峰突然探手入怀,摸出了一把匕首,呼的一声,扎在桌子上,道:“克岩,你如支持不住,便自己断去右臂,不能让它咬中。”

    杜克岩道:“弟记……记下了……”

    他运集了全身功力,和黑线蛇相抗,分神话,大有启齿维艰之感,语气中已有颤音。而这个时候,恶魔崖其他几大魔头,连色魔姚正博也放开了怀中的美女,都是眼含愤怒,四处寻找那暗中放蛇之人。

    “给我站住!找不出放蛇之人,谁也不能离开茶楼半步。”杜克峰看到有茶客准备买单走人,身体纵起,已是拉在了门口,大声喝道。

    这一下,茶楼内的茶客顿时大乱起来,他们可是看到这些人杀人如同儿戏,哪里敢在这里多呆。

    忽听疯魔大喝一声,整个人从座位上已腾空而起,直向正北扑去,右手一探,疾向一个身穿布衣的枯瘦老者扑去。

    那老者身子一闪,灵巧异常的隐入人群中,避开了疯魔的一击。

    “哦……原来是他……”于树风一眼看到,忍不住惊奇道,看西门町询问的眼神看过来,便解释道:“那枯瘦老者正是神农教教主林莫夫,江湖中人以‘蛇神’称之,招蛇玩蛇之技,天下第一,据他身上经常带有三条珍奇无比的毒蛇,想那墨鳞黑线蛇,定然是他放的……”

    “‘蛇身’林莫夫?”西门町一愣,“那蛇仙宫前任宫主赖秋玲就是跟他成亲之时而逃婚?”

    “呃……”于树风看了一眼子书敏,低声道:“就是他,神农教与蛇仙宫两家毗邻,都是靠玩蛇弄毒起家,但神农教行侠江湖,蛇仙宫为恶江湖,两家虽是紧邻,关系却不是很好……二三十年前,据是蛇仙宫觊觎神农教教主才掌握的驱蛇之技,蛇仙宫宫主主动与神农教修好,并提出让自己的亲传弟子赖秋玲与刚接任神农教教主之位的林莫夫联姻,后来因为赖秋玲逃婚,让林莫夫一气之下立马娶了别人,让蛇仙宫与神农教彻底决裂,也因为此,整个神农教像是突然隐居起来,极少出走江湖,也不再过问江湖之事。”

    西门町也略知一二,后来赖秋玲因为子郁非而逃婚,但天机阁召集江湖大会,林莫夫虽没参加,却是派了儿子林道瑞前往,现在林莫夫又在金陵城出现,看来神农教又准备重出江湖了。西门町想起了见过两次的林道瑞,对他的印象还不错,现在见到他老子林莫夫便也心生好感。

    抬眼看去,疯魔所到之处,人群纷纷闪避,躲闪不及的不是吓晕了,就是被他雄浑的内力震飞,一时间,茶楼内惨叫声,惊叫声,座椅茶具倒塌破碎之声,不绝于耳。

    林莫夫一生精力都耗在玩蛇上,武功一道决难与疯魔抗衡,但他的轻功独具特色,身形滑腻异常,往往于间不容发之际,险险闪开。

    而疯魔看起来像个疯子,但为人却是谨慎,知道他还有毒蛇护身,倒是不敢太过逼近,一时倒不能奈何林莫夫。

    林莫夫当然知道那两人是凶魔兄弟二人,但看他们如此嚣张跋扈,又出手杀人,便忍耐不住放蛇惩戒他们。

    此时面对疯魔,他虽然心中懔然,却是并不担心,大不了同归于尽。

    眼见疯魔狂吼一声,左手一引,右手一探,疾速拍向自己的右肩,林莫夫身子滴溜溜一转,已是化开刚猛的掌风,脚下一滑,竟是一闪而至,到了西门町身后四五步远。杜克峰看的真切,冷笑一声,疾跃而来,人已挡在林莫夫面前,嘴里怒喝道:“姓林的,今日如不把你碎尸万段,咱们兄弟还有何颜面存于世上。”

    西门町此时当然坐不住了,他们在自己身后动手,势必受到波及。

    所有人都没看清西门町的动作,众人只感到一阵风过,西门町已是站在了林莫夫身侧,摆手便道:“诸位且慢动手。”

    疯魔正缓步上前,准备与杜克峰一前一后,形成夹击之势,看到西门町极闪而至,心里一惊,停下了脚步。

    但他还没话,杜克峰却是冷冷看了一眼西门町,道:“你可是想横里插手,接下这档事么?”

    西门町原本淡淡的表情,听他这么一,却是突然神色一厉,一股磅礴的威压顿时透体而出,配合笼罩他周身的淡淡金光,让他看上去仿似主宰十天九地的天皇,连疯魔也是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将功力提至巅峰,凝神戒备。

    “吴副崖主,我不管你们来金陵城意欲何为,但一再寻衅滋事,那是故意不将我西门町放在眼里了?”西门町没理睬杜克峰,而是看着吴风之肃然道。

    “西门少主言重了,主要是兄弟们散漫惯了,还请少主见谅!”吴风之哈哈一笑,突然一指林莫夫道:“除非他立刻收回毒蛇,否则……”着,他上前一步。

    西门町顿时感到一股内力蜂拥而至,如果后退躲闪,肯定示弱,让他们更加猖狂,心思斗转,身体一晃,身体突然后退,却是疾速无比地一下将杜克峰控制住了。

    杜克峰只感到眼前人影一闪,一把泛着绿光的宝剑已架在自己脖子上,顿时身体一僵,心内巨震。http://www.26dd.com

    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