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九十八章 玉佛不见了

第九十八章 玉佛不见了

    西门町当然是没将秦婉放在眼里,他这么也不是对秦婉出言恫吓,而是另有意图。

    他没理秦婉,却是眯眼看向疯魔,一副似真似假的口气道:“吴副崖主,如果我得了木玲珑可就归我所有了。”

    疯魔原本还想让秦婉胡闹一下,挽回面子,此时听西门町口气竟然想将木玲珑据为己有,肯定又准备替林莫夫出头了。

    想到他刚才的身手,肯定能够做到,哪里还会让秦婉再胡闹?

    “婉,刚才我已答应西门少主,此事就此揭过,如果你想领教林教主的蛇,等离开金陵城有的是机会……”着,疯魔斜了一眼林莫夫道,“除非林教主赖在金陵城不走。”

    林莫夫心里还在念叨着木玲珑,根本没在意疯魔了啥。

    秦婉刚才没见到西门町发威,心里很是不明白疯魔为何对西门町如此客气,王麟今天好不容易盯守到西门町,难道计划有变,你们跑过来跟他示好?

    秦婉狐疑地看了一眼疯魔,又不好开口相问,只好将九尾鞭一收,咯咯笑道:“既然吴伯伯这么,我权且放过姓林的……”着,她媚眼飘飞,环顾一周,娇声道:“这里环境不错啊,我也坐下来喝杯茶……”

    西门町试探疯魔,见他没上当,自然也不会从秦婉身上硬抢木玲珑,便淡淡一笑,不再理他们,回到位置坐下。

    此时那玉燕已很快重备了茶具,端了过来,殷勤地为几人奉茶。

    “哟哟哟……这位应该是轻舞姐姐了,果然长得够俊的……”秦婉貌似突然看到轻舞霓裳,走过来又是一惊一乍道,着,扫了一眼在座几人,道:“这桌子上,还可以挤一个人,我跟轻舞姐姐亲近亲近……”

    任谁也看出来,她比轻舞霓裳要大,这声姐姐叫的自然是透着一股酸气和不服。不过,也是任谁都能看出来,她跟轻舞霓裳在一起,立马被轻舞霓裳仿若仙子般的绝世容颜给比了下去。

    西门町重重的咳了一声道:“吴副崖主那桌空位多着呢,我们这边……”

    西门町话没完,秦婉已拉过一张椅子强插在轻舞霓裳和子书敏中间,一屁股坐了下去,随手放下手中的九尾鞭道:“和你们商量,不过是客气一下,我就不信,我坐下了,你们还会撵我?”

    我日,脸皮真厚,竟然给我玩霸王硬上弓。

    西门町呆了一呆,感觉被她打败了。

    魏大有和卢友权当然希望美女一起落座,但子书敏却是早看不惯她了。

    书敏沉着脸,嘴里不屑道:“偶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偶偶偶……这位妹妹还没断奶吧?果然脸皮又嫩又薄,姐姐是比你厚了。”秦婉着,若无其事的伸手从桌上端起玉燕刚给子书敏的一茶杯,道:“你们喝,别客气。”着,自顾自呡了一口,咂了咂嘴,“嗯,茶还凑合。”

    书敏的嘴皮子显然斗不过秦婉,一句话就让她哑口无言,脸一红,冲动之下,手一扬,就想出手教训这“贱”女人。

    “子书敏——”西门町及时阻止道,“算了,天色已晚,我们喝几口茶也该走了……”

    正着,林莫夫上前一拱手道:“西门少主,刚才多谢了,你们慢用,林某要先行一步。”

    对这个神农教教主林莫夫,西门町潜意识中有种同情,未婚妻因为武林盟主临“阵”脱逃,作为武林一脉,他的尴尬和处境可想而知,估计是逼不得已才约束整个神农教随他一起归隐,这对一个有着数百年根基,发展势头直追江湖四大派的门派来,的确是个不的打击。想来林莫夫年纪应该不大,起码比子郁非要年轻一二十岁,但看起来却是比子郁非还老,显然他承受的压力还是蛮大。

    西门町站起身也是一拱手道:“林教主客气,我们都是武林同道,些许事,何足挂齿。”

    “谢,则俗,不谢,则无礼!哈哈哈,有趣……”林莫夫再一拱手,便转身离去,而离去前,却是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秦婉,边走边一字一顿道:“即便身死,也势必讨回木玲珑!”

    秦婉却是嗤地一笑,不予理睬,而是随手将椅子向轻舞霓裳身边移了移,歪着头装模作样欣赏着轻舞霓裳的绝世姿容,嘴里叹气道:“轻舞姐姐真美,你若嫁给西门少主还真是委屈了。”

    轻舞霓裳自然是不理她,见她靠过来,自然而然往西门町身边靠了靠。

    “哟……轻舞姐姐,你这还没嫁给西门少主呢,就这么亲热啊?”秦婉咯咯笑着,却是又跟着移过来。

    她这一搅合,西门町原本喝茶的兴致就被凶魔他们给败坏了,此时更是没了兴趣。

    喝了一口杯中茶,将茶杯一放,随手掏出身上仅剩的一碎银子,对玉燕道:“玉燕,今天就这样吧,我们改天再来。”着,将碎银放在桌上,便站起身。

    轻舞霓裳也跟着站起,却是听到秦婉“哎哟”一声,装着被轻舞霓裳撞到,不心将手中的茶水泼了出来,一下子泼了轻舞霓裳一身。

    “哎呀——”紧跟着秦婉手忙脚乱地放下杯子,抽出一只丝帕,便要给轻舞霓裳擦拭,嘴里一叠声道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轻舞霓裳被她茶水泼到,胸口也湿了一大片,夏日衣服本就穿的少,那时候又木有文胸,虽然不是很烫,却立马将饱满傲挺的双峰勾勒的呼之欲出。轻舞霓裳惊叫一声,连忙伸手捂住,只感觉到秦婉手拿丝帕在衣领处擦了一下,就被西门町一把拉入怀中。

    “行了!”西门町伸出另一只手一拦还想过来的秦婉,怒目道,“如果你再纠缠,别怪我不客气!”

    众人自然看出是秦婉故意为之,想让轻舞霓裳出丑,都对她怒目而视,连魏大有卢友权也是看不下去了,虽然刚才的惊鸿一瞥,让他们差喷出鼻血,是秦婉给他们创造的机会。

    秦婉一脸委屈的样子,娇嗔道:“这么凶干嘛,银甲是不心的……”

    西门町也不理她,拿了那件换下来的银白长袍给轻舞霓裳披上,然后看了一眼正满脸兴趣看着这边的疯魔他们,便扶着轻舞霓裳,向门外走去。

    几个人出了门,轻舞霓裳自然是不好意思在大街上还被西门町搂抱着,走了几步便挣脱开来,将银白长袍掖在脖领处,挡住前面,却突然发现了什么,“啊——”的惊叫一声。

    “怎么了?”西门町以为她中了秦婉暗算,连忙问道。

    “我……我脖子上的玉……玉佛不见了……”轻舞霓裳紧张的口气中,却是透着娇羞。

    她平日可从不将这只与西门町指腹为婚的信物带在身上,这次来金陵城,轻舞飞龙得知西门町还活着,便让轻舞霓裳将玉佛带着。而她也仅仅是揣在怀里,却是在下午逛街,试穿衣服的时候,看到玉佛,心里有幸福和自豪,便悄悄地戴在了脖子上,也算是在心里认可了西门町这个夫君。

    她戴上后,虽然没多久,却是不自禁地时不时摸一下,生怕它会丢了似的。

    却是没想到,刚才不自禁一摸,却是没了,就像是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件东西,并且准备当心肝宝贝一样呵护着,却突然发现东西不见了,这一份失落和惶恐,顿时让她惊叫出声。http://www.26dd.com

    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