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一九章 埋藏着什么秘密(第二更)

第一一九章 埋藏着什么秘密(第二更)

    ps:晚上有活动,第二更提前奉上……

    森林中漆黑一片,万籁俱寂。

    六指血魔隐身树上,已是恢复了一丝气力,但内心却是紧张无比,一动也不敢稍动。

    他当然更不敢睡着,自己睡觉震天的呼噜声,当年可是把媳妇也吓跑了。

    相反,坐在地上的西门町却是好整以暇,不时调整一下坐姿,力求舒坦,闭目假寐中,两只耳朵却是高度警惕,聆听着周围一丝一毫的动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六指血魔紧绷的神经一刻也不敢放松。

    终于,六指血魔抵受不住这份压力的煎熬,嘴里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啸,人已从树冠中窜出。

    坐在树下的西门町倒是猛地被吓了一跳:我日,咋跟魔女一副德行,躲藏不了都喜欢吼一嗓子,想吓死我么?

    毕竟年轻气盛,西门町的气力恢复的比六指血魔强多了。他刚一窜出,被吓一跳的西门町便弹身而起,紧跟着追去,两人一上一下,相距不足五米。

    这一次逃跑,六指血魔心里已是产生了“老夫将命丧于此”的想法,却是本能地想将“命丧”拖延一刻是一刻。

    黑漆漆的丛林中,六指血魔也是将生命的潜能发挥了出来,却是像一只无头的苍蝇,在树丛中乱窜。

    西门町苦于不会飞纵而起,不然的话,不紧不慢紧跟其后的他,早已挥剑将六指血魔斩落。

    当然,西门町不会轻易杀他,还准备从他口中逼问出玄武庄灭门案的其他的凶手,甚至问出他们灭玄武庄的目的何在。

    乱窜的“无头苍蝇”却是看到前面有亮光,不自禁朝那边逃去,却是飞身落下,窜到了一片空旷之地。

    空旷之地竟是一片平整,面积足有数个足球场大,上面寸草不生,铺满了已经**的树叶。

    而没有参天大树遮掩,一轮弯月悬挂当空,清冷的月光便倾斜在这一片空旷之地。

    六指血魔也是到了强弩之末,此处也没地方可以隐藏,他情知再也逃脱不得,反而渐渐平静下来,不再逃跑。

    西门町看到这片空旷之地,也煞是奇怪,但却没时间多想,而是举剑一步步向六指血魔走去。

    六指血魔蒙面的黑巾早不知掉落何处,露出了他干瘦的脸颊,而一道泛着肉红的剑疤,看上去让人触目惊心。

    剑疤从两眼的眼窝处横切而过,鼻梁也是从中断裂,那一剑,若高了半分,定是废了他双目,若再深一分,也定是将他当场击毙。

    西门町走上前,也不废话,剑光一闪间,随着六指血魔一声惨叫,他的一只脚已离体飞出。

    紧跟着,不沾一丝血迹的玄武剑已比划在了六指血魔的右臂上,看着他撑在地上的六指手掌,西门町眼睛一亮:“六指血魔,果然是你!”

    恶魔崖出来的人显然不是孬种,六指血魔冷不丁被西门町削断一只脚,忍不住痛叫一声后,虽然断腿处传来阵阵钻心般的疼痛,他却是紧闭双唇,眉头都没皱一下,灰蒙蒙的双眼中射出冷冷的目光,神色平静地与西门町对视着,对西门町的话也是听而不闻。

    西门町前世代理过多起公诉刑案,接触过许多丧心病狂的罪犯,对付这种暴戾的凶徒,摆事实讲道理显然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他们早已不知道“良心”是何物,只有用非常手段,比他们更残忍,更暴戾,才可能让他们屈服,惧怕。

    在现代社会,西门町当然没机会去尝试,只有警察叔叔能这么干,现在自然是可以“大展拳脚”。

    “唰”的一声,让六指血魔感到奇怪的是,西门町却是将玄武剑插回了剑鞘。

    “我知道,即便我砍断你四肢,你也不会一个字,不过……”西门町嘴里淡淡着,像是自言自语,“我准备用手工将你制成‘肉~棍’,如果你还能不一个字,我便给你一个痛快。”

    六指血魔正琢磨啥叫“肉~棍”,西门町已经动手了。

    他一伸手,已是抓住六指血魔的完好的腿,没等他反应过来,“喀嚓”一声,那只脚从脚踝处,已是生生地被西门町拧断,他本能地又发出一声惨叫,但西门町显然不止于此,竟是稍一用力,将那只脚从他的腿上连皮带肉扯掉,这一番巨痛,当即将他痛昏了过去。

    西门町做这种事当然是毫不费力,看他昏了过去,便扔下他的断腿断脚,在他衣服上擦了擦满手的血迹,紧跟着一抬脚,踹在了他的膝盖处,慢慢用力,随着骨头发出“咔咔”声响,还没断裂,六指血魔已“啊——”的一声痛叫,又痛醒过来。

    “灭我玄武庄是何人主使?都有什么人参与?为什么这么做?”西门町收回了脚,等六指血魔喘气稍息,便冷冷问道。

    “呷呷……”六指血魔却是发出一阵很是虚弱的阴笑道,“你只有如此手段么……爷爷接着便是……”

    “那好……”

    西门町也很干脆,“喀嚓”一声,干净利落地抬脚踹断了他的膝盖,紧跟着一脚踏在他的大腿上,一手抓住他的腿,开始慢慢拧转。

    “啊……呷呷……啊……爽……”六指血魔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嘶叫,貌似还很兴奋。

    西门町心头火气,“嘶啦”一声,已将他的腿从膝盖处生生扯脱,顿时血流喷涌,溅了西门町一身,而六指血魔也第一时间再次痛晕。

    如法炮制,再踩他另一条腿的膝盖时,六指血魔又痛醒过来,但他这时候仿似痛的力气也没有了,灰蒙蒙的双眼中也是无精打采,却是仍看着西门町。

    西门町没想到六指血魔这么能扛,一时间倒是犹豫要不要继续制作肉~棍。

    看着他流血不止的断腿处,西门町显然不愿意他失血过多而死去。

    西门町撕扯了他的黑衣,反而替他包扎起来,由于身上没有止血药,便随手扒开地上厚厚的腐叶,想抓些泥土,封堵住他的伤口。

    却是伸手一抓,触到的却是坚硬湿滑的山石,不自禁手一划拉,拨开一大片腐叶,露出的也是一大片山石。

    西门町愣了一下,再抬眼看了一下这片空旷之地,不信都是山石,他不再用手,而是拔剑扫出。

    但他扫开近百平米的腐叶,露出的都是山石,是一整块一整块,足有桌面大的平整巨石,并且,显然是人为铺成。

    而这巨石显然铺设的已有年代,一片片上面都长满了青苔,西门町一个不留神,差摔了一跤。

    西门町这个时候倒是忘记了六指血魔,他又清除了一大片的腐叶,确信这片数个足球场大的空旷之地,估计都是巨石铺就。

    他有气喘的站起身,看着眼前一片片平整的巨石,完全是惊住了:是什么人跑到这片茂密的森林里,来做如此浩大的工程?难道这山石底下埋藏着什么秘密不成?

    而这个时候,六指血魔看着眼前这片山石铺就的空地,脸上却是没有震惊,而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http://www.26dd.com/

    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