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十七章 秦小婉

第九十七章 秦小婉

    凶魔何曾一招之内就被人制住?这要出去,任谁也不信,并且他跟西门町还有几步之遥。

    但事实就在眼前,却是不由人不信。

    恶魔崖的所有人都忍不住站了起来,疯魔也是一脸震惊之色:“西门少主,有话好……”

    西门町这么做当然不是准备翻脸,主要是为了不露痕迹地化解疯魔的内力暗袭,又可以震慑他们一下。此时听疯魔这么,冷冷接口道:“虽然我玄武庄惨遭灭门,但有我西门町在,玄武庄便在!我已经够忍让了,但你们在我玄武庄地头,在我西门町面前一再放肆,你让我如何好好话?”

    “呃……你想怎样?”疯魔面色一凝,以为西门町要翻脸,便也是冷然道。

    “你有种就杀了我,看我杜克峰可会皱一皱眉……”

    西门町见好就收,却是突然将玄武剑一收,神色淡然道:“我杀你作甚,你当我西门町跟你一样,是好杀之人么?”着,看向疯魔道:“听我一言,你们与林教主暂且罢手,离开金陵城,我随你们如何。”

    西门町这一手又是出乎了疯魔几人的意外,感觉这个武功深不可测的西门少主喜怒无常,性情完全不可琢磨,一时间都忘了话。

    “姓林的,如果你能马上收回黑线蛇,我兄弟既往不咎。”还是杜克峰心念兄弟安危,但西门町刚才出手,实在是让他心有余悸,话也不那么嚣张了。

    林莫夫当然也是不愿意得罪恶魔崖,刚才也是一时义愤出手,原本抱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的拼命想法,现在被西门町出面化解,也是对西门町心生钦佩和感激。他也不话,双手握拳,放在嘴上,吹出一声尖锐异常的怪啸。

    也奇怪,啸声一起,那缠在杜克岩腕上的黑线蛇,突然自动松开,软软地蛇身,垂了下来。那杜克岩手腕上的鲜血早已湿透了衣袖,滴滴答答落在地上,他已伸出左手,抓住了插在桌子上的匕首,显然觉出真力难继,准备自断一条右臂,此时忽然腕上一松,顿时长出一口气。

    他三指一松,放开黑线蛇,那黑线蛇立时疾快的游向了蛇神林莫夫的身旁。此蛇的威力,在场的人可都是有目共睹,蛇踪到处,一个个心生戒备,纷纷让避。

    “克岩,手腕废了么?”杜克峰冷冷问道。

    “略受微伤……弟无能,失了哥哥的颜面。”

    “一粒捏碎涂在伤处,一粒吞下腹去。”杜克峰探手入怀,摸出两粒丹九,投了过去,随即冷然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况你亦非败在人的手中。”

    杜克岩依言将两枚丹药内服外敷,那最早来的青色皂衣汉子已赶紧上来,撕下一幅衣摆替他包扎伤口。

    杜克岩眼看黑线蛇游到林莫夫身侧,昂首一跃,窜入了林莫夫的右袖之中,冷笑一声道:“姓林的,希望你下次别被我兄弟遇到。”林莫夫却是淡淡一笑道:“遇到又如何,就算我不敌,也要叫你们兄弟席枕难安,食不甘味。”

    杜克岩还要反唇相讥,些狠话,疯魔却是一摆手道:“罢了,今天看在西门少主的面上,此事就此揭过……”

    却在这时传来一个满含不屑的女子声音道:“我恶魔崖岂容别人如此欺负,不就是几条蛇么,我来会会姓林的。”

    随着话声,一个容貌绝美的女子上身短袖罗衫,暴露出一双雪白的手臂,下身绿色长裙,随着她款步而来,也时不时露出一截让人晃眼的雪白大腿。

    看她手握一根红色的九尾长鞭,正是那女扮男装闯入柳如如选婿总决赛的秦婉。

    秦婉如此穿着,在当时绝对算是“前卫”女子了,即便是青楼女子,也木有如此暴露穿着,茶楼内剩余的茶客一个个看的是目不转睛,浑忘了刚才的凶险。

    看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秦婉一副洋洋自得的表情,还左右顾盼,一也没有不好意思。

    前面一张茶桌碎了一地,也有很多茶壶茶杯的碎片,秦婉身体一纵,轻巧的跃过,绿裙飘舞中,春光大露。

    她的动作优雅飘逸,好看至极,连于树风也是看的两眼发直,更不用魏大有和卢友权口水横流了。

    美人榜上的女子果然都是国色天香,各有各的美艳,各有各的风骚啊。

    西门町看着穿回女装的秦婉,也是愣了片刻,让轻舞霓裳忍不住掐了他一下。

    不过,对她的穿着,却是不以为意,现代女孩子穿丁字裤上街的也有,早已是见怪不怪。

    秦婉落地之后,举手理一下飘垂的长发,便举步向林莫夫走了过来。

    “婉?你怎么还在金陵城?你不是回恶魔崖了么?”疯魔瞪着一双铜铃眼道,但神色间却是透着溺爱。

    秦婉咯咯一笑,却是还没话,那石振伟已一脸严肃道:“婉,木玲珑是不是你偷了?快还给老夫,若是弄丢了,崖主可不会轻饶于你。”

    “咯咯……什么偷不偷的,石伯伯就会冤枉我,我只是替您保管一下而已……”秦婉媚笑道,却是看石振伟不吃她这套,还是一脸严肃的样子,估计平日石振伟对她颇为严厉,便赶紧转移话题道:“姓林的,你以为凭几条蛇就可以欺负我恶魔崖?哼,待我来教训教训你。”

    “木玲珑……木玲珑……”林莫夫此时却是一脸震惊,嘴里喃喃道。

    秦婉看林莫夫嘴里念叨不停,没理自己,便不屑道:“你也知道木玲珑?哼哼,可惜知道晚了……如果你怕了,自断一臂,我们既往不咎。”

    林莫夫这时才惊醒过来,却是神色有些激动道:“这木玲珑本就是我神农教之物,我会不知道木玲珑?”

    “哈哈……木玲珑以前是你神农教之物没错,但你们神农教早已丢失,已成无主之物,现在被我恶魔崖所得,当然是我恶魔崖之物,难道你还想我们得到再送还给你神农教?真是笑话。”疯魔咧着大嘴,脸上一副可笑的表情道。

    看疯魔一副听到笑话的样子,林莫夫更是神情激动道:“什么早已丢失?若不是我父林道德四十年前战死恶魔崖,这木玲珑会被你恶魔崖所得?”

    “这四十年前的事谁知道,木玲珑上面又没有刻着你们神农教的字样,只是以前为你神农教所有,不定数百年前,这木玲珑还是我恶魔崖所有呢。”却是杜克峰冷冷道。

    “放屁,这……这木玲珑是我神农教创教先祖亲手所制,代代相传……”林莫夫差跳脚道。

    “懒得跟你废话,反正这木玲珑现在是我恶魔崖所有,我们想送谁送谁,不想送就自己留着。”杜克峰冷冷打断道。

    “你们……你们这是……”林莫夫本来想,你们这是强盗,但一想恶魔崖的人都是恶魔,还能跟你讲理了?

    他清瘦的脸上一片涨红,却是无可奈何,动手抢肯定是抢不过的,心里盘算着如何能将传教之物拿回来,但无异于与虎谋皮啊。

    那秦婉没想到揣在怀里可以驱蛇的木玲珑,还有这么一段由来,竟然是神农教之物。

    她听了杜克峰的话,自然也是理所应当认为,现在这木玲珑已是恶魔崖之物,我们才不会还你。

    秦婉手腕一抖,将九尾鞭抖了开来,很是牛气道:“姓林的,你别废话了,放出你的蛇,待我来会会它。”

    你来会会它?会个屁啊,如果木玲珑在你身上,蛇根本不敢近身,还不是只有挨打的份?

    林莫夫脸色尴尬,很是无语地看了秦婉一眼。

    西门町此时早听出了大概,想不到恶魔崖为了拉拢蛇仙宫,竟是将偶然得来的神农教传教之物送给蛇仙宫,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幸亏老婆花无语当时没要,不然的话,蛇仙宫岂不是要跟恶魔崖结成联盟?

    西门町暗自庆幸了一下,见此情景,便看着疯魔,一脸肃然道:“吴副崖主,这里是不是你作主?刚才已好两家罢手,怎可出尔反尔?”

    疯魔还没话,秦婉却是抢先道:“哟……你就是西门少主吧,这里当然是吴伯伯作主,不过呢,刚才我不在……”

    “你在又如何?不就是依仗着木玲珑么?信不信我马上将木玲珑夺过来?”西门町冷冷打断道。

    他本来在总决赛上对女扮男装的秦婉就没好感,后来虽然知道她不是伪娘,但坏印象已先入为主,现在又看到她嚣张的很,自然是更没好感。

    “哟——口气不,你来夺试试?”秦婉一副一惊一乍的样子,满脸不屑道。

    秦婉在总决赛上被**神尼驱逐,对后面的事根本不知道,虽然后来听玄武庄少主横空出世,但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对西门町却是不太放在眼里。

    她在恶魔崖土生土长,自然是染习了恶魔崖的行事作风,骄横跋扈,目空无人,阴狠手辣。

    她从便生的聪明艳丽,很得众恶魔的溺爱,五花八门的功夫学了不少,却几乎都是学了个皮毛。即便是父亲狂魔秦雪生亲传“狂风鞭”,也是学的三心二意,只领悟了不到六成。而邪魔丁一守和妖魔辛无双夫妇,因为膝下无子,将秦婉视同己出,一个传她独门暗器功夫,一个传她妙手空空的神偷绝技,她倒是学来很有兴致,几乎是得了真传。

    ps:日啊,最近几章不够风骚,收藏竟然掉了,法克泪奔ING……http://www.26dd.com

    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