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一二章 跑跑腿,送个信(第二更)

第一一二章 跑跑腿,送个信(第二更)

    Ps:三十万字鸟,也算是个台阶,借着中秋圆月,对着嫦娥妹妹,法克忍不住吟诗一首:明月不是天天有,把酒不禁愁上头。嫦娥妹纸偶问你,何时跟哥来聚首?

    书敏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西门町虽然充分意识到这,但自然是不会“生怕怕”。

    不过,作为一个大锅锅把一个妹妹惹到满脸通红,到了暴走的地步,实在是作为一个男淫的失败。

    古语有云:丫头不扫,何以扫大姑娘?

    羞怒的子书敏正埋首暴走,却是突然撞在一堵肉盾上。

    西门町将子书敏留下,主要还是因为有“活”给她干。

    “你……你干什么……你放开偶……禽兽……你欺负偶……偶告诉霓裳姐姐……呜呜……”子书敏想突破肉盾。

    西门町像老鹰抓鸡般,将子书敏拎回了座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敏,我一直把你当作一个心怀宽广,一身正气,义薄云天的好朋友,但你今天的做作所为,实在是让我很失望,很痛心……唉,我是遇人不淑,交友不慎啊……”

    林雪恩不太了解子书敏,对西门町的话持将信将疑的态度,但如果黄熙来在这里,很可能话听一半,就要把隔夜的饭也吐出来。

    不过,子书敏听了,却是大为受用,觉得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嘛,西门町真是慧眼识人啊,更对西门町一直将自己看作好朋友表示很甜滋滋,但后面的话,子书敏就表示很惶恐了:啊——偶……偶今天做啥了?难道浪费了一粮食,问题如此严重么?还是因为他想打偶的……偶的PP,偶不该生气?

    书敏本来一万个不愿意地坐在凳子上,还抽抽噎噎的,听了西门町的话,很快便止住了抽泣,眼睛偷偷瞄了一下西门町,很是期期艾艾道:“偶做错啥了,你指出来,偶……偶一定改……”

    西门町暗笑不已,表面上却是一脸正色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不过,你自己犯的错,最好是你自己反省,如果我指出来,你印象不深,改的也不会彻底……”

    正着,那店老板貌似很配合地及时端来了两碗饭:“客官,饭来了,不够的话,还有。”

    “好的,谢谢了。”西门町拿起碗筷,看了一眼林雪恩,“你吃完了么?要不要再来一碗?”

    林雪恩正暗自叹服西门町的手段,闻听之下,连忙摆手道:“不用不用,你赶紧吃……”着,看了看桌上空着的菜盘,抱歉道:“不好意思,只能委屈你吃白饭了。”

    西门町耸耸肩,看了下正低头“反省”的子书敏,作了个苦笑的表情,也不再啰嗦,埋头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饿了一两天的人,吃相实在不敢恭维,法克懒得多言了。

    三大碗米饭下肚,西门町感觉吃白饭有难以下咽了,便喝了几口茶,摸摸肚子,道:“老板,算账。”

    “町……町哥,你暂时不会金陵城?”林雪恩买完单,看着西门町,眼里露出一丝作狭道。

    呃?耳力不错嘛,我去找花无语也被你听到了?

    西门町汗了一下,“咳咳……那个啥,要不要一路?”

    “呵呵,雪儿我不凑这个热闹……”林雪恩脱口之下出“雪儿”这个昵称,一下反应过来,立时臊了个大红脸。

    西门町却是不以为意,站起身后,淡淡一笑道:“你要去找你师傅,我也不耽误你了,希望你们一切顺利,你师妹也平安无事。”

    西门町挥洒自如的个性让林雪恩也是不再忸怩,感觉像是面对一个老朋友,她也站起身,莞尔一笑道:“也祝你们一切顺利,不定我们在云南碰到哦?”

    西门町愣了一下,貌似很有可能啊,还是打个预防针,便呵呵一笑道:“或许或许……对了,我跟你师傅有误会,她认定我是个采花贼,非要杀了我……到时候万一碰上,很可能让你为难,还请你在定性师太面前帮我美言几句,呵呵……”

    林雪恩露出吃惊的表情道:“啊……你跟我师傅见过?究竟是何误会?为何你一直没?”

    西门町有尴尬地摸摸头,“来话长,你师傅应该就是要杀我这个采花贼,才误了跟你的相会……咳咳,以后有机会再……”着,西门町看着林雪恩,一脸正经道:“雪儿,你相不相信我?”

    林雪恩看西门町神色郑重,犹豫了不到一秒钟,便头道:“嗯,雪儿相信你。”

    西门町老怀大敞,情不自禁伸手拍了一下林雪恩的肩头,一脸诚挚道:“你我相识,虽然不到一日,但给我的感觉,仿似交往已久……谢谢你的信任,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哟哟……这不是传中的红颜知己嘛……”子书敏早被俩人的对话恶心到了,终于憋不住出言讥讽道,却是被西门町眼睛一瞪,赶紧住嘴,也回瞪了一眼,却是力度弱了许多。

    三人出了店门,林雪恩飘然而去,西门町看着子书敏道:“你这次又是偷偷溜走的?”

    书敏暗道,禽兽果然是了解偶啊,知偶者,西门町也。

    脸上却是不服输的表情道:“谁的,偶师兄他们都知道的……”

    西门町不跟她扯这个问题,话锋一转道:“你把我当朋友不?”

    书敏思维跟不上西门町,很是愣了一下,呐呐道:“什……什么意思?偶……偶没有骗你,师兄他们是知道的嘛……”

    “没有别的意思,我只问你是不是把我当作朋友,当作好朋友?”西门町开始下套。

    这么直接的问,当然让俺们骄傲的子书敏不好意思回答啦,她支支吾吾道:“偶……偶……你把偶当好朋友,偶当然……也把你当好朋友……”

    “是不是啊?”西门町露出不信的表情,“我可是一直把你看作好朋友的,怎么没看出来你也把我当好朋友呢?你把我当仇人还差不多……”

    “不是不是的啦……”子书敏苹果脸又红了,很是激动道,“偶也一直把你当好……好朋友的……”

    “行了,我就相信你……”西门町心里暗笑,脸上一本正经道:“朋友有难,当鼎力相助,甚至两肋插刀,这,我相信你会做到的。”

    书敏一仰头很是自信道:“那是当然!”

    “既然你把我当作朋友,现在我有一件想要麻烦你,不知道你会不会帮忙……你放心,不需要你两肋插刀……”

    书敏想也没想,很是慷慨地一头道:“,即便是赴汤蹈火,偶也在所不辞!”子书敏出这话,感觉自己真的是个义薄云天的侠女。

    “呵呵,没那么严重,就是跑跑腿,送个信而已……”

    “跑跑腿,送个信?”子书敏有上当受骗的感觉。

    西门町却是脸色一正道:“这虽然是件事,但我却是不放心让别人去,只能麻烦你了。”其实,我也没别人可以指使。

    “哦……”子书敏满腔热情,准备轰轰烈烈大干一场呢,闻听之下,顿时有失落,兴趣不是很高了。

    西门町见她如此,神色不变道:“看来你是不大愿意,算了……唉,交友不慎啊……”

    “额……谁偶不愿意?偶……偶很愿意,十分愿意……”

    “对不起,对不起,我误会你了……我还想着,朋友间这么事都不愿意帮忙,更何谈大事呢?”西门町一脸歉疚的表情。

    书敏学西门町样子,大度地一摆手道:“行了,,你让偶去哪儿,给谁送信。”http://www.26dd.com/

    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