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三九章 箭术比试3(第二更)

第一三九章 箭术比试3(第二更)

    什么叫一鸣惊人?什么叫技惊四座?

    西门町用两支箭很好地诠释了这两个词的含义。

    当然,第一支箭已被所有人认为,是西门町故意而为之。

    木峰疯狂了,侗族姑娘们伙子们疯狂了,周围的观众也疯狂了,所有人都疯狂了。

    要比帅,西门町显然“艳压群芳”,顿时让开始没注意这个“白脸”的九寨十八坞的姑娘们眼睛绿了起来,纷纷打听这个侗族伙有媳妇没,并且,很多人心里已经表示,做也愿意。

    高台上,一直关注着比赛的高玉吉和叶德茂几乎同时,从座椅上“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虽然都是一脸震惊,但高玉吉的震惊中含着明显的担心,而叶德茂却是一脸的惊喜。

    不知何时,叶筱轩手上拿了一只单筒西洋望远镜,她的眼中也是露出了一丝惊讶,神色虽然还是那么淡漠,但内心却是莫名地激动起来,竟很是期盼摸奶环节快快到来。

    其实,西门町只想在射箭的时候造型更拉风一,不让鹤久鸣专美于前,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两箭竟能取得这么好的效果,心里也是暗称侥幸。

    他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没有像鹤久鸣一样风骚地绕场一圈,只是朝侗族的兄弟姐妹们挥了挥手中的长弓,便退到了一边。

    而西门町正是凭借着超高难度的射姿和那一份“侥幸”,以十八个选手中“最大”的“品”字,出乎所有人(也包括西门町自己)预料地获得了骑射第一的成绩。

    骑射属于单兵作战,而对射和猎杀便属于混战了,也是极具危险的比试。

    先对射。

    场地一分为二,选手也分成了叶家和高家两个阵营,各九名选手骑马站在一边,距离百米左右,既可静立不动,也可纵马奔驰,向对方射箭,不能射马,只能射人,并且,不论死伤,被射落马下者即被淘汰。

    这当然不是无休止地对射,而是每个选手仅有三支箭,这样的话,开弓前就需要考虑好,绝不能浪费“子弹”。

    对射需要的不仅仅是箭术精准,因为你不知道对方谁会向你突施冷箭,是一个人,也可能是几个人,这是战术问题,因此,你还需要具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灵敏反应,可以及时避开对方的“暗箭”。

    十八个人,五十四支箭射完,对射便结束。

    最后的幸存者,看骑射的成绩,选出前八名进入最后的猎杀环节。

    场中的选手除了西门町,都参加过这种比赛,自然都明白对射的危险性,也很明白对射讲究整体配合,先射谁,后射谁,是一对一,还是几个人对付一个人,是集中火力将对方的厉害角色射落马下,还是先射落平庸之辈……等等等等,都很有门道,需要有很好地战略战术,最好是二十七支箭射完,对方九个人都被射落马下。

    叶家这边的队长,是在骑射中取得了第四名成绩,来自碧落坞的安大海,因为西门町“惊艳”的骑射,当即被他看作了重保护对象,原本安排西门町当“炮灰”的战略部署,马上进行了重新调整,安排西门町站在后排,希望前面的选手能尽可能多地消耗对方的箭支,为西门町争取最大的生存机会。

    西门町虽然不在乎,但毕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比试,不懂其中的门道,还是服从命令听指挥,骑马站在了后排。

    而对方,那鹤久鸣显然是队长,也是将自己看作了重保护对象,站在了后排位置。

    随着鹤长鸣一声大喝,对射很快开始。

    两边选手都有三四骑,弯弓搭箭,却是引而不发,纵马在前面跑来跑去,而其余人都骑马静立原地,却是成扇形排开,将各自队伍中的“重保护对象”围在后面。

    最前面跑来跑去的几个人,显然被各自的队伍当作了“炮灰”和“诱饵”,时刻准备着被对方射成马蜂窝,这一份牺牲精神,很是值得法克称颂。

    “嗖——”

    高家的队伍中,终于有人射出了第一箭,却不是前面的“炮灰”所发,而是扇形队伍中的胡安。

    箭似流星,直奔叶家队伍中其中一个“炮灰”,“嘭”的一声,这支“冷箭”正中他肩头,措不及防下顿时被射落马下。

    而这一箭,也终于燃了双方的“战火”,但闻“嗖嗖”声不绝于耳,双方不时有人被射落下马,更有三人身中数箭,当场毙命。

    这一阵箭雨,仅持续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便停息下来,双方的阵营中,高家还剩下六个人,叶家却是仅剩四人。

    但高家仅剩下了六支箭,鹤久鸣还是三支箭,他显然在刚才的对射中一箭未发,另外三支箭,有两支在骑射中得了第三名的龙马寨选手龙天行手中,一支竟然在射了第一箭的胡安手中,其余三个人手中已无箭,却是手挽长弓,凝神戒备着。

    而叶家的四人,西门町赫然也是一箭未发,他心里也是将鹤久鸣看作了对手,一直注意着他,虽然曾有几箭射向了自己,都被他轻松避开,也看清是谁射来,却并没有回射之,很是具有大局观。其余三个人,安大海、扎龙和日月坞的依达,每人手中皆有两支箭。

    两边之人互相对视着,当然不是含情“麦麦”,而是如锋刀一般直视。

    这一次,安大海决定先发制人,他悄悄作了一个手势,除了西门町,三人三箭,分上、中、下三路,几乎同时向龙天行射去。

    高家剩下几人,仍是成扇形将鹤久鸣围在身后,而龙天行在正中位置,眼看三支箭电闪而至,他还没及躲闪,一左一右身侧无箭的二人,已挥弓拨打来箭,但安大海的当胸一箭,却是势如迅雷,虽然被弓拨打了一下,还是“噗”的一声,射中了龙天行的左臂,他左手的弯弓也第一时间脱手飞出,但人却没有掉下马来。不过,左臂中箭的他,显然已不能对叶家构成威胁。

    而安大海三人,三箭一发,却丝毫不作停留,趁对方慌神之际,紧跟着手中的第二箭已疾射而出,直奔仍有一箭的胡安。

    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对付鹤久鸣没有把握,先将对方还有箭的人射落再。

    这一招的确凑效,胡安可以完全不及躲闪,眼睁睁看着三支箭疾奔而来,却在这时,他身后的鹤久鸣动了。

    鹤久鸣单手探出,一下将胡安的头按低,紧跟着右手握弓,上拨下打,竟然将势在必得的三支箭隔飞了出去。

    这一手,顿时博得了围观者中高家的呐喊叫好声。

    ps:如无意外,晚上还有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