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二九章 阴阳蛊(第二更)

第一二九章 阴阳蛊(第二更)

    赤峰脱光了衣服,合身扑上,一双手刚要触到叶筱轩翘挺的双峰时,突然发现一根缠藤的“木棍”横隔在胸前,让他不能前进分毫。

    他一抬头,西门町悄无声息地站在了他面前,顿时吓了他一跳,一连后退了几步才站住身形。

    “你……你是谁?竟……竟敢擅闯曼陀山,让家主发现,要杀头的不知道么?”看清眼前之人穿着羌族服饰,虽然没认出西门町,但赤峰渐渐胆壮起来,很是理直气壮地喝道。

    西门町没理他,而是伸“木棍”一挑,将叶筱轩身侧的衣裙挑起后盖住了她的身子,再走到神母跟前,伸手试探了她一下鼻息,看看是不是还有气。

    看西门町不鸟自己,自居为羌族年轻一辈中的老大,赤峰顿时火了:“子,你知道我是谁,还不快滚!”

    西门町这个时候才看向他,一脸同情道:“你擅闯曼陀山,弑杀神母,亵渎神女,不要叶家不会饶你性命,恐怕九寨十八坞的所有人都会要杀了你……”

    “你……你胡……我……我明明看到你刚刚杀害了神母……”赤峰对自己突然冒出的主意很是得意,目露凶光逼近道,“是你擅闯曼陀山,欲对神女不轨,我要为九寨十八坞的兄弟姐妹们报仇!”

    西门町当然不怕他,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看他一步一步向自己逼近。

    而这个时候,早已睁开眼睛,显然已认出西门町的叶筱轩却是出口道:“赤峰,他是我曼陀山的客人,也不是我们九寨十八坞的族人,你让他离开……”

    赤峰心里早有计较,甚至很感谢西门町能冒出来,给自己充当垫背的,今晚自己的所作所为将是正义之举,他哪里会听叶筱轩的话,哈哈一笑,打断道:“原来你勾搭外人,哼,我更不会放过他,我要把他丢进沧江喂鱼!”着,他一步跨上,抬手就抓向西门町的胸襟,显然没将西门町当一盘菜。

    叶筱轩脸上露出怒容,刚脱口而出“住手”二字,却见西门町一伸手,还没看清他如何作势,已抓住了赤峰的手腕,紧跟着“喀嚓”一声,扭断了。

    少数民族纷争,由来已久,即便是现代,政府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搞出很多优待少数民族的政策,貌似汉族人是领养的,少数民族才是亲生的。

    西门町本不打算对赤峰出手,但赤峰明显已丧心病狂,讲道理显然是白费唾沫,还是薄施惩戒。他一拧断赤峰的手腕,便放开了手,退后了一步。

    赤峰“啊”的一声痛叫,人已跪倒在地,但他倒也硬气,一跪后马上就站了起来,嘴里吼道:“我要杀了你——”根本没考虑自己是不是西门町的一盘菜,抬脚就踢向西门町。

    他这种身手在西门町眼里根本不值一看,不紧不慢地一闪,已到了赤峰身后,抬腿就是一脚,踢在了他的光腚上,顿时将他踹倒在地。

    赤峰此时已完全疯狂,很快爬起来,怒吼一声,张牙舞爪又向西门町扑来。

    西门町哪里会被他碰到,轻巧躲闪间,一脚接着一脚,脚脚踹他的屁股,让赤峰上演了好几次“屁股着地,平沙落雁式”。

    虽然赤峰被摔的鼻青脸肿,屁股生疼,但他脑子被驴踢了一样,跌倒又爬起,一次次送上屁股,大有屁股不开花就不罢休的架势。

    西门町也没想把他怎样,自有叶家人来处置他,所以踢打的时候也没太用力,但赤峰纠缠不清,西门町也是火起,“啪”的一脚,赤峰高大的身躯在半空中划了个美妙的弧线,“噗通”一声,落入了湖中。

    而被冰凉的湖水一浸,赤峰终于醒悟过来,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水性也是不错,一只手划拉划拉,竟是游向了对岸。

    西门町看到他上岸后,钻进了茶花丛中,消失不见,显然不会再来纠缠,才摇了摇头,收回目光,对叶筱轩道:“他走了,你没事?”

    叶筱轩正脸露好奇之色看着他,闻听之下,本能地摇了摇头道:“我没事……”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我被了肩井和曲池穴,你……你能帮我解开么?”

    叶筱轩想来,西门町身手那么好,连赤峰也不是一招之敌,他肯定是个高手。

    没想到西门町一愣,却是摇头道:“我不懂解穴……”

    叶筱轩眼里的不惑一闪而过,却是没问,而是轻声道:“嗯,没事,半个时辰后穴位会自解。”

    西门町看了看她,犹豫了一下道:“呃……夜寒天凉,如果你不介意,我把你抱进屋里……”

    叶筱轩瞄了一眼西门町,脸上泛起一圈晕红,低语道:“谢谢。”

    听她答应,西门町也不磨蹭,上前一弯腰,一手抄在她腿弯处,一手抄住她脖子,将她抱了起来,虽有衣裙覆盖,但入手处还是触到了一片冰凉的丝滑。

    叶筱轩感觉到西门町双手的炙热,脸上的那圈红晕更盛了,而她的头埋在西门町的怀里,闻着他浓烈的阳刚之气,冰凉的身体竟是渐渐发热起来。

    西门町感觉到那片丝滑渐渐温热,那舒爽的手感让他原本坦荡的心里漾起一阵骚动,深吸一口气,却是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让他丹田处的骚动也被撩拨起来,赶紧轻咳两声,没话找话道:“你叫叶筱轩?”

    叶筱轩闭着眼,抿着嘴,鼻子里发出“嗯……”的一声。

    “呵呵,你是神女,我叫你叶筱轩不会亵渎你?”走进木屋,也是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西门町一边,眼睛边四下一扫,木屋内很简单,一张桌子,两张木椅,而左右各有一个房门,不等她话,又道:“你在哪个房间?”

    “左手那间。”

    西门町推门,侧身进去,房间很,里面摆设更简单,仅有一床,连女孩子用的梳妆台也没有,不过,床上的用品很精致,罗帐,棉席,锦被,香枕,倒是能看出这是女子的香闺。

    将叶筱轩放在床上,拉过锦被帮她盖上,让她躺好后,西门町直起腰身,暗暗长出一口气:现在定力越来越差了,竟然已经……

    西门町悄悄拉了拉衣摆,遮住“昂立一号”,脸上却是淡淡道:“你躺着,我去把神母也抱进屋里……”

    “不要动姆妈……”叶筱轩脸上已恢复淡然的神色,看西门町一愣,赶紧解释道:“这是我们九寨十八坞的规矩,神母遗体需经过大祭司作法,超度亡灵,才能让人触碰。”

    “哦……那我出去看看,别让人触碰了神母。”西门町着,已转身向室外走去,他倒不是怕面对叶筱轩,会忍耐不住对她做出什么禽兽之举,而是想到赤峰离去,会不会又摸上来。

    叶筱轩一双妙目盯着西门町背影,直到消失不见,方回过神,她呆呆地望着屋,轻叹一声,声音里忧伤的感觉更浓,更烈,自言自语道:“姆妈,我被赤峰倒的时候,已经在他身上种了阴阳蛊,他如果触碰到我的身体,就会蛊虫噬心而死,您应该看出来了,为什么还要阻拦他,难道我这么做不对么?还是因为我对他太残忍……”着,叶筱轩眼里已充盈了泪水,声音哽咽道:“姆妈……您能告诉我么……我……我该怎么做……”http://www.26dd.com/

    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