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三六章 龙舟还有这种赛法?

第一三六章 龙舟还有这种赛法?

    紧邻弭海边,搭着一个高台,上面居中摆放着三张宽大的座椅,一左一右坐着的,正是叶高两家家主,叶德茂和高玉吉,而中间位置却是空着。

    在叶德茂和高玉吉两侧,依次摆放着十几张座椅,都已经座无虚席。

    那布朋和祁连赫然坐在叶德茂一侧,想来上面就坐的九寨十八坞的首领,或是五毒门和百毒门的精英,是阵线分明而落座。

    看叶德茂和高玉吉貌似相谈甚欢,而他们下首的两侧之人也是彼此交谈,这一副和谐的画面,让人绝难看出是两个敌对的阵营同台。

    而在高台台前,一字平放着九尊,挂着大红绸布的土炮。

    朝阳早已升起,普照着偌大的广场,万头攒动中,竟是一片安静,每个人都静等着什么。

    忽然,摩肩接踵的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嗓子:“神女,神女……”顿时,那人群彷如开水般沸腾起来,更多的人发出了连天的惊喜欢呼:“神女!神女!神女……”

    夹杂在人群中的西门町,顺着众人看去的方向望去,只见清澈蔚蓝一平如镜的弭海上,一叶扁舟,从对岸缓缓驶来。

    这个唯美的,如诗如画的情景冲击着每一个人的视野,也涤荡着每一个人的心灵。

    扁舟之上,两个十一二岁的女童,长得明眸皓齿,煞是美丽可爱,却是坐在船尾,挥动着的船桨在操舟。

    而扁舟正前方,俏立一人,正是那神女叶筱轩!

    她瀑布般的秀发已经高高盘起,用一把银梳别在脑后,头戴一只盘龙舞凤的银冠,耳吊金银环,颈戴五只大不同金银项圈,胸佩五根银链和一把精巧的银锁,一双洁白如玉的皓腕上,也戴着一对银花镯。

    微风徐徐,传来佩挂饰品发出的叮叮当当轻响,就仿佛动听的山泉流水。

    她上身穿着一件素雅的无领大襟衣,衣襟和袖口镶有精细的马尾龙凤绣片,腰坠雕龙画凤的四方镯,下着紫色百褶裙,脚登翘头花鞋。

    色调搭配明快而恬静,柔和而娴雅,配上她身上的饰品,朴素与华贵相得益彰!

    她柳眉红唇,面带彩霞,顾盼间眼波流传,脉脉生辉,让人如沐春风,配上精美的侗族服饰,让人看上去直如九天仙女莅临凡尘。

    西门町跟叶筱轩见过三次,两次都是裸着,还是第一次看她穿民族服饰,并且是如此盛装,差没认出来,只觉得惊艳无比,也是看的两眼发直,心里很是感慨了一番:这样的叶筱轩,风轻云淡中增加了一份独一无二的妩媚韵味,才是最真实,最质朴的叶筱轩。

    扁舟缓缓驶近岸边,广场上更是欢声雷动,伙子们姑娘们眼中的羡慕和崇拜一览无余,脸上的狂热和兴奋达到了巅峰。

    扁舟终于在岸边早已搭好的铺满粉红色花瓣的木制码头停靠,叶筱轩手牵两个女童登上岸来。

    随着她们向高台走去,所有人都自发的闪开一条道。而道路两侧,无数的姑娘伙载歌载舞,大叔大婶朝三人头挥洒鲜花花瓣。

    叶筱轩神色平静,眼睛平视前方,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两个女童却是歪着头看来看去,一脸的兴奋和自豪。

    终于,沿着高台前一排铺设红毡的木梯,三人走上了高台,高台上,那正中的座椅显然是神女之座,即便叶德茂是叶筱轩的爷爷,看到叶筱轩向座位走来,也是跟台上所有人一起站起来恭迎。

    而那高天赐今天也是羌族服饰,盛装出席,更是第一个站了起来,他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叶筱轩,一刻也不舍得离开,口水流下有半尺长。

    等神女安坐,两个女童在她身后站好,叶德茂和高玉吉互看一眼,同时走到了台前正中一尊最大的土炮前。

    万千观众都知道,摸奶节即将开始,台下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仰望着台上,一时间,苍山弭海一片宁静。

    “轰——”

    “轰——”

    “轰——”

    ……

    九声巨大的炮响轰鸣,蓝天白云的上空,绽放起九朵绚丽的烟花。

    紧跟着,广场四周,鞭炮齐鸣,响声震耳,浓浓的硝烟中,顿时笙鼓齐鸣,鼓乐声声,九寨十八坞所有人开始了欢歌笑舞,弭海顿时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西门町还没明白咋回事,已被一个侗族姑娘拉住手,跟其他的侗族的姑娘伙手拉手,围成圈,载歌载舞起来。

    耳边是少女欢快的笑声,四周闪动的都是兴奋的笑脸,此情此景,西门町恍惚觉得,自己真成了九寨十八坞中的一员。

    “喔嗨、啪——喔嗨、啪——喔嗨、啪……”

    突然从弭海里传来整齐划一的吆喝声和船桨拍打水面的声音,“赛舟开始了!”顿时有人欢呼出声,无数人朝着弭海边涌去。

    西门町也随着木峰等人向弭海边冲去,他知道,叶高两家的第一场争斗开始了。

    弭海狭长型,南北长约四十多公里,而神女乘扁舟从对岸过来,距离却不足两公里。

    而此时,顺着南北方向的海面上,并排的十八艘龙舟已蓄势待发,离龙舟三四千米的海面上,漂浮着一根直通东西两岸的红绸,想来那便是终处。

    每艘龙舟上左右两排,各坐着九个赤着上身,露出遒劲肌肉的年轻男子,都双手紧握船桨,嘴里一边大声吆喝,一边用力拍打着水面,既是给自己鼓气,又向对手示威。

    每艘龙舟龙头上竖着的旗帜上,分别写着凤凰寨、龙马寨、日月坞、万花坞、鹤云坞等等字样,十八艘龙舟,十八支队伍,西门町听木峰指指跟他明着,都是九寨十八坞挑选出来擅长赛舟的,哪艘代表叶家,哪艘代表高家,哪支队伍比较厉害……

    马尾寨没有队伍参加,显然不擅长赛舟。

    “蓬——”的一声响,十八艘龙舟几乎同时发力,都是一冲而出,直向终处划去。

    弭海岸边,锣鼓喧天,加油呐喊声响彻云霄。

    十八艘龙舟驶至半程的时候,渐渐分成了前后两个梯队,而“争斗”也真正开始了。

    冲在前面的固然是继续奋力划桨,落在后面的,划桨的同时,也开始干起了滋扰阻挠的活。

    一时间船桨翻飞,龙舟乱撞,不时有人被击落水,更有两艘冲在前面的龙舟被整个掀翻。

    很快地,冲在前面的龙舟也终于加入了战团,竞争之激烈,场面之混乱,让西门町看的咂舌不已,龙舟还有这种赛法?

    而九寨十八坞显然每年都见到,早已见怪不怪,岸边的呐喊声敲鼓声反而更是来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