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二五章 神女已满十八岁(第二更)

第一二五章 神女已满十八岁(第二更)

    祁连家的吊脚在山寨的正中间,倒可以看出祁连在侗族的地位,依着山坡的斜度竖起大木桩,在桩上建起两层木。屋为双斜面,上面一层贮藏粮食和日常生活用品,下面一层吃饭睡觉,或许祁连仅有老俩口,房子倒是不大,而吊脚下则堆放杂物,圈养牲畜。

    此时西门町青布包头,身着一件黑青色立领对襟衣,衣襟等处绣有图案严谨装饰,系着腰带,外罩一件无扣短坎肩,下着长裤,裹着绑腿,穿着麻草鞋,活脱脱一个侗族伙。

    在那个时代,少数民族多受压迫,社会地位极低,一般的汉人极少愿意穿上少数民族服装,西门町自然是没这个想法,穿起来反而有种新鲜感,一脸兴奋和满意的样子。

    西门町这种态度,倒是让木峰有意外,对他的敌意又降低不少,话也客气许多,特别是那祁连老婆,更是满心欢喜,感觉这个汉家郎不像别的汉人般歧视他们,对他的招待那是相当的热情。

    西门町已经三大碗米饭下肚,又吃了四五个野菜饼子,“咕嘟咕嘟”将一只大大的白瓷碗中野菜汤喝的干干净净,才舒舒服服打了一个饱嗝。

    祁连老婆早已被西门町“惊人食量”给震住了:这汉人伙比赤峰还能吃啊?!但她还是客气问道:“汉家郎,你吃饱没有,要不我再烙几张饼子?”

    西门町摸摸肚子,连忙谢道:“阿婶,不用不用,谢谢您了……”着,西门町看向坐在一边也是叹服西门町食量的木峰道:“木峰兄弟,能不能带我去你们山寨转转?这里风景好美,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呢。”

    木峰稍稍犹豫了一下道:“行,不过,寨里的族人都在准备着三日后与高家的决斗,我们随便走走,就不去骚扰他们了。”

    西门町“嗯”了一声,随手从桌旁拿起被他用树藤裹的严严实实,拿在手里像是一根缠着树藤的木棍的玄武剑。

    跟祁连老婆打了招呼,西门町和木峰走出了吊脚,沿着一条很是宽敞的山道往山下走去。

    一路走来,却是很少见到行人,偶尔碰到,也是行色匆匆。

    “木峰兄弟,你们与高家决斗在即,那高家家主怎么还登门?”西门町四下看着,嘴里随口问道。

    “可能又是商讨峨眉弟子的事,听那峨眉掌门已亲自赶来云南,想来快到大理了。”木峰倒是并不隐瞒,想到啥啥。

    “叶高两家世代为仇,难道你们平日还有往来?”西门町有纳闷道。

    “我们虽然有仇,但除了每年春秋两季两家约好的争斗,一般是井水不犯河水,不过,两家家主和各自统领的九寨十八坞酋长大多数时候都有往来,特别是逢年过节,大家都放下彼此的隔阂,聚在一起,互相做生意,也交换礼物。”

    “哦……我来云南后,沿途都听你们两家今年争斗比较频繁,这又是为何?”

    “自从今年开春以来,我们与高家的争斗就没停过……”木峰着,脸上露出愤愤之色,“哼,高家大郎高天赐妄想娶神女为妻,我们家主没同意,他们便恼羞成怒,一直缠斗自今。”

    西门町愣了一下,道:“对了,木峰兄弟,那神女也是你们叶家之人?”

    木峰骄傲地昂头道:“以前我们九寨十八坞的神女,有苗族,有彝族,也有侗族,但这次的神女却是我们羌族人,并且比以往的神女更圣洁,更美丽……”着着,脸上不由得露出痴迷和崇拜之色。

    西门町对那女子印象颇深,感觉还真像九天神女,闻言不禁赞同道:“嗯,我虽然只见过你们神女一面,但的确是纯洁而美丽,实乃我生平少见。”

    木峰听西门町这么夸奖他们神女,就像是自己的欣赏之物也得到了别人的认同,一下子便跟西门町拉近了距离,亲昵地拍了拍西门町肩头道:“你这个汉人很好,我愿意跟你交朋友,你比我大,我以后叫你炜哥,你叫我木峰就可以……”

    呃……炜哥?!我实在当不起这个称呼啊!

    西门町汗了一下,干笑两声道:“木峰,我也很荣幸成为你的朋友,在我们汉人之间,称呼阿炜更显得亲切……”

    “好,那你以后叫我阿峰,我叫你阿炜……”木峰当然没领教过“伟哥”的风采,欣然接受了西门町的建议。

    “阿……阿枫,听你的意思,那神母不是你们羌族人?她不是神女的母亲么?”

    “呵呵,神母可不是神女的母亲,她虽然称呼神母为姆妈,但只是尊称……只要结婚后,神女便成了神母,现在曼陀山住着的神母是侗族人,不过,她却是嫁给了我们现在的家主,也是我们神女的祖母。”

    西门町心里一动,难道这神母是六指血魔口中的“贱女人”?貌似很可能啊,侗族人没嫁给高家家主,却是嫁给了仇家,怪不得六指血魔恨了一辈子。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们神女姓叶?”

    木峰还真把西门町当兄弟了,他看了看周围,像是怕被别人听到,声道:“是啊,她叫叶筱轩……不过,我们平日可不能她姓名,那是对神女的亵渎,只能称呼她为神女。”

    呵呵,封建迷信,搞个人崇拜嘛。

    “嗯,我明白……”西门町微微一笑,对他们的神女也没兴趣,岔开话题问道:“阿峰,我听那峨眉弟子奉师傅之命前来调停,得罪了你们而被抓,是这么回事么?”

    “是的,那女子趾高气扬,自以为是,竟然当着我们家主和高家家主,还有所有酋长的面出手伤人,完全不将我们九寨十八坞放在眼里……哼,汉人连女子都是这般可恶……呃……阿炜,我不是你啊,你是例外……”

    西门町也不以为意,淡淡一笑道:“祁连大叔的没错,汉人跟你们一样,有好人也有坏人,并且大多数是好人……”

    木峰却是不以为然地打断道:“反正我见过的汉人,除了你,都不像是好人……我们不这个,阿炜,你来我们云南玩,就在我们这里多呆几天,我邀请你参加我们九寨十八坞一年一度最盛大的节日,摸奶节!”

    “呃……好啊,这摸奶节是怎么回事?是男女青年相亲的节日么?”

    “呵呵,差不多。这摸奶节虽然名字俗气,但还是为了乞求幸福,保佑平安的。听我们族的大祭司,这摸奶节起源于千百年前,大概是隋朝年间,我们九寨十八坞很多年轻男子被迫使征战沙场,连二十岁不到便夭亡了,他们在阴间非常凄苦,在人间走了一回,很多男孩子连女人都没有碰过,死者阴魂不散,九寨十八坞也连年闹灾,当时的族人便求助于巫师,巫师,死者之所以阴魂不散,是希望遣送黄花闺女去阴间陪伴他们,当然,一定要那些冰清玉洁的少女,她们绝不能被任何男人碰过,尤其不要那些乳~房被男人摸过的女孩儿。谁家的闺女愿意被遣送阴间啊,这个馊主意一传开,那些家有女子初长的户主,便如坐针毡,诚惶诚恐了。最后人们私下商议,怨鬼阴魂不是拒收不贞洁的女人吗?既然特别腻味那些被男人摸过乳~房的女孩子,索性就举办一个摸奶节,让族中少女都被男人摸一下。呵呵,女孩子被人摸奶的确难为情,但脸面和脑袋相比,还是脑袋更重要。于是,摸奶节便在那时候一直流传到现在,也是演变成我们九寨十八坞最盛大的节日,每年七月二十至二十二这三天,人们抛下一切,欢聚一起,青年男女谈情爱,故人亲朋畅叙友情,跳舞对歌,几乎通宵达旦……”木峰着,眼里闪现出迫切的期待,“到时候,不管是九寨十八坞的族人,还是外乡人,只要你看到了自己喜欢的姑娘,便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郑重地摸摸姑娘的乳~房,被陌生男人摸奶的姑娘,绝对不会生气。男人以摸到奶为吉祥,女子们以被摸奶为吉利……”

    “这样啊,难道你们神女也会参加这个节日?”西门町不敢想象,那么纯美的一个女孩子,肯定是被很多人围着摸奶,那会是怎样一个让人无地自容的场面,她言语中透露出浓浓的忧愁,难道就是因为三天后的被摸咪咪??

    “是啊,今年神女已满十八岁,也要参加这个节日的,所以,今年的摸奶节会比以往更热闹。”木峰抑制不住的兴奋道。

    人家千百年来的节日,他们早已习惯,西门町也懒得去为那神女想了,轻咳两声道:“呃……听祁连大叔,你们跟高家的决斗也在摸奶节?”

    “嗯,摸奶节有很多节目,除了唱歌跳舞外,另外还有各种比试,而摸奶是最后一个压轴节目……”木峰昂首挺胸,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道,“今年我们叶家和高家的争斗持续时间太长,给双方都带来了不的损失,最后在两家家主和其他酋长的协调下,决定在今年的摸奶节上,双方决一胜负,输的永远臣服于胜者,让云南只有一家统领九寨十八坞,我们叶家肯定会赢的!”

    Ps:晚上出去吃饭,第三更可能会晚一……http://www.26dd.com/

    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