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一八章 比耐性

第一一八章 比耐性

    这一记凝血指威力之猛,让西门町仿似猛地挨了一闷棍,脑袋“嗡”的一声,而几乎同时,他后背倚靠的那棵成人大腿粗细的大树,“咔嚓”一声,也受这股力道冲击而折断,根据牛顿同学“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原理,作为“肉垫”的西门町头颅,后脑勺也同时挨了一闷棍。

    而这一指的威力还没被大树抵消,西门町脑袋往后一仰,整个人又被力道冲击的从大树断裂处翻飞过去,又是“咔嚓”一声,撞断一棵树后,西门町才摔落在地。

    西门町本来就睡的迷迷糊糊,前后脑门同时挨一闷棍,又被摔的七荤八素,虽然他是打不死的强,但也是头痛欲裂,眼冒金星,他晃晃悠悠站起身,像是醉酒一般,脚下七高八低,东倒西歪,眼睛紧闭,一手扶着额头,一手伸出乱摸,想撑住一棵树,站稳了。

    这个时候,花无语也是彻底醒来,嘴里惊叫一声,没有第一时间对六指血魔发起攻击,而是一纵而起,到了西门町身边,一把扶住他,几乎是带着哭腔担心问道:“禽……禽兽……你……你怎么了……你……你别吓我……”

    “语……我……我……没事……”西门町扶着花无语,站稳了,努力睁开眼睛,看向了六指血魔。

    而始作俑者,六指血魔此时是最震惊的一个:嘶——老夫这一指当可以穿石裂金,只怕修炼成金刚不坏之身的智乐老和尚也挡不住这一击,竟然是未能伤他分毫??

    他心里的震惊莫可名状,呆望着西门町仿似在看一个怪物,直到西门町睁眼看过来,才将他惊醒过来。

    他嘴里发出一阵“呷呷……”的阴笑,再次伸指连,但见数道泛着血光的劲风击向西门町前胸和腹。

    六指血魔还是不信,你头硬,身体也硬?

    不过,他发呆发久了,西门町已清醒过来,不然的话,击中西门町起码将他打飞出去几十米,多少也能知道西门町的薄弱之处。

    但清醒过来的西门町却不给他测试自己是头硬还是身体硬的机会,他一眼已认出这个黑衣人正是在枕香击杀自己的凶手,心里震惊的同时,也是心头一喜:踏破铁鞋无觅处,你竟然主动送上门?

    眼见劲风呼啸而至,西门町伸手一推花无语,几乎同时“唰”的一声,已将玄武剑拔出,脚下连闪,不退反进,不但躲开了几缕劲风,也是向六指血魔逼近了数米。

    耳中只听到“咔嚓、咔嚓”连响,几棵大树不但被六指血魔的凝血指轻松洞穿,而且指风穿过,声势不减,又一连洞穿了数棵,并且,被洞穿的大树受指风鼓荡,当即折断,“稀里哗啦”的声响中,被击断的大树纷纷倒了下来。

    这崇山峻岭里,树木起码都有数十年树龄,最粗的一棵大树,足需三四个成人环臂才能合围,这一下子十几棵大树纷纷折倒,声势那是相当地惊人。

    花无语自然是惊叫着连连闪避,连六指血魔看的也动容,眼见一棵树倒向自己,赶紧闪身避开,大树“轰”的一声砸下,尘土飞扬,几乎是地动山摇,而六指血魔虽然避开树干,却是被枝繁叶茂的树枝扫到,也是抽的他生疼。

    但西门町却是不闪不避,他的眼里只有六指血魔!

    有好几棵大树砸向西门町,却是眼看砸到,西门町完全不顾枝叶,只对着树干要么挥拳一击,要么抬脚一踢,倒下的大树立马改变了方向。

    而自始自终,西门町的眼睛都没离开六指血魔,不过,大树倒下,枝叶繁茂,却是会阻挡视线,也会挡道,这让西门町的速度快不起来。

    玄武剑这个时候起了砍柴的作用,在西门町的手里更是发挥了“天下第一砍柴刀”的功能。

    但见剑光飞舞中,所有挡住西门町去路和视线的树树干干,枝枝杈杈,几乎是变成了碎片。

    西门町这个时候已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到了最高水平,话起来慢,但西门町横扫一切阻隔,向六指血魔逼近,只是几秒钟的时间。

    六指血魔眼看着西门町大发神威,向自己逼近,竟是忘了逃走,完全是看傻了:这……这还是人么?

    直到西门町扫清一切障碍,跟他面对面,才惊醒过来。

    他嘴里发出“呷——”的一声公鸭般的惊叫,身体猛地后纵而起,同时又是伸指连。

    这次的劲风虽然不带血光,却是可以明显地看到空气波动,像是子弹飞行产生的轨迹。

    西门町自然是不敢铎其锋芒,被指风击飞,那样的话,六指血魔肯定跑了。

    既要盯着六指血魔,不让他在眼中消失,又要避开劲风,不被击中,他完全是凭感觉,在电光火石间,几乎是不可思议地躲闪开,而脚下却是继续向六指血魔追去。

    六指血魔这个时候完全将立的誓抛在了九霄云外,心里竟是平生第一次产生了恐惧,只觉得面对的这个年轻人是个比魔鬼还可怕的人物。

    西门町当然不可怕,他的这种心理,根据犯罪心理学分析,就是所谓的犯罪分子面对正义的时候,内心深处会不由自主地产生恐惧。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邪不压正!

    六指血魔脑子里只有一个字:逃!

    西门町脑子里也只有一个字:追!

    西门町这一次的追,心理跟前两次追秦婉和定性师太完全不同——哪怕是天涯海角,上天入地,也要将他追到!

    天已亮。

    崇山峻岭中,一黑一白,一前一后,两道身影,仿似两支离弦之箭,在茂密的丛林中穿行。

    夕阳西沉。

    依旧在崇山峻岭中,两道身影竟是速度不减,仍是在狂奔。

    当然,一个在亡命而逃,一个是亡命而追。

    不知他们翻越了多少座山,穿过了多少丛林,当黑暗降临的时候,他们已进入了一个茫茫的原始森林中。

    大树参天,遮云蔽日。

    此时的六指血魔,经过这一番卯足劲地狂逃,实已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他隐身在一棵参天大树的树冠丛里,大口喘气,连动一动的力气仿似也没有。

    而西门町也好不到哪儿去,但一股“非追到不可”的信念,支撑着他,却仿似还是精神抖擞。

    他一手提剑,一手轻轻拨开挡路的杂草横枝,举步轻缓,侧耳倾听着周围的动静,慢慢地,走到了六指血魔隐身的大树下。

    西门町确定,六指血魔就隐身在附近。

    但看了看周围茂密的丛林,要找到他谈何容易?

    西门町缓缓地倚着大树坐了下来,他决定跟六指血魔比耐性,倒要看看你隐藏不动到何时?

    ps:晚上9前第二更……http://www.26dd.com/

    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