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一0章 准备狠狠亲西门町两口(第三更)

第一一0章 准备狠狠亲西门町两口(第三更)

    书敏一进来,也是一眼看到了西门町,顿时“啊——”的一叫,仿似见到救命稻草,一脸惊喜地扑了过来。

    西门町站起身刚要话,却听到店外马蹄声响,抬头看时,已从门外快速闪进几个脸遮薄沙,身着翠绿衣裙的女子。

    呃?又是熟人……

    西门町一看之下,正是在蝴蝶谷出来后,回金陵城途中碰到的蛇仙宫女子,但只有三人,玉兰,玉萍,还有那个骚~媚的姚玉梅,却是不见那叶玉荷和另一个女子。

    她们一进来,显然没一下子认出西门町这个“农夫”,却是在如此荒野店,能见到仙子般的林雪恩,表示很震惊,盯着她很是看了会儿,方反应过来,进来是干嘛的,

    那姚玉梅当先喝道:“好你个贱人,这下不跑了?”

    书敏虽然不认识林雪恩,但见到西门町后,已是心里大定,不慌不忙在西门町身旁凳子上坐下,显然也是饿坏了,伸手就拿了快卤肉,在嘴里啃了一口,嘴里含糊不清道:“你们几个阴魂不散的贱人,本姑娘只是肚子饿了,过来找吃的,还真当偶怕你们么?”

    “哼,果然是子郁非的贱种,话也是不要脸,不知道一路上,是谁吓的逃跑……”姚玉梅冷声讥讽道。

    书敏有了西门町做依仗,闻听之下,立时大怒,将啃了两口的卤肉“呼”的一下,就掷向了姚玉梅,劲风呼啸,显然是运足了内力,同时嘴里骂道:“放屁,有本事就真刀真枪打一场,拿蛇出来吓人算什么本事。”

    虽是一块卤肉,但姚玉梅却是不敢轻视,赶紧蛇腰一扭,躲了开去,“嘭”的一声,那卤肉竟是打入了墙壁中。

    西门町一听之下,差笑出来,人家蛇仙宫本就以蛇为本,与人对敌拿蛇出来也是正常。怪不得凭子书敏的本事,竟然被几个蛇仙宫弟子追着跑,显然很是怕蛇。虽然不知道双方是何原因对敌,但一个是子书敏,一个是老婆家的,自然是不希望双方打起来,这个和事佬还是要做的。

    西门町伸手一按已站起身,又抄起一块卤肉的子书敏,很是心疼道:“快坐下,卤肉是吃的,别给我浪费啊。”着,朝那玉兰道:“玉兰姐,幸会啊……”

    “呃……你……你是田……田丁?”姚玉梅先认了出来,不禁眼睛亮亮,有惊喜道。

    “咳咳……正是我,这子书敏是我朋友,还希望看在我的面子上,大家罢手,一起坐下来吃东西……”

    “看在你的面子上?哼,你算什么东西,本来我还准备找你,倒是巧了,免得我费一番周折,正好将你跟这个贱人一起杀了。”却是那玉兰突然冷冷接口道。

    西门町原本笑嘻嘻着,一听之下,忍不住心头火气,脸色一沉道:“蛇仙宫行事果然是狠毒,动不动便要取人性命,看来是有必要,让花无语好好整饬一番……”

    “大胆狂徒,竟敢直呼我们宫主名玮!”玉兰“唰”的一声,已抽出了那把软剑,那姚玉梅显然也对西门町直呼花无语的名字,感到愤怒,与那玉萍,都是“唰唰”地抽出了一把软剑。

    她们正要扑上,却听子书敏荒着脑袋,一脸鄙视道:“花无语这个贱人不就是个破宫主么,还当自己是金枝玉叶的公主啊,名字就叫不得么?”着,她却是朝正囧囧地看着她的西门町,伸了伸舌头,装着很抱歉的样子,心里却是想着:嘿嘿,偶就不花无语你是老婆,让你们窝里斗。

    果然,子书敏话音未落,玉兰三人怒喝一声,根本不作多言,挥剑便朝西门町和子书敏砍了过来。

    书敏早作准备,却是并不拔剑,而是一闪身,躲在了西门町身后。

    林雪恩坐在西门町对面,她不知道西门町功夫如何,本来就对蛇仙宫行事很是反感,此时见她们招呼不打,就挥剑扑上,顿时拔剑起身,就迎了上去。却是还没走上两步,感觉身边人影一闪,一个人已挡在自己身前,眨眼间,只看清他双手一挥,竟是一下子将蛇仙宫三个女子手中的软剑,都缴了下来。

    这个人影自然是西门町了,他虽然对玉兰几人很是恼火,但毕竟是花无语的手下,如果打起来,刀剑无眼,万一伤了她们,到时候不好跟老婆交待。便闪电般出手,先收缴她们的兵器,再代花无语教训她们一下。

    西门町不理玉兰三人惊呆的表情,将三把剑合在一起,自己捏着剑尖,将剑柄朝外,作扇形,恰好对着三人,伸手递过去,一脸冷峻道:“你们宫主呢?她在不在附近?”

    三个人都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愣愣地伸手拿过剑,姚玉梅和玉萍没话,玉兰却是被西门町一句话勾起了心头的怒火,看着子书敏恨恨道:“原本宫主跟我们一起,眼看便要擒住那淫贼高玉祥,却是被这个贱人横插一脚,让那淫贼和玉荷妹妹跑了,我们宫主带人追了下去……”

    “呸,不要脸,你们那么多人打人家两个,偶这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子书敏忍不住插话道。

    西门町原本对叶玉荷偷取了炼丹玉鼎给姘头高玉祥,没啥好恶之念,甚至对叶玉荷还有一同情,但自从花无语成了他的“姘头”,自然是对高玉祥二人没了好感。此时闻听之下,已明白了事情大概,蛇仙宫为了炼丹玉鼎大动干戈,好不容易找到那淫贼高玉祥,显然是子书敏多管闲事,坏了事,便回头就瞪了一眼子书敏道:“你闭嘴……”

    “好你个禽兽,果然是重色轻友,一听是花无语这个贱人,竟敢跟偶吹胡子瞪眼,难道偶见义勇为错了么?偶……偶要跟霓裳姐投诉你……”子书敏自然是不服“瞪”,也是将圆圆的眼睛睁的更大,回瞪西门町道。

    西门町懒得理她,回头对玉兰道:“我不妨跟你们实话,我不叫田丁,我叫西门町,乃玄武庄……”

    却是话没完,那玉兰三人齐齐惊叫道:“您……您是西门少主?”

    西门町一愣道:“你们听过我?”

    玉兰三人已是赶紧收起软剑,齐齐躬身施礼道:“属下罪该万死,冒犯了少主,还请少主恕罪……”

    呃……看来是花无语跟她们提起过。

    西门町见状,也是怒气平息,淡淡道:“行了,不必如此,我希望你们以后行事收敛一些,少做杀孽。”

    “少主教训的是,属下一定谨记。”三个人仍是不敢抬头。

    看来老婆大人御下极严,这些弟子畏惧之心颇重。也是,偌大一个蛇仙宫,如不恩威并施,倒是不好控制。

    西门町暗自头,也不再跟她们客气,便回头对低头若有所思的林雪恩道:“雪恩,你先吃,我出去跟她们问几件事。”当着这么多人,他也是不好意思叫她“雪儿”了。

    林雪恩一惊抬头,看了下玉兰几人,了头,便回位置上坐下。

    书敏却是忍不住撇了撇嘴,一脸蔑视道:“哼,鬼鬼祟祟,见不得人。”

    西门町直接无视,对玉兰她们道:“你们跟我出来,我有话问你们。”着,便当先向店外走去。

    书敏狠狠地瞪了西门町两眼,一屁股在西门町的位置上坐下,赌气似的,拿起西门町筷子就对桌上的菜发起进攻,心里愤愤想到:神马玩意嘛,竟敢不将本姑娘放在眼里,偶吃吃吃,一也不给你留着。

    若依着她原来的性子,早就一怒而去,但她嘴上埋汰西门町,对西门町却是狠不下这个心,很是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在上清教,可从没人像西门町这般对她,一会儿宠着,一会儿冷着,一会儿让着,一会儿冲着,她一个情窦未开的姑娘,可禁不住西门町不经意间的“撩拨”,虽然还谈不上对西门町萌生爱意,却是对西门町有着一种别样的好感,感觉跟他在一起斗斗嘴,批评批评这个本事不的西门少主,蛮好玩,也很有成就感。

    这次西门町追秦婉而没回福林镖局,第二日,本来子郁非要带她回上清教,她却是半夜又偷偷跑路了,虽然是漫无目的,心底却是渴望能再见到西门町,这一下突然碰到,心里的惊喜让她忍不住扑上来,准备狠狠亲西门町两口,却是被快速追来的玉兰几人破坏了。

    Ps:明日首页推荐,一周内法克竭力多多多多更……顺便吆喝一下,风骚的收藏在哪里?红红的票票在哪里?你们性感的脚印呢?阔绰的打赏呢……法克口水横溢ing……http://www.26dd.com/

    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