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0二章 丢人丢大了(第二更到)

第一0二章 丢人丢大了(第二更到)

    ps:晚了一会儿……

    秦婉胸前的两只大兔子,从外观上看,木有轻舞妹子大,但两只兔子之间,被一抹红色的裹胸布造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似乎是在告诉每一个男人,这是女人专有的。

    西门町当然木有考虑这是否是女人专有,眼睛更木有陷入沟里而拔不出来,但他摸着摸着,脸色却是渐渐变了,变得尴尬起来。

    她怀里的东西都被掏了出来,杂七杂八东西不少,除了钱和木玲珑,大都是女孩子用的,甚至缠在腰间的那只发射银针的带状机簧也搜了出来,就是没见到玉佛。

    嗯?玉佛不在她身上?

    西门町正这么想着,秦婉却是心内得意,脸上委屈道:“银甲没骗你吧,要不,你……你再摸摸清楚……”

    西门町抽出手,瞥了她一眼,却是在皎洁的月光下,正好看到秦婉眼里闪过一丝得意的笑意。

    西门町又在她身上扫视了一下,一伸手,“嗤啦”一声,已是将秦婉那件短袖罗衫从她肩头撕开,立时露出她一对圆润白皙的香肩,连那两只大白兔也露出半拉,颤颤巍巍地诱惑着西门町。

    “啊……你干什么?”秦婉被西门町这一下倒是吃了一惊,赶紧双手交叉抱住自己的香肩。

    “哼,你自己拿出来吧,不然,我脱光你的衣服搜身。”西门町却是一脸鄙视道。

    “银甲都让你摸了,你还不知足……你……你这个流氓……色狼……”秦婉装着很是害怕道。

    “你拿不拿?”西门町一伸手,两根手指已是插入了秦婉胸口那道深沟,随手一勾,勾住了那抹红色的裹胸布道。

    秦婉此时还真有怕了,毕竟自己还从未在男子面前如此暴露过,不过,她也明白,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却是不由她抗拒。

    脑子一转间,她反而放下了护住香肩的手,随手“唰”的一声,自己揭开了裹胸的红布,立时两只非常翘挺匀称,大差不多的大白兔跳了出来,在月光下分外洁白耀眼。

    “你看,你看,你看……让你看个够,要不要银甲把裙子也脱了……”秦婉着,便装着伸手去解长裙。心里却是惴惴的,不知道这招“置之死地而后生”,对貌似不为色所动的西门町管不管用。

    呃?玉佛真不在她身上?

    西门町看着两只大白兔,恍惚了一下,自然不好意思让“银甲”脱光光。

    他一伸手,抓住秦婉的手腕,厉声道:“玉佛藏哪儿了?”

    “哎哟……你弄疼银甲了……”秦婉暗自松了口气。

    西门町却是手上加力,怒喝道:“你不?”

    “你……你耍赖,银甲没见过什么金佛玉佛,也让你摸了,更让你看了,难道你让银甲变一个出来么?”秦婉跟西门町对视,很是义正词严道。

    西门町百分百确定是她偷了玉佛,哪里会相信她?

    已经耗了几乎一晚上,西门町对她也失去了耐性,冷喝一声:“哼,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也不跟她多废话,手上猛地用力一扳,只听“喀嚓”一声,已是将秦婉一只皓白的手腕子拗断了。

    这一下突然发难,秦婉显然没有心里准备,只疼的她“啊——”的一叫,便晕了过去。

    西门町自然是不等她慢慢醒来,伸手一掐她人中,将她弄醒过来,伸手又握住她另一只手腕子,冷声道:“玉佛藏哪儿了?”

    秦婉这时候疼的直吸凉气,但却是血性也涌了上来,也不再跟西门町演戏,冷冷道:“不错,玉佛是被我拿了,但我早丢了,你有本事就杀了我……”

    “真丢了么?”西门町冷冷打断道。

    “当然是丢了……”秦婉一梗脖子道,“你别指望去找,跑了那么远,我也不知道丢哪儿了。”

    西门町冷笑一声道:“是么?或许你能想起来呢?”着,又是“喀嚓”一下。

    虽然“啊——”的痛叫,但这次秦婉却是没痛晕过去,只是额头瞬间冒出大粒大粒的汗珠,银牙几乎咬碎,浑身打颤,那两只彻底裸露的大白兔也是栗栗颤抖,貌似也疼出了汗,一股股奶香从那里散发而出。

    秦婉死命扛着,却是不再发出叫声。

    “好,我看你坚持到什么时候。”西门町着,一把抄起秦婉的一条**,伸手就捏住她脚腕,再次发问道:“玉佛藏哪儿了?”

    “……”

    “玉佛藏哪儿了?”西门町这次没有一下拗断,而是慢慢用力,不紧不慢问道。

    秦婉疼的嘴角直抽抽,脸上汗水泪水一股脑哗哗流着,却仍然是一言不发。

    甭管前世还是今生,西门町还从没对人下过如此毒手,刚才激愤之下没有顾忌,此时慢慢用力,看她这般模样,倒是生出了不忍之心,也是暗自佩服她的倔强,简直是明时的刘胡兰啊。

    已经听到秦婉脚腕骨发出“喀喀”声响,眼看就要“喀嚓”,西门町却是将手一放,随手将木玲珑拿在手里道:“算你狠,不过,木玲珑我拿走了,除非拿玉佛来换。”着,西门町站了起来,又看了秦婉一眼,一转身便要离开。

    “你……站住……”对西门町软硬不吃,油盐不进,一会儿心狠手辣,一会儿心慈手软,秦婉表示很无奈,准备投降。

    玉佛啥的,只是浮云,怎么能跟木玲珑比?

    “怎么?想起丢哪儿了?”西门町回过身,看着她讥讽道。

    跑了那么久,又被西门町辣手摧花,秦婉此时疼的几乎没有力气话了,但不显然不行。

    “我……我或许……能找到……你能不能先帮我……啊——”秦婉很是沮丧地着,彻底放弃了抵抗,本来想让西门町帮忙将骨折的手腕包扎一下,却是本能一抬手,触动了伤处,顿时痛叫出声。

    “自作孽不可活!”西门町骂了一声,却是走了过去,先伸手将她被自己撕开的罗衫整了整,掩盖住那对很是吸人眼球的大白兔,“再问你一句,你确定能将玉佛还给我么?”

    秦婉感觉很是羞愧,今儿丢人丢大了,不但被人摸了,看了,到最后还输了。

    她低头轻轻“嗯”了一声。http://www.26dd.com

    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