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0八章 闷头走路(第一更)

第一0八章 闷头走路(第一更)

    西门町这一弥敦,便弥敦了过去。

    当他醒来,却是被刺眼的阳光,“刺”醒的。

    西门町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四肢,虽然睡姿欠佳,有腰酸背痛,但休息的尚可,力气恢复了大半。

    当然,他一醒来,肚子也第一时间发出了抗议,它感觉自己跟后背贴着了,有不爽,需要食物来将它与后背撑开。

    西门町摸了摸肚子,人彻底清醒过来,眼睛四下一扫,那林雪恩竟然不在。

    “不会吧?招呼都不打,就自己离开了?好歹我……”西门町在四周看了一边,确定没看到林雪恩,不禁自言自语道。

    正着,却是听到衣袂破空声,抬眼看去,白衣飘飘,彷如凌波仙子踏露而来,不是林雪恩还有谁?

    林雪恩的天罡峨眉步也是有相当的火候,一路而来,几乎是脚不沾地,估计是怕来晚一步,西门町自己离开了。

    呃……我错怪她了。

    西门町赶紧迎了上去。

    “林姑娘,早啊……你……你没事了?”

    西门町看林雪恩脸色红晕,气色不错,倒是有奇怪,没想到她恢复的这么快。

    真是少见多怪,金雪露丸可不是盖的!

    “西门公子,早……”林雪恩有些微微气喘,到了西门町跟前,却是伸手递过来一套衣服,微微一笑道:“我去附近的农家借了一身衣服,不知道是否合身,你先穿上试试。”着,瞥了一眼西门町的“大短裤”,脸色有些羞红地不敢看西门町。

    哦,原来一大早帮我找衣服去了,倒是蛮细心的。

    “谢谢。”西门町笑了笑,也不多言,接过衣服,抖开以后比了比,感觉差不多,便穿了起来。

    “嗯……挺合身的……”西门町穿好后,拽了拽有些皱褶的衣摆。

    林雪恩看西门町穿着这身粗布衣衫,活脱脱一个乡野村夫,但瑕不掩瑜,这个村夫未免帅气了,显然不是下地干活的主,倒像是专门勾引村妇钻苞谷地的白脸。

    林雪恩不禁莞尔一笑,在朝阳下,简直是美艳不可方物,让西门町也是看的呆了一呆。

    “西门公子,昨晚幸得你仗义出手,才使我得保清白之躯,公子但有所命,雪恩将在死不辞。”林雪恩被西门町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想起昨晚险遭凌辱,标准的鹅蛋脸不禁赤霞升腾,她也是知道自己的无敌魅力,移开目光轻声道。

    她这般娇羞的模样,让人看来更是痴迷。

    西门町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看她这副样子,明白自己盯着人家看有些无礼,赶紧定了定心神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孤男寡女,相对而立,感觉有暧昧横生,便转移话题道:“林姑娘,不知这里是何处,我要回金陵城,好像是迷路了。”

    “我刚才问了村人,此处是湘北黄石一带。”林雪恩也是感觉气氛尴尬,闻听之下,松了口气,赶紧道。

    啊——已经离开金陵城那么远了?

    西门町有吃惊,正考虑是不是向林雪恩借盘缠,这一路回去怕是走个一两天了,却突然听到半空中传来一阵奇怪的铃声,便抬头循声望去。

    林雪恩正奇怪西门町抬头看什么呢,貌似也听到了那铃声,却是心里一喜,赶紧发出一声长哨。

    随着她长哨声毕,一阵羽翼划空之声,半空中出现了一只通体雪白的信鸽,像是也见到了林雪恩,“扑棱棱”一下,已飞扑而下,落在了她的肩头。

    “呃?这是你的信鸽?好漂亮啊……”西门町一见之下,忍不住便要伸手去摸一下这只雪羽红嘴的信鸽。

    “嗯,这是我峨嵋派传信专用……”林雪恩着,已伸手从信鸽脚下绑着的一支细管中抽出了一张纸,展开看了起来。

    西门町见她很快看完,脸上露出一丝欣喜,便随口问道:“有什么高兴事么?”

    “西门公子,你的大恩大德,对我而言,深同再造,我也不隐瞒什么……”林雪恩将那页纸在掌心一揉,已是化作了粉末,抬头道:“我峨嵋派地处西南,数百年来一直领袖西南武林,为各门各派排忧解难,化解纷争。今年上半年,云南五毒门与他们的死对头百毒门,再起纷争,双方拼斗了数次,死伤了不少门中弟子,也让周围百姓受到了牵连,师傅派我和师妹出面调停,想不到他们不愿调停,这次两派一定要分出高下,输的一派将归附于另一派,让云南只有一家真正的‘毒门’。言语中,师妹脾气稍微急躁了,不慎出手伤了他们一个弟子,结果竟是让两家联手,要擒住我师妹,找我峨嵋派兴师问罪。我和师妹被迫离开,却是被他们一路追着,跑到了安徽境内,师妹也失手被擒,我传讯师傅,准备前去营救师妹,前晚已跟师傅约好了相会地,却是不料,师傅因故未能出现,我却是碰到了色魔姚正博……”

    林雪恩到这儿,脸色稍显尴尬,顿了一下道:“信鸽是我师傅传来,她老人家竟然就在附近,让我得信后尽快前去汇合。”

    西门町此时已猜想到,前晚遇到的那个老尼姑,应该就是林雪恩的师傅,想来她碰到自己“采花”,结果误了跟林雪恩相会。想不到阴差阳错,自己却是碰到了真正的“采花”,还真是因果循环,她的“仗义”之举,间接地救了自己的徒弟。

    他想了一下,觉得起来话长,也不好意思提起自己伸手秦婉裆下,便没有跟林雪恩起跟她师傅的“巧遇”,反正自己行得正坐得端,也不担心她师傅如何。至于玉佛,想来秦婉也不敢丢了,应该会来找自己交换。

    这么一想,西门町连忙道:“哦,那我们赶紧走吧,别让你师傅久等了……”着,西门町看了看那只信鸽,饶有兴趣道:“这信鸽倒是厉害,它怎么能找到你的。”

    林雪恩将信鸽脚上的一只铃铛用上面缠着的一根线绳绑起,手腕一抖,信鸽震翼破空而去,却是铃声已不再响起,然后微微一笑道:“此鸟极是通灵,它若是找不到目标,会自己啄开绑着的线绳,让铃铛响起,借以引起寻找之人的注意,而且它续飞力十分惊人,不论行程多远,从来是一气飞到。”

    西门町感觉这个林雪恩很是随和,与那个老尼姑简直是天差地别,又上演了一场英雄救美,对她倒是没有距离,装着一副夸张的表情,便开玩笑道:“哇哦,这么厉害啊,什么时候也给我玩玩。”

    林雪恩一边走,一边微笑道:“当然可以,不过,这只可不行,它可是师妹的宝贝,叫雪妹儿,她从养到大,可从来不舍得给别人呢……”

    “雪妹儿?这名字倒是不错……你也肯定有一只吧?是不是叫雪姐儿?呵呵……”西门町不紧不慢走在她身侧,偏头笑道。

    林雪恩莞尔一笑道:“唔……差不多,我的叫雪儿,如果你看得上,我便送与你。”

    西门町连忙摆摆手道:“开个玩笑而已,君子不夺人所爱,你这是暗讽我不是君子么?”

    听西门町这么,明知他是开玩笑,林雪恩却是不好意思起来,脸色一红,竟是没有话,而是闷头走路。

    林雪恩对西门町早已是彻底放下心来,更是想起了那日桃花居中的情景,觉得自己随便听信谣言,将西门町也看作登徒子,是对他的一种侮辱。因此她疗伤好,行功毕,看西门町神色坦然,睡的真香,不自禁产生了一种愧疚,便悄悄起身去为他“偷”衣服,甚至没考虑那色魔是否还在附近。http://www.26dd.com/

    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