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一四章 高家和叶家

第一一四章 高家和叶家

    骚蕊,最近官司缠身,忙得焦头烂额,更新不稳定,大伙儿见谅

    **初息,玉辇停震。

    俏立玉辇周围警戒的几个蒙面女子,被“辇震”震的是心潮起伏,春~情涌动。

    而玉辇内,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雌雄荷尔蒙激素,西门町搂抱着潮红未褪的花无语,眼里爱意泛滥,心中感慨万千:樱桃樊素口,杨柳蛮腰。我就不信白居易的两家伎樊素和蛮,能比得上我的无语老婆,樱桃口且不,这腰肢绝对更细,更柔,更美,更有弹性。

    “……”

    “语,我知道你委屈,但此事实在是非我所能左右……”西门町一脸我也不想的样子道。

    “哼,三女一夫,只怕你美还来不及,哪里会去拒绝?”花无语伏在西门町怀里,恨恨地拧了一把他的咪咪,当然是力度不大。

    西门町脑中闪过霓裳妹妹仙子般的容颜和柳如如娇媚绝伦的俏脸,尴尬一笑,来了个默认,但手上却是用力,将花无语抱紧了一。

    花无语貌似触碰到那根火热,身子一颤,语气很是委屈道:“禽兽,你若负了我,我也不至于怎样,咫尺从此天涯罢了。”

    西门町亲了亲无语妹子仍是发烫的脸,一脸庄重道:“语,我爱你还来不及,怎会负你?别的我不敢妄言,但对我的女人,绝对可以做到永不离弃。”

    此情此景,花无语也没心思为“三女一夫”纠结,眼中射出万缕柔情,呢喃道:“语更不会负你……”

    “完我的事,来你……”西门町挣脱了花无语的拥抱,半坐起身。

    “唔……”花无语显然还沉浸在旖旎的缠绵中,随着西门町坐起,她也紧跟着缠了上去,翘挺而绵软的双峰挤压着西门町的胸膛,让他刚平复的骚动又活跃起来。

    西门町深吸一口气,随手拉过她的衣裙,盖住她泛着诱人光泽勾人犯罪的**,然后轻轻拍了拍她背部,道:“那玉荷和高玉祥呢?追丢了么?”

    这两人无疑触动了花无语的气愤处,她秀眉一蹙,语气中透露出一丝狠辣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把五毒门端了,看他们往哪里跑!”

    端了五毒门?口气不啊,你还真够狂妄的。

    对“端掉五毒门”这种灭一个门派的“壮举”,花无语的轻描淡写,貌似举手之劳,西门町汗了一下道:“你端了五毒门,那高玉祥还会交出炼丹玉鼎?”

    “禽兽,你好笨哦……”花无语芊芊玉指一西门町额头,娇嗔道:“围而不杀,不懂么?”

    西门町愕然道:“你准备大举进攻五毒门?”

    花无语“扑哧——”一笑,抛了个媚眼:“的五毒门,哪里用得着‘大举’,几万条毒蛇足矣……”

    “呃……原来如此,我倒是忘了你们蛇仙宫的‘蛇仙们’……”西门町释然道,随即想起什么,问道:“对了,这高玉祥是五毒门什么人?他费力拿到炼丹玉鼎,会为了五毒门生死而交出来么?”着,西门町伸手搂住花无语的水蛇腰,往上提了提,将她的头靠近自己的脸颊。

    花无语扭动了一下身子,在西门町身上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轻语道:“高玉祥跟我师傅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也是五毒门现任家主高玉吉的亲弟弟……”

    “啊……”西门町惊的一下子坐直了身子,“你师傅姓赖,怎会跟高玉祥是兄妹关系?你师傅又如何成为蛇仙宫宫主的呢?”

    西门町这一动,却是将花无语从他身上抖了下去,花无语或许被勾起师傅的恨事,有些伤感,也没有再依偎上来,而是顺势仰面躺着,眼睛看着辇,嘴里缓缓道:“云南有两个门派,江湖中称之为五毒门和百毒门,而当地却是称作‘高家’和‘叶家’,高家属于侗族,叶家属于羌族,两个家族,或者两个氏族,可以是世仇,一直处于敌对状态,都想吞并对方,一统云南江湖,两家几乎年年火拼,但双方实力相当,却是谁也灭不了谁……”

    到这儿,花无语却是停了下来,眼波流转,歪头看向西门町问道:“你知道子郁非现在的妻子是谁么?”

    怎么突然问这个?

    西门町愣了一下,想了想,摇摇头道:“不知道,子郁非的妻子跟五毒门也有关系?”

    “她叫叶子楣,正是出自云南叶家……”

    “呃?”西门町又被惊到了,“那叶家有上清教做靠山,岂不是压过了高家?”

    “那倒没有,子郁非当年破誓娶了叶子楣,却也信守了承诺,上清教绝不参与两家的纷争……”

    “哦……”西门町一直不清楚子郁非当年的情事,此时闻听之下,便饶有兴趣道:“语,当年子郁非跟你师傅的事,你知道么?他为何破誓,又为何承诺?”

    “你对这个也感兴趣?”花无语怪嗔地瞥了一眼西门町,轻笑道:“此事来话长,以后再告诉你……”心里却是想着,这是师傅的糗死,我出来却是对师傅不敬。

    “咳咳……那好……”西门町也不好意思做“八婆”,便调转话题:“你突然提起叶子楣,跟你师傅有关系么?”

    “那当然,就是因为她,我师父急急将蛇仙宫宫主之位传于我,回到了五毒门……”

    “啊——”

    西门町今天的震惊也够多,也是越听越迷糊了:“你师傅回了五毒门,那你还要去端了五毒门?”

    花无语伸手再拧了一下西门町的咪咪,嗔怪道:“你别一惊一乍的,听我慢慢……”

    “骚瑞……呃……好好,你你,我再也不打岔了。”

    西门町咪咪被袭,脱口之下,“骚蕊”也出来了,但花无语也没注意,继续道:“师傅的父亲娶了十多个妻子,师傅在十多岁时,母亲却被当时最得她父亲欢心的妻子毒死,并倒打一耙,是师傅的母亲先想害她,为了反抗才毒杀她的,而其他的妻子都为她作证,父亲自然不替母亲报仇,师傅一怒之下,将父亲所有的妻子都毒杀了,也连夜逃出了五毒门,并改随母姓,后来被我师祖收为门徒,成了蛇仙宫弟子……原本师傅对五毒门是恨之入骨,绝不会再回五毒门,但去年时候,五毒门现任家主高玉吉不知从何得知,师傅就是当年从五毒门逃出的妹妹,便几次三番让高玉祥来想跟师傅修好,师傅一直不为所动,但在今年……嗯,就是在玄武庄遭灭门前阵子,一直不参与五毒门和百毒门争斗的上清教,却因为叶子楣,改变了立场……师傅平生最恨之人是毒死母亲的那个女人,第二便是叶子楣,终于同意返回五毒门,但却是脱离蛇仙宫,不愿意将蛇仙宫镇宫之宝炼丹玉鼎给五毒门来对付百毒门,只想凭自己的能力来帮助五毒门,想不到……想不到……”

    到这儿,花无语眼中露出无尽的恨意和杀意,咬牙切齿道:“那高家想与师傅修好,其实就是贪图炼丹玉鼎,师傅这么做,立时让他们希望落空,也让他们露出真面目,竟将我师父设计擒住,废了她的武功,并要挟我交出炼丹玉鼎,否则杀了我师父……”着,花无语轻叹一声,语气中却是透着一丝无奈道:“我听到这个消息,立时带人前去五毒门,想要救出师傅……没有想到,高家却是故意放出风声,将我骗来,那高玉祥趁我不在蛇仙宫,竟是勾引了玉荷那贱人,将炼丹玉鼎偷了出来……”http://www.26dd.com/

    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