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三七章 箭术比试1

第一三七章 箭术比试1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这句话在今天的龙舟赛上显然大大地行不通,参加龙舟赛的三百二十四个选手竟然死了七个,其余大多数人也是头破血流,身上挂彩。

    这就是一场战争,其血腥和惨烈,比动刀动枪毫不逊色。

    高台上,满头白发的叶德茂阴沉着脸,显然对叶家在今年赛舟上最后的阴招没有预防,而输了第一场。

    身宽体胖,看上去一团和气的高玉吉难掩得意之色,哈哈大笑着对叶德茂安慰道:“叶家主,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必放在心上,再了,你我两家很快便成一家,我高家赢,还是你叶家赢,不是一样嘛。”

    “是不是一家,你还言之过早!”叶德茂冷哼一声,面无表情道,“你也不用得意,我们走着瞧。”

    高玉吉貌似胸有成竹,看着叶德茂笑道:“叶家主,箭术比试马上开始,我这个胖子也是懒得动,你还是去给选手们鼓鼓劲,如果叶家再输了,你这张脸只怕要阴出雨来,哈哈……”

    “哼,箭术虽然是鹤云坞的强项,九寨十八坞也没人能比过鹤久鸣,可今年的箭术比试与往年不同,谁输谁赢还不定呢?”叶德茂对高玉吉赤果果的讥讽,气的白胡子一掀一掀的,干脆偏过头不理他。

    而叶筱轩一脸漠然地坐在那儿,眼望台下欢歌笑语热闹非凡的人群,好像没听到二人唇枪舌战。

    比箭场设在广场靠近苍山森林一边,用一米多高的栅栏围成了大大的一圈,此时,比箭场内,十几个手挽长弓的男子正在策马疾奔,一个个身姿潇洒,干脆利落,貌似在炫耀马术,而西门町赫然在列。不过,他骑马跟后面跑跑而已,骑术是没有的。

    龙舟赛后,后面四个项目的比赛,叶家临时更换一个名额,将实力最差的选手换下,让西门町代表马尾寨出赛二个项目,倒不是指望他能在比赛中为叶家力拔头筹,目的是让他在九寨十八坞各族人面前露个脸,做做样子,也给高家留个印象,别到时候突然冒出来跟高天赐“争媳妇”感到意外,另启事端。

    之所以让西门町参加“这”两个项目,是因为这两个项目危险性最高,属于集体混战型比赛,而西门町“功夫”惊人,凭他的身手,保命应该是可以的。

    这箭术便是其中一个。

    西门町今天见识了一番暴力龙舟赛,也算对叶高两家的争斗有了初步的了解。对参加的两个项目,他了解了基本规则,暴力程度低了,但危险性增加了。当然,西门町很自信,这种危险当不会威胁到自己。

    关于射箭,西门町前世今生都还摸过,强调一下,仅是摸过,准头那绝对是不敢恭维的。当然了,今非昔比,现在西门町的准头肯定是没的曰。

    至于西门町骑马,凭他的身手,完全可以在飞驰的骏马上玩几个高难度的托马斯旋转,或者再惊世骇俗一,举起胯下马跟骑马的人比比,是两条腿跑的快,还是四条腿跑得快。不过,町哥一贯比较低调,不装~逼又不会死,再了,他参加比赛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夺冠,跟在叶家其他选手后面充个数罢了,真要装~逼,也是矢志夺冠的人,可以起到震慑对手的作用。

    现在场中十八个选手,除了西门町,要么是九寨十八坞出了名的神箭手,要么是狩猎砖家(今年的箭术比试跟狩猎有关),都拥有无数粉丝,受千万人崇拜。

    ps:云南高原地貌,崇山峻岭中经常有老虎猎豹和黑熊出没,九寨十八坞都是地处深山老林,除了少量的耕种,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便是狩猎,如果狩猎者能猎杀到大型的凶猛动物,无疑将成为英雄,偶像,砖家,很是受各族人的钦佩和崇拜。

    栅栏外的人,一个个情绪激动,声嘶力竭地呼喊着心中偶像的名字,而西门町这个生面孔当然是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连叶家其他的选手也没拿正眼看过他,刚才骑马也没有出彩之处,只以为他是来凑数的,反正每年箭术比试的冠军都是高家鹤云坞神箭手鹤久鸣的囊中之物,今年想来也不例外。

    不过,狂热的人群中,以木峰为首的几十个侗族姑娘伙却是高喊着:“阿炜!阿炜!……”

    箭术比赛马上开始,一排箭剁已在百米外摆好,而栅栏围成的一圈中,靠着森林一边却是敞开着,那里没有观众,却是推上来一只用黑布遮掩的严严实实的硕大铁笼,在周围的人声鼎沸中,也听不到里面有什么声音,不知里面关着什么东西。

    所有选手都各就各位,骑在马上等着比赛开始,毕竟是在如此盛大的节日上,面对着如此众多且热血沸腾的观众,大多数选手脸上的神情既紧张又兴奋,骑在马上像是有东西扎屁股,不停地躁动。

    西门町没有得失之念,心里很是平静,他在自己的“射道”上,低头把玩着手上的长弓。

    他手上的用黄杨木加上动物的角质混合制成,是九寨十八坞常见的狩猎工具,也属于中国传统的复合式反射弓,强硬有力,射程很远,对猎杀猎物很具有杀伤力,拉开它需要一百多斤的力量,这对西门町而言当然是意思。

    “试箭!”

    主持人,一个年纪很大却是精神矍铄的老者,面无表情地喊道。正是鹤久鸣的老爹,鹤云坞坞主,鹤长鸣。

    随着他声音落下,一众选手纷纷从挂在马鞍前的箭壶中抽出一支长箭,拈弓上箭,对准百米外的箭靶先射出一箭。

    但闻箭矢“嗖嗖”,箭靶“笃笃”,十八支长箭皆命中了目标,只是命中靶心者寥寥,大多数在八环九环位置,西门町对长弓还不适应,虽是射中,却是成绩最差,当然更不会引起众人的注意。

    已有人在箭靶处检查了一遍,朝着鹤长鸣挥舞了两下手中的旗。

    鹤长鸣两眼如鹰,在选手脸上一一扫过,沉声道:“今年箭术比试跟往年不同,不仅仅是进行骑射和对射的比试,另外增加了一个决胜环节,猎杀。骑射对射结束,也不再得出第一第二,而是选出名次靠前的前八名选手进入猎杀环节,决出最后的冠军。比试的规矩我相信大家都知道,这里我也不啰嗦了,下面,我宣布——骑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