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0五章 色魔追来

第一0五章 色魔追来

    四象掌在定性师太手里玩起来,绝对是刚猛无比,也是狠辣异常,但遇到西门町只能是钢炮打蚊子,白费力气。

    西门町在定性师太凌厉的掌风中,犹如闲庭信步,开始还解释了两句,自己是西门町,你误会我了,但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定性师太更加发怒,江湖传言果然是真的,还真是个该杀的淫贼,西门啸天,我替你清理门户。

    西门町也懒得解释了,便离她数米开外,围着她转圈圈,倒要看她“猛”到啥时候。

    定性师太毕竟是老太婆了,施展四象掌又是极耗内力,她虽然很想将西门町劈于掌下,但劈了半天,连西门町毛也没劈掉一根。追又追不上,劈又劈不到,想拼命也没辙,只让她恨的是肝火大盛,怒气暴涨,如果有头发的话,肯定是头发倒竖了。

    此时天已见亮,红彤彤的太阳就要破土而出,定性师太气力渐衰,看西门町貌似还是生龙活虎,始终围着自己转,也不逃走,大有将自己累趴下再继续采花的架势。

    定性师太马上决定,暂时饶他一命,先将受害少女救走再。

    她左一掌推开佛门,一股依旧雄浑的力道击向西门町,紧跟着右一掌金佛光,更是浑厚的力道叠加而上,仿似惊涛骇浪般涌向西门町。

    西门町当然不会铎其锋芒,是连连后退。

    定性师太上前两步,已是站在了秦婉的身侧,装着又要向西门町发掌,看西门町闪身绕到了一边,却是突然回身,一把抄起秦婉,“嗖”的一声,回身便跑。

    西门町哪里会想到恨不得要杀了自己,一直很“猛”的定性师太走就走,很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你走就走,我又不拦你,但带走秦婉却是不行!

    西门町忙乎了一夜,眼看玉佛到手,可以回家跟老婆交待了,现在被定性师太一搅合,岂不是前功尽弃?在老婆面前也不好交待嘛。

    反应过来的西门町撒丫子就追。

    定性师太跑的方向是一片杂树林,所谓遇林莫入,她是想让西门町看到自己进去后,不要随便进去,以防遭了自己暗算,自己便可以安然离开了。

    但紧跟其后的西门町哪里懂这个江湖常识,定性师太前脚刚进,他后脚就闯进了林中。

    西门町的速度让定性师太吓了一跳,平生第一次考虑到自己杀淫贼不成,很可能被淫贼所杀,那可就闹了天大的笑话。

    她将天罡峨眉步施展到极限,脚踏树干而飞行,几乎是足不沾尘。并且,时不时向身后的西门町丢一两颗“霹雳雷火弹”,已阻挡紧追不放的西门町。

    霹雳雷火弹能让江湖中人人人忌惮,自然是有其厉害之处。

    它虽然仅有佛珠大,但内藏的火药却是威力极猛,触地后,爆炸之声震耳欲聋,不但将原地炸开一个大坑,还立时引燃了周遭还是青绿的草木。

    一时间,随着定性师太逃过,一路上爆炸声不绝于耳,黑烟弥漫中,一条火线也是越烧越旺。

    只能在地上狂追的西门町不得不连连躲闪,炸到身体没事,可别被炸成裸男,那么光天化日之下可就不好追了。

    一个在半空“飞”,一个在地上追,场面看上去那是相当的壮观。

    虽然定性师太轻功卓绝,又有霹雳雷火弹阻隔西门町,但毕竟带了个人,霹雳雷火弹也有限,她始终无法将西门町甩脱。

    曾几何时,定性师太缉凶遇到过这种情况,竟然还被一个淫贼追的满世界跑,简直是七尺大~乳,不,奇耻大辱,叔叔可忍,婶婶也不可忍!

    定性师太暗下决心,这次安全脱离休整后,第一件事就是找西门町,誓将他拍死在掌下,打成肉泥。

    所谓日行千里,夜行八百,不仅仅是指“驷马”,还应该指江湖中那些擅长跑路的高手。

    定性师太这一路狂奔,当然不敢走官道,而是顺着长江沿岸,荒凉之地,一路往西南而去。

    此时天色将晚,西门町没吃没喝几乎又跑了一天,他毕竟是人不是神,在连番狂奔下,终于到湖北境内一个龙坪镇的时候,不但追丢了,人也累爬下了。

    西门町背靠一棵大树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直喘气,心里想着,算了,反正木玲珑在手,秦婉想要的话,肯定会来找自己换。轻舞叔叔他们还等着自己呢,这一天一夜没回去,他们肯定着急了……对了,今天原本跟**神尼和柳如如约好,去栖霞寺的,好像柳如如要离开金陵去京城……嗯,赶不及碰面了,以后再吧。

    西门町休息了好一会儿,天反正黑了,他站起身看看四周,山峦叠障,丛林茂密,不远处隐隐约约还有“哗哗”的水流声,他也不知道这是哪儿,便起身循着水响处走去,先喝水,再洗个澡。

    他没走多远,便看到了山脚下那滚滚长江。

    明朝时的长江水还是很绿色环保的,比现代的农夫山泉还清冽,西门町“咕嘟咕嘟”一阵牛饮,感觉精神好了许多。但看着水流湍急的河水,却是不敢下去来个痛痛快快的“泡澡”,只是站在岸边水浅处随便洗了洗,便上了岸。

    西门町现在身上除了木玲珑和秦婉那只空了的胭脂盒,当然还有那把不可能卖了或是典当的玄武剑,啥东西也没有,更不用银子了。

    所以他很是淡定,完全没考虑找个店,吃一顿,住一宿,而是沿着大致方向,慢慢悠悠往回走着,毕竟饿着肚子,真没啥力气了,走快都感觉费力。

    他一边走,还一边东张西望,指望着能看到野果,好充个饥,但一路野花看到不少,野果却是一个也没看到。

    他这般走着,速度极慢,却是不知道,走着走着,兜了个圈,方向已完全背离了金陵城,而是又往定性师太逃跑的方向而去。

    西门町当然是浑不自知,走了大概一两个时辰,天上的月亮也藏起了身影,他实在不住了,便就地躺下来,准备睡一觉先。

    他迷迷糊糊似睡非睡的时候,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衣袂破空声,竟是直奔这方向而来。

    西门町一下惊醒过来,赶紧爬起来,找了棵大树,藏起了身形。

    刚刚躲好,一个身着白衣,却有些衣衫不整,看起来风尘仆仆的女子已飞身而至。她的鬓丝也是散乱异常,神色略显仓皇,却是透着一股坚定和决绝。

    她虽然看起来颇为狼狈,却是掩不住那让人一看欲断魂的绝世风华,宛若瑶池仙子脱离了王母娘娘的禁锢,逃奔凡间。

    西门町一瞥间,立时认出她正是在杭州桃花居看到,后来跟自己同桌的那个白衣女子,貌似叫林雪恩。

    林雪恩脚一落地,紧跟着想要再次纵起,却是从背后传来一道凌厉的掌风,“啪”的一声,正击在她的肩头,立时将她打的一个踉跄,差跌倒在地。却也是“噗”的一声,张开樱桃口,吐出了一口血,显然是受伤不轻。

    她猛地回身,怒视着追来的人,手里却是握着一把亮闪闪的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胸口。

    随着那掌风击到,一个身影也电闪而至。

    西门町一看,不是那色魔姚正博还是谁?http://www.26dd.com

    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