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三八章 箭术比试2

第一三八章 箭术比试2

    所谓骑射,顾名思义,就是骑马射箭,不过,摸奶节上的这场箭术比试,西门町知道,“骑射”的确有难度,需要选手围绕场地纵马疾驰,用正射、侧射、回射三种方式对准自己的箭靶射出三箭,并且,得分高低不是以射中靶心为标准,而是要求三支箭呈“品”字形,将靶心围在中间。

    第一个出场的是来自凤凰寨的扎衣,一个三十多岁的精壮汉子,他显然参加过几届比赛,属于熟面孔,现场也有很多自己的粉丝和亲友团,面对他们的大喊大叫,他表现的很是镇定,双手高举弯弓对着他们用力挥了挥,然后慢慢策马,开始奔跑起来。

    马匹越跑越快,绕着场地仿似一阵风刮过,跑到第二圈的时候,他极快地抽出一支箭,根本不作瞄准,“嗖”的一声,一支箭已经向正前方的箭靶射出,“笃”的一声,在靶心上方九环位置一支箭颤动不已。

    这第一箭看不出水平,除了亲友团和粉丝高声叫好外,没有人爆发出喝彩声,大家都静等着第二第三箭。

    扎衣速度不减,继续纵马疾驰,而同时,他已经弯弓搭箭,侧身举臂对准了箭靶,不过,这一次没有很快射出,而是瞄准了一会儿方一箭射出,正中靶心左下方,竟然也在九环位置,这一箭,顿时引来了围观者的大声喝彩。

    最关键的第三箭,扎衣更是心,骑在马上,回头望月式,差不多脖子快扭酸的时候,才一箭射出,他也随即勒住缰绳,脸上稍显紧张地看这一箭的位置。

    但闻“笃”的一声,箭矢在靶心右下方扎下,但却是扎在了七八环之间,“品”字形便扭曲了。不过,这个成绩还是让周围之人爆发出响亮的喝彩声,西门町作为队友,也是毫不吝啬地送上了热烈的掌声。

    扎衣脸上稍显遗憾,但仍是一脸镇定,又双手高举弯弓对着观众用力挥了挥,然后策马退到了一边。

    第二个选手紧跟着出场,这次是高家的选手,月牙寨的胡安。他不到四十左右的样子,长得一脸横肉,因为对月牙寨在龙舟赛上的表现,西门町有看不过眼,看到这个家伙便感觉不爽。

    但西门町不爽归不爽,胡安的箭术还是值得肯定的,他三支箭射出,干净利落,三支箭皆围着靶心命中八环位置,虽然箭与箭的距离不等,但“品”字“写”的,明显比扎衣好了一些。

    叶高两家选手依次上场,成绩各有千秋,没有最出彩的,也没有最出糗的,而第十四个出场的,终于轮到了“箭神”称号的鹤久鸣。

    鹤久鸣,看样子还不到三十岁,长得很具有偶像气质,剑眉星目,棱廓分明,一双眼睛跟其父一样,如鹰眼般凌厉如刀。

    他一出场,便得到了围观之人如雷般的掌声,英雄是不分阶级的,连木峰一群人也猛拍了几下手掌,几个侗族姑娘更是发花痴般狂喊鹤久鸣的名字。

    鹤久鸣手中的长弓也是复合式反射弓,但却比西门町那张弓更粗更大,看样子,没有二石之力,很难拉动。

    他用长弓轻拍马的屁股,纵马上前,脸上挂着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频频对“花痴粉丝”们头示意,沿着栅栏缓缓走了一圈,不像是来比赛,倒像是参加“歌迷见面会”。

    再次回到起跑,鹤久鸣收起了一脸的“贱笑”,脸上一片庄重之色,显露出了“箭神”的风范。

    他缓缓张弓搭箭,两眼直视数百米外的箭靶,西门町还以为他要静立而射呢,却见他突然一踹马镫,坐下马猛地一下蹿出,竟是瞬间提速至极致,向箭靶直冲而去。

    众人正愣神间,一支箭发出尖锐的呼啸,在离箭靶两百米开外已疾射而出,却是箭还没中靶,鹤久鸣左脚一磕马肚,直冲向前的坐下马竟然突然间向右转了九十度,奔跑的方向变成了与箭靶平行,几乎同时,鹤久鸣第二支箭已搭上弓弦,在第一支箭“笃”的一声命中靶心正上方九环位置时,第二箭也已射出,同样,第二支箭还在呼啸中,他再次左脚轻磕马肚,坐下马猛地又右转了九十度,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向箭靶方向疾奔的骏马,已变成了背离箭靶的方向奔驰,而在第二支箭正中靶心左下方九环位置时,第三支箭也被他回身间离弦而出。

    鹤久鸣几乎是三箭连发,箭如奔泓,飞星逐月!

    当第三支箭射中靶心右下方九环位置时,第一支箭还因为箭势猛烈,白色的箭羽仍在颤动不已。

    三支箭组成了标准的等腰三角形,而那靶心正在中间。

    如雷的掌声响起,不管是场内还是场外,不管是高家还是叶家选手,对鹤久鸣如此精湛的箭术都报以最热烈的掌声。

    而第三支箭射出,鹤久鸣根本没回头看结果如何,单手一按马鞍,人已在疾奔的马上站立而起,摆出了一个极其拉风的造型:金鸡独立!

    坐下马显然跟鹤久鸣配合默念,很是明白主人心意,马上放慢速度,再次绕场一周。

    西门町在鹤久鸣后面出场,虽然也佩服他的箭术,但看他不紧不慢地卖弄风骚,好像已是得了冠军,不由得暗自皱眉。

    终于,连鹤久鸣的老头子鹤长鸣也看不过去了,出言宣布马尾寨的何炜出场。

    西门町出场直接纵马疾奔,当马速平稳下来后,他第一箭“嗖”的一声射出。

    西门町“试箭”的时候,稍稍找了感觉,但那是静立不动而射,现在在高速运动中射箭,找到的那感觉毛用也没了,“笃”的一声,箭扎在了离靶边不到一厘米的位置,差脱靶。不过,力量倒是不,箭矢深深扎入靶内,差洞穿。

    当然,人家看箭射中的位置,却不看你力量大,对这种表现,围观的观众顿时发出“轰”的一声大笑,嘲讽味十足,连叶家的选手也是感觉脸上无光,很是不好意思面对乡亲父老。不过,鹤久鸣一双凌厉的眼神不动神色地看了一眼正纵马飞驰的西门町,显然对西门町用手中的弓能射出如此强劲的力道表示很惊讶。

    西门町看清这个结果,也是暗自汗颜,虽然自己是来跑龙套,但也不能太过丢人,这不是让叶家难看么?

    不过,第一箭射出,西门町也很快找到了运动中射箭的手感,看了一眼第一箭的位置,他一下子抽出了两支箭,左手擎弓右手拈箭,信手一扬,如行云流水般同时搭上了弓弦。

    好些眼尖的人看到,顿时惊讶地顿大了眼睛,他想干什么?就凭你子的箭术还敢玩侧射回射连发不成?你以为你是鹤久鸣啊?

    鹤长鸣眯眼看着西门町,冷笑着自言自语道:“竖子不知高低……”

    却是他话音未落,向着箭靶直奔过去的西门町,在离箭靶百米开外猛地从马背上站了起来,他不能控制马匹调转方向,控制自己还是可以滴,但见西门町站在疾奔的马背上,手挽长弓如满月,一个侧身,紧跟着再一侧身,所有人都被他摆出如此高难度的射箭姿势而惊的目瞪口呆,张大的嘴巴几乎能吞进自己的拳头时,耳边已传来“笃笃”两声脆响。

    抬眼看去,那箭靶上却无长箭的影子,但与第一箭形成的,仿似用尺子量过一般的标准“品”字形位置上,也是离箭靶边上不到一厘米处,却是出现了两个洞洞。

    两箭竟然洞穿箭靶而出!

    Ps:感谢风流、欲语、山巅水、雪灵国等兄弟们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