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三一章 揭露凶手(第二更)

第一三一章 揭露凶手(第二更)

    神女杀神母,这可是九寨十八坞千百年来从未有过之事,除了西门町和赤峰,所有人震惊的同时,也是心存疑惑。

    “神女,你真的杀害了神母?你能对着神母圣体起誓么?”布朋最先从震惊中回过神,一脸庄重道。

    叶筱轩眼睛在众人脸上轻轻扫过,却是跳过了赤峰,而看到西门町时,嘴角微不可察地勾起一抹笑意,随即看向了神母。

    她直直地走过去,平静的脸上竟带着一丝得以解脱的欣然,“扑通”一下跪倒后,双手交叠,平放于胸前,闭上双眼。

    而面对神母圣体,叶筱轩也是不敢直言是自己杀了神母,她含含糊糊道:“姆妈,您因我而死,虽是我无心之过,但我希望能继续追随于您,只有您可以化解我身上的罪孽……”着,她抬头看向了布朋,语气轻柔却是透着一股绝然道:“我亵渎了‘神女’称谓,恳请大祭司赐我一死。”

    叶筱轩这么一,几乎所有人都相信了她的话,再看赤峰脸色涨红,神情古怪,仿似他心内正作挣扎,到底还要不要替神女隐瞒罪孽,并没出言反驳,一个个更是没有怀疑。

    但布朋却是听出了叶筱轩话中的破绽,而赤峰的如此反应,也让他心里的怀疑更盛。他看着叶筱轩,语气淡淡道:“神母因脖颈折断而亡,赤峰是这个汉人掌击所致,神女,老夫知晓你的功力,难道近日你又有精进?”

    叶筱轩揽住凶名,心里早有辞,听布朋一问,马上道:“大祭司明鉴,我功力虽没有长进,但我跟姆妈切磋过招,一时忘形,使了全力,而姆妈恰好看到赤峰哥前来,分了心神。”

    但她这么,却是让布朋心里一动,眼睛看向赤峰,语气严厉道:“赤峰,你为何夜入曼陀山?真是跟踪这个汉人么?”

    “我……我是……是跟踪这个汉人……”赤峰被老爸眼睛看着,还能强作镇定,但听他这么一问,已是心里慌乱,话也不太利索了。

    “是一直跟踪到这里?”

    “是……是的……”

    “那为何神母先看到你,没看见在你前面的汉家郎?”

    “我……我不知道……可……可能是我个子高……”对老爸的追问,赤峰只有硬着头皮将谎言进行到底。

    赤峰恶人先告状,编织的谎言自以为无懈可击:自己无意中看到西门町擅闯曼陀山,便跟踪而去,却是见到他跟神女偷偷约会,后来被神母发现,西门町因奸情败露,杀了神母,而自己上前帮忙也差被杀,幸亏跳水而逃。

    他倒是不怕叶筱轩指认,到时候就一口咬定叶筱轩假话,帮助“奸夫”西门町开脱,反正自己没落下什么把柄,难道族人不信自己,还会相信一个汉人么?

    他的辞的确让包括家主和布朋在内的所有人信以为真。

    当看到大家群情激愤,夜上曼陀山捉拿西门町时,连赤峰自己都相信了自己的鬼话。

    但他没想到叶筱轩不但没指认他,反而替他开脱,一下子让他乱了方寸,实在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诬陷叶筱轩。而就是他这一良心发现,却是让他渐渐陷入被动,气势也越来越弱。

    布朋看赤峰额头已渗出粒粒汗珠,心里已明白,这件事肯定另有隐情,他没再追问,而是对叶筱轩道:“神女,赤峰的是真的么?”

    叶筱轩虽然看出布朋已有怀疑,但她仍是神色平静道:“当时我失手害了姆妈,心里惶恐,赤峰哥是不是跟踪这个汉人,我没注意。”

    “汉家郎,夜半三更,你为何要擅闯曼陀山?”布朋又将眼睛看向了西门町,虽然脸上还是冷漠,但已不见怒容。

    西门町一见布朋,便将他看作了一个神棍,以为他肯定向着自己的独子,将自己抓住后不问青红皂白格杀,但现在完全颠覆了自己的想象:千万不能以貌取人啊,他不就是大义灭亲的典型案例么?

    西门町可没有叶筱轩“以德报怨”的胸襟,反而认为她是助涨恶人犯罪,他职业习惯,坚定地认为:做了坏事必须得到相应的惩罚,绝不姑息养奸!

    但西门町还没话,叶筱轩却是插话道:“大祭司,他是我曼陀山的客人,深夜上山,是受我所邀。”

    很多人听了都是一愣:嗯?难道赤峰的是真的,神女真跟这个汉家郎有奸情?

    却是看到西门町对叶筱轩摇了摇头,道:“神女,这个时候你还包庇凶手么?”着,西门町看向布朋,平静道:“我是跟随神母到了曼陀山。”

    西门町这话彷如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引起周围之人的谩骂:

    “放屁,竟敢玷污神母!”

    “无耻汉贼,竟然诬陷逝去的神母!”

    “汉人果然阴险狡诈,想来个死无对证……”

    ……

    布朋也是怒视着西门町,但却是冲众人摆了摆手道:“你跟随神母是不是意图不轨?”布朋当年也是暗恋神母者之一,西门町这么,连他也是沉不住气。

    西门町没有回答他,却是问道:“寨天牢被关的峨眉弟子已被人救出,大祭司知道是谁救的么?”

    在场的所有人显然还不知道天牢被劫,西门町这一问,无疑又是向水中投入了一块巨石。

    西门町不等有人话,紧跟着道:“为了化解叶高两家与峨嵋派的这场过节,是神母将她救出,并已连夜送到大理城,交给了峨眉掌门定性师太……”到这儿,他伸手指了指神母,对布朋道:“神母平日应该不会穿这种夜行衣吧?”

    西门町神色坦荡,神态轻松,面对这么多人的围堵,自始自终没有露出一丝一毫杀人凶手应有的惶恐和慌乱,他的话已让大多数人相信。而叶德茂父子、布朋和祁连等少数几个了解神母之人,更是完全相信。

    这时叶德茂低头吩咐叶零去天牢查看,然后看向西门町道:“汉家郎,你是如何发现的?”

    “叶家主,昨日祁连大叔帮助我摆渡过河,祁连阿婶又盛情招待于我,木峰兄弟也是将我当作自家兄弟,我对他们都心存感激,所谓知恩图报,我把此处山寨当作了自己家一样看待,不容外人侵犯或滋扰……”

    西门町将发现夜行人,一路跟踪,最后跟到铁索桥,再听到曼陀山传来尖叫,又循声而去……正娓娓道来,到神母被杀的时候,赤峰已预感到不妙,求生的本能让他作着最后的挣扎,怒吼打断道:“恶贼,你……你血口喷人……神母是被你杀害的……”

    “闭嘴!”布朋眼睛一瞪道。

    西门町笑了笑,却是走到叶筱轩原来躺在地上的那片草地,伸长剑一挑,将散乱在茶花丛中没人注意到的一件衣服挑了起来,来到了布朋的跟前道:“大祭司,这件上衣你知道是谁的吧?”

    不用,大家一看,已是认出这件绣有云彩图案及波纹的上衣是赤峰的。

    西门町看大家的眼睛都看向了赤峰,也不等脸色冷峻的布朋话,伸手一指那处茶花丛,淡淡道:“如果没有被风吹走,那里还有裤子和内衣,赤峰因何脱衣,我相信大家都明白,总不是嫌天热,要下水游泳吧?”

    “你这个汉贼,我……我的衣服明明是被你扯掉的……”赤峰忍不住又喊叫道。

    西门町对布朋笑了笑道:“我不知道神女为什么要隐瞒事实真相,或许她是想用自己的死,来唤醒凶手的良知,但我看他冥顽不化,身陷罪恶而不能自拔,未必能唤醒他……”着,西门町脸色一正,看向赤峰道:“枉你身为七尺男儿,既然敢杀害神母,却是不敢承认么?难道让你们的神女替你背负罪孽??!!”http://www.26dd.com/

    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