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一三章 再赴巫山

第一一三章 再赴巫山

    书敏内心十二分的不愿意,脸上却是欣然接受地表情,骑了玉兰她们一匹马,扬鞭纵马,仿似恨西门町支开自己而去约会妖女表示愤慨,头也不回地疾驰而去。

    西门町看她消失在视野中,嘿嘿一笑,也是放下心来,不用急着去天机阁跟霓裳妹妹报平安了。

    四人两马,西门町也不客气,独占一匹,跟在玉兰后面,那玉萍和姚玉梅步行随后,向花无语所在方向而去。

    三四十里地,一路无碍,很快赶到。

    西门町远远地看到一片竹林里,站着几个蒙面花衣女子,正是蛇仙宫弟子,想着花无语应该就在竹林内,心情激动之下,策马越过玉兰,就要闯入竹林内。

    却是刚靠近竹林,有四个女子已飞身而至,拔剑挡住了去路,其中一人喝道:“大胆,竟敢冲撞宫主大驾!”

    马匹猛地被拦住,长嘶一声,已人立而起,骑术欠佳的西门町,猝不及防之下,立时被掀下马,摔了个屁股墩,不过,他一落地,便弹身而起,虽然速度很快,拦住他的四个蒙面女子甚至以为眼花,西门町没有摔倒,但西门町却是感觉尴尬,老婆没见到,先被老婆手下整的摔下马,简直是丢人嘛,威风扫地啊。

    西门町正有讪讪地,随后而来的玉兰已赶紧出声叫道:“阿婷,不得无礼,这是西门少主,快去通报宫主。”

    “啊——”

    四个蒙面女子几乎同时惊叫一声,满脸惊讶地看向西门町:不会,宫主就找了个农夫?

    “阿婷,快去通报,心宫主责罚!”玉兰已下马,见她们仿似不信,便催促道。

    叫阿婷的蒙面女子又看了一眼西门町,虽然还是心存怀疑,却是不敢怠慢,赶紧转身入林而去。

    西门町看另外三个女子仍是将剑对着自己,丝毫没有放松警惕,暗自嘀咕:蛇仙宫果然是名不虚传,就凭这份警戒工作就非一般门派可比,不过就是霸道了,冲撞宫主大驾?还真当自己是公主啊,难道你所到之处,别人都得回避么?不行,我得跟无语道道,让她改改,不然的话,这很容易跟江湖中人起冲突嘛……

    西门町正想着,那阿婷已快速返回,脸上却不似玉兰她们对西门町那么恭敬,而是朝西门町一摆手,语气平静道:“宫主有请!”

    玉兰见状,已是明白,估计宫主也不信来人是西门町,心里不由得惴惴,难道他不是西门少主?但想了想,那子书敏叫他西门町,又前去天机阁,应该不会有错。

    西门町脸色平静地跟在阿婷身后,向竹林内走去,他对阿婷的态度不介意,却是对花无语的态度很介意,我日,老公来了竟然不出来迎接一下,还摆架子,该打!

    这片竹林蛮大,却是不甚茂密,往里走了几十米,西门町已一眼看到前方停放着花无语的“专车”,那只用黑幔遮盖四周的宽大玉辇。

    阿婷走到此处,已停下脚步,回身而去,玉辇四周持剑守卫的八个蒙面女子中,其中一人对着玉辇恭声道:“启禀宫主,人已到!”

    话音未落,已从玉辇内传出一个颤抖的声音道:“快……快请……”

    这娇软甜腻的声音,不是花无语是谁?

    老公突然造访,看把你激动的……

    西门町暗自一笑,施施然登上了玉辇。

    玉辇内与上次登入,一般无二,四周辇壁,一色的黑绫幔遮,辇壁板上分嵌着八颗龙眼大的明珠,靠后壁横放着一张黄缎布幔的桌子,桌后一张锦墩。

    此时桌上高燃着四根红烛,花无语花衣彩裙,脸蒙轻纱,已俏生生地从锦墩上站起,两眼直勾勾地看向西门町,流露出无尽的欢喜和浓浓的甜意。

    她朝分站在桌子两端,正上下打量西门町的四个侍女轻轻一摆手,低语道:“你们退下。”

    四个侍女连忙一敛身,躬身而退。

    西门町看她们出了玉辇,回头正要话,却见一道彩影,如乳燕投巢般,直向自己射来。

    西门町看的分明,伸手拦腰抱住,随着温软娇躯入怀,花无语一手搂着西门町的脖子,一手轻抚着西门町的脸颊,嘴里喃喃道:“禽兽……真的是你……你怎么来了……”

    “想你,我便来了……”西门町微微一笑,腾出一手,揭开了花无语脸上的轻纱。

    明眸如弯月,媚惑似烟花。

    对自己的老婆自然无须克制,西门町看的一呆,心头一荡之下,忍不住便低头吻下。

    花无语被西门町拦腰抱住,早已情动,但却是一伸手掩住西门町的嘴,娇羞道:“去……去里面……”

    西门町呵呵一笑,附耳调侃道:“语这么脸嫩啊,亲个嘴还要去里面?”着,却是抱着花无语向里间走去。

    花无语被西门町在耳边轻语,弄的痒痒的,便不安分的在西门町的怀里扭动着。

    西门町体内有地火灵珠,阳刚炽盛,**本就比常人猛烈,他此番也不作控制,立时被这种躯体摩擦的快感,以及从花无语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刺激的一阵阵血脉贲张,似乎有无数的蝌蚪往脑中疯狂涌去。

    本来只想简单亲热一下,但一进入里间,将花无语置于那木榻上,西门町已情难自已,将头深深埋藏在她秀丽乌黑的长发之中,品尝着那淡淡的发香,一双大手充分发挥了“善解人衣”的本领,三下两下,已将花无语剥的仅剩下一件贴身衣物,一片玉~肌若隐若现,在泛着白色光泽如蚕丝般纤细的亵衣映衬下,愈发勾人魂魄。

    藕臂玉足,雪峰翘臀,西门町只感到目眩神迷,某处像要爆炸了,恨不得立即便跟她轻怜蜜爱一番。

    西门町此时完全是个尽心尽职的老公,上下其手,揉揉捏捏,威觉就像是在抚摸着天底下最顺滑的绸缎般,是那么的**蚀骨。

    修习媚功的花无语,此时也彻底放开,很具有“堂前是贵妇,床上是荡妇”的潜质。

    她羞涩的将身上亵衣轻轻一扯,丝衣轻轻滑落,便露出她那令所有人痴狂的傲人躯体来。她的身体修长,肌肤如雪般晶莹,浑然天成。高高的胸膛傲然挺立,雪白似凝脂,两只洁白的玉兔轻轻颤抖,完美的圆形之上,轻缀着两粉红色的坚挺蓓蕾,在雪肤映照之下,闪烁着诱人的光泽。她圆润的**轻轻夹~紧,与翘臀隆胸一起,组成一道美妙的凸凹玲珑的曲线,而修长双腿正中一抹淡淡的黑色之中,玉~蕊蚌珠,风流寒露,让人为之疯狂。

    花无语娇颜徘红,一双明亮的美眸之中仿似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水烟雾气,樱桃般的嘴半开半合,似是有着无限的诱惑,浑身早已滚烫如火,娇躯止不住的颤抖着。

    西门町不是下半身决定上半身的动物,但这个时候却胜似这种动物,他一低头,便吻上了那娇艳欲滴的两瓣樱唇,狠狠地吮吸着无语妹子口中的香津,只觉甘美如蜜,齿间留香,一手紧紧的搂着柔软如棉的娇躯,另一手不由自主地往下伸去,在她的大腿和虎丘处抚摸了起来。

    花无语微闭双目,浑身酥软地躺在木榻上,没有一丝力气,随着那魔手带来的奇异魔力,她身体一阵筛糠般的轻颤,春潮泛滥,嘴里含糊不清道:“禽兽……爱……我……”

    这话无异于世上最猛烈的春药,深深地刺激了西门町。他火急火燎地为西门町拨开迷雾,虎吼一声,进入了一条黑暗幽深紧凑火热的道里。http://www.26dd.com/

    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