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0一章 伸手入其怀

第一0一章 伸手入其怀

    正所谓人吓人,吓死人。

    西门町被秦婉这突然一吓,虽然没被吓死,但也是被吓得汗毛倒竖,更是出了一身冷汗,一连后退了几步,才看清眼前之人正是追了一晚上的秦婉。

    “咯咯……”秦婉反正也不打算跑了,看到西门町果然被自己吓的不轻,顿时得意地大笑起来。

    西门町看她这副样子,恨不得上去抽她几耳光,再踹几脚,好在前世养成的不打女人的坏习惯,让他强忍住了。

    “不跑了?你再跑试试?”西门町冷冷地看着她笑的直打跌的样子,直到她终于止住笑,才不紧不慢问道。

    秦婉不跑是不跑,当然也不愿意束手就缚。

    她娇笑道“银甲只是锻炼锻炼,哪里跑了?倒是你一路跟来,也是锻炼么?咯咯……”

    却是笑声未毕,秦婉突然腰身一扭,竟是触动了什么机簧,无数寒星在清冷的月光下泛着幽光,仿似铺天盖地般击向西门町。

    这无数寒星由机簧发出,但闻一阵“嘶嘶——”声,显然是速度极快,力量也足,如若是别的人,在措不及防的情况下,十有**会中招。

    但俺们町哥的肉身也算是久经暗器考验,他更是看出这无数寒星是一根根细的银针,且泛着碧光,应是淬有剧毒。

    他冷哼一声,也是来不及闪避,或者无法闪避,只是单手往上一抬,挡住双目。

    感觉到身上、手上似被一阵蚊叮,西门町丝毫没做停顿,跨步间,已是贴近了秦婉,紧跟着迅速伸出一手,已是掐住了她的脖子,稍一用力,将她举了起来。

    月光下,只见西门町宝蓝色锦袍上,星星,缀满了细的银针,映衬着西门町横眉怒目,仿似修罗杀神。

    秦婉压箱底的招使出来,竟丝毫没能奈何西门町,这让她相当无语,也是彻底服了。但她被西门町举着,居高临下看着他的凶样,却是一没怕,反而激起了她恶魔崖调教出来的狠劲。迅速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对着西门町没头没脑扎下,同时脚上也是对西门町一阵狂踢。

    她拼命的架势很是卖力,但对西门町而言,只当是搔痒。

    “够了!”西门町原本手上没用太大力,但被她这一阵泼妇般的撒野,却是控制不住怒火,手上一用力,将她往地上一掷,嘴里喝道。

    “啪——”

    秦婉屁股后背重重着地,虽然有杂草垫底,但也是被摔得七荤八素,脑袋直冒星星。

    “最后问你一遍,玉佛是你自己拿出来还是我自己动手?”西门町上前一步,踢了她一脚,厉声问道。

    但他最后掐住秦婉喉咙用力稍大,让稍微清醒过来的秦婉,马上双手摸着脖子,剧烈咳嗽起来,哪里还能回答他?

    此时西门町对这个魔女完全没有怜香惜玉之心,觉得没有把她一下子摔在山石上拍死就不错了,根本不管她差咳的眼泪鼻涕都出来了,又是踢了她一脚道:“别跟我装这副死样,先拿出来……”着,西门町蹲了下来,一把捏住她下巴,将她提的坐了起来。

    “西门町……你……你这个流氓……无赖……你算什么男银,就会欺负我一个弱女子……银甲都没见过……没见过什么玉佛,金佛,你让我拿什么……呜呜……”秦婉终于止住了咳嗽,却是哭哭啼啼道。

    我日,你还是弱女子??

    西门町当然不相信秦婉的眼泪,冷冷道:“你非要我自己动手么?”

    “呜呜……银甲现在……落在你手里了……你……你随便动手,看看有木有……”秦婉将饱满的胸部一挺,却是勾着头哭泣道。

    她哭的伤心之极,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但西门町哪里会相信她,“哼,你以为我不敢动手么?”

    西门町对她才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概念,嘴里着,已伸手向她怀里摸去。

    “慢着……”看西门町真摸过来,秦婉却是赶紧将身子往后一缩,也立时止住了哭泣,装着很是娇羞道:“银甲还是黄花大闺女,要是被你摸了,银甲很吃亏的……”

    西门町随手就推了她一下,斥道:“那你到底拿不拿?”

    “拿什么嘛……”秦婉抬头一脸幽怨道,“银甲为了证明清白,让你摸就是咯……不过,你若是摸不到怎么办?”

    秦婉着,却是咯咯一笑道:“我可不要摸你……”她绝对是演戏的天才,刚刚还哭的悲悲戚戚,转眼间却是喜笑颜开,灿若玫瑰。

    她这么一,倒是让西门町愣了一下:难道她真没拿?但随即一想,不是她拿的为何要跑?嗯,欲擒故纵的把戏!

    “如果玉佛真不是你拿的,我西门町随你处置,如果是你拿的……”西门町冷眼看着她,脑子一闪念道:“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哟,那我不是赚了……”秦婉媚笑道,“那快来摸银甲吧。”着,一挺胸,还满脸娇羞地将眼睛闭上了。

    秦婉出自恶魔崖,是最讨厌那些以名门正派自居的所谓侠义之士,平日见惯了垂涎她美色,对她摇尾乞怜的侠少俊彦。对这种人,她一贯是曲意逢迎,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灭杀之,即便不杀,最起码也是废了他。至于阉割之事,更是家常便饭。

    她以前倒是没听过西门町这号人,但他既然是出自玄武庄,显然是划入或杀,或废,或阉割的行列。

    但现在的问题是,她木这个能耐。

    不过,她也看出,西门町不同于往日接触的那些英“雄”,会贪图她的美色,倒是对西门町不怕,大不了一死而已,只要不是奸杀。

    所以,她对西门町是有恃无恐。

    而她现在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自然是早做了准备。

    西门町一路追来,就是为了那块玉佛,她哪里会把玉佛随便放在容易搜查到的地方,而是藏到了一个赌西门町不会搜查的地方。

    是哪儿呢?

    自然是女子私密之处。

    不过,你别想歪了。

    秦婉穿着暴露,自然是为了展示自己娇美的身材,为了更显妖艳,让男人流鼻血,为她痴狂,她在自己圆润的肚脐上穿着一只金色的圆环。

    而这只圆环便成了藏起玉佛的道具:她将系着玉佛的金线穿过圆环后,自然地将玉佛垂到了身下,既不会觉得不适,又安全可靠。

    西门町当然不知道她将玉佛藏到了那儿,看她穿的也不多,也没地方可以藏东西,便自然而然地伸手入其怀,摸索起来。http://www.26dd.com

    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