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0四章 定性师太

第一0四章 定性师太

    “喂,已经找了十几棵树,天都快亮了,你记没记错啊……不会一直都在骗我把?”西门町回头一脸狐疑地看着一副心不在焉,又累又困坐在地上的秦婉。

    银甲自己也不想嘛,不是想不出办法将玉佛取出来么?

    秦婉实在是走不动了,话都懒得,连眼皮也是直打架,恨不得倒地就睡。

    她没吃晚饭,一路狂奔跑了大半天,接着被西门町折磨了一下下,现在又被西门町“押”着沿路找根本不存在的玉佛,体力是严重透支。

    看秦婉半天不话,坐在地上勾着脑袋,貌似睡着了,西门町走过来,摇了摇她肩膀道:“喂,喂,喂……你再不话我走了啊。”

    秦婉像是被惊醒般,猛地睁开眼睛,抬起头看是西门町,却又闭上了眼睛,有气无力道:“你……你让我……睡一会儿……醒了我……我就……给……你……”到后面貌似又睡着了,像是梦呓,头也垂了下来。

    呃?醒了就给我?难道东西就在她身上?

    西门町却是精神好的很,看她这副半梦半醒的状态,正好玩“真心话大冒险”。

    西门町又摇了摇她肩膀,一副柔和的声音问道:“东西在你身上么?”

    秦婉眼睛都没睁,像是打盹似的,头一一的,脑子里还有一丝丝清明,却是实话实道:“嗯……”

    “在哪儿?你睡就是了,我自己取。”

    “唔……不……不方便……”

    不方便?我擦,不会是藏在你私~处吧?

    西门町大汗,又确定了一下:“东西在你下面么?”

    “嗯……我醒了……取……取给……你……”

    西门町很是无语地看着脑袋彻底沉下去的秦婉,便扶着她肩膀,将她平放在地。当看到她绑着绷带的双手时,也是明白她为何一直骗自己了。

    西门町看着很快便沉沉睡去的秦婉,心里想着,即便你醒过来,没有手如何能取出来,还不如趁你睡着,我自己取,也免得尴尬。

    西门町又等了一会儿,便蹲下身子,轻轻掀开秦婉的长裙,伸手缓缓向里面摸去。

    因为怕惊醒她,西门町很是心翼翼,尽量不触碰到她,顺着大腿一路向根部而去。

    “大胆淫贼,住手!”

    随着一声怒喝,一道身影闪电般扑过来,同时一掌夹带着凌厉的劲风击向西门町的后背。

    西门町正集中精神“摸”呢,被突然这一声怒喝,惊的手一抖,却恰好碰到了那挂在秦婉两腿之~间的玉佛。

    他很想顺手拿住玉佛,但电光火石间,却是想到,玉佛挂在秦婉腿间,并不是藏入那啥,那么玉佛的吊绳很可能系在她身上某处,这击来的一掌掌风凌厉,自己挨上的话,虽然没事,但肯定被击飞,那么吊绳一拉之下,秦婉不定就伤了哪儿。

    西门町果断放手,起身,转头,刚看清扑来之人是个面色冷峻的老尼姑,她的一掌已击到。

    “嘭”的一声大响,西门町顿时被打的横飞而出,紧跟着“咔嚓”的一声,撞断一棵树后,西门町摔到了地上。

    闹了这么大动静,秦婉竟然还在沉睡,老尼姑一击得手,快步走到秦婉跟前,见状便以为是被西门町下了蒙汗药之类的迷倒了。

    老尼姑一身灰布僧袍,看不出实际年龄,此时她横眉怒目,显露出眼角有几丝微不可见的鱼尾纹,而一双三角眼里射出冰冷的眼光,让她看上去绝对是个狠辣的角色。

    她看到摔落在地后缓缓起身的西门町,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但却是不动神色,伸手握住了腰下的长剑。

    西门町清楚,自己穿着中衣短裤,又正好“下流”地摸女孩子私~处,任谁看到了也认为是淫贼在采花呢。

    西门町走上前,微一施礼道:“前辈误会了……”

    “受死!”老尼姑却是根本不听西门町解释,看西门町长得一副白脸的模样,不是采花贼还浪费了,一声厉喝,已是拔出腰下长剑,刺向西门町。

    只听到“擦”的一声,老尼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手中的长剑竟然是断成了两截。

    她不可置信地看向西门町,只见西门町也是握着一把长剑,只是长剑狭长,剑身在清冷的月光下有淡淡的青气萦绕,她一下子愣住了,嘴里喃喃道:“玄武剑……”

    “前辈且听我解释……”

    “好你个淫贼,竟然还是屠杀玄武庄的凶手。”老尼姑眼神越发阴冷,将手中断剑一下掷向西门町胸口,紧跟着挥掌向西门町扑去。

    我日,这个老尼姑的脾气也太急躁了吧,好歹把事情弄清楚再啊……

    西门町心里想着,手上却是不慢,玄武剑一挥,轻松将老尼姑掷来的断剑搁开,紧跟着猛地后退,疾如闪电般躲开了老尼姑声势威猛的一掌,但被她掌力余风扫到,也是忍不住又后退了一步。

    老尼姑此时已看出西门町动作迅疾,完全非己能及,但貌似功力差了。她也是老江湖,一发现这,马上改变了打法,双掌一错,一招佛光普照,隔着数步之遥,冷空劈到,掌风刚猛无比,赫然是峨嵋派镇派绝技四象掌。

    这老尼姑不是别人,正是江湖中嫉恶如仇,以脾气火爆闻名的峨嵋派掌门人,定性师太。想来她师傅也知她急性子,想让她性情淡定,便给她取法号定性。

    很显然,定性师太木蛋,蛋定不了,脾气反而日渐火爆,特别是她师傅战死四十年前那场正邪大火拼,她接掌峨嵋派之后,脾气愈发火爆,见不得一奸恶之事,只要看见了,非严惩不可。

    据,**石振伟的徒弟一日强掳一女子干采阴之事,被定性师太撞见,他依仗着师叔,**苗飞如亲传的轻功仓惶逃窜,而峨嵋派轻功天罡峨嵋步,也是不慢,被定性师太紧咬着狂追不放,逃了三天三夜,结果是跑着跑着,“呱唧”扑倒,给活活累死了。

    恶魔崖的人宁愿碰到子郁非,也不愿碰到定性师太。

    当然不是定性师太功夫比子郁非厉害,而是定性师太只要找上你,就是一个“杀”之,哪怕打不过你,她拼了命也要拉你垫背。定性师太怎么也是天榜高手之一,她跟你拼命,即便你能击毙定性师太,也肯定得付出惨重代价,可以天下奸邪之人,谁都怕定性师太,哪怕是魔尊董薛森,见到她也是头疼,犯不着跟她拼命嘛。

    峨嵋派属于“母系社会”体系,男弟子极少,并且木有话语权,只能在外门混混,根本入不了内门。因此,根据女子体质,峨眉武功以轻灵见长,玩不了厚重,侧重的是剑法和暗器。峨眉回风拂柳剑,虽然不是上乘剑法,不受江湖中人追捧,但峨嵋派的暗器“霹雳雷火弹”,却是天下闻名,让人闻之色变。

    而这些都不是峨嵋派千百年屹立江湖的资本,她们的镇派绝学却是刚猛的四象掌。

    四象者,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分属木水火土,如被四象掌击中,如果你身体是木、水、火、土之一属性,真气入体,重则经脉爆裂而毙,轻者也是经脉受损,功力大减。四象掌只有内门精英弟子,并且有望接掌掌门,功力到了一定程度后才能修炼,寻常弟子不要修炼,很多人一辈子也没机会接触到四象掌。

    此时定性师太也是将西门町看作了劲敌,没玩几招,便使出了峨眉绝学。http://www.26dd.com

    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