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四一章 明显是不上道

第一四一章 明显是不上道

    再次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西门町竟是将最后一箭,随手一抛,扔在了地下。

    高家剩余的四个选手,包括左臂受伤的龙天行都是长出一口气,也是对西门町生出了钦佩和敬重之心。

    没有人会预料到,今年的箭术比试,会是这样一个结果,“箭神”鹤久鸣竟然被淘汰出局,并且还是受伤惨重。

    在箭术比试中,被高家压制多年的叶家的所有人都感觉扬眉吐气,心情竟是比赢了争斗还舒畅。

    因为高家剩下的四个人中,龙天行有伤,其余三人,在安大海看来,显然是不足为虑。

    几乎可以肯定,同样也是四人的叶家,即便没有“箭圣”(很快有人给西门町安上了这个称号),也会在接下来的猎杀环节中获胜。

    而猎杀,也属于混战,危险性甚至更高,但混战的不是叶高两家,而是叶高两家选手各与野兽混战。

    规则是,叶高两家的选手将各自进入被黑布遮掩的硕大铁笼中,(ps:铁笼被一隔为二,中间互不相通,也看不见,各关着一只猛兽,两家以抽签的形式选择进入哪只兽笼内。)每人的武器也是弓和箭,将笼里的野兽猎杀。

    以猎杀野兽的时间长短为获胜标准,万一是同时猎杀,两支队伍便各自选出一人,进行对射pk。

    至于铁笼中关着什么野兽,随着鹤长鸣因为儿子出局,而显得神情落寞的一声喝叫:“开笼!”而揭开了谜底。

    铁笼两边,竟是各关着一头直立起来有一人多高,体形庞大的黑熊!

    黑熊嗅觉灵敏,视觉和听力都极差,“熊瞎子”之称并非浪得虚名。

    两头黑熊刚才被黑布遮盖,虽然外面喧闹声响彻云霄,却都是在呼呼大睡。

    而随着黑布被揭开,被刺眼的阳光一照,两头黑熊顿时醒了过来,再看到周围欢呼的人群,它们感到威胁,第一时间被激怒,站立起来。

    这个时候正是夏末,属于黑熊交~配的季节,跟人发情时一样,体内的荷尔蒙激素分泌很旺,极易亢奋和狂热。

    两头黑熊呲牙咧嘴,嘴里发出怒吼,貌似笨拙地冲到铁笼前,挥舞着两只粗壮有力,硕大的脚掌,狠狠拍打着铁笼,看样子是要冲出来,要将眼前看到的人拍死,撕碎。

    铁笼被拍打的“哐当哐当”直响,而它们脚掌上五个异常尖利的爪钩,更是在铁笼上划出刺耳的“咯吱咯吱”声响。

    面对着如此凶悍的两只黑熊,除了西门町,叶高两家的选手显然没有预料到,不由得都是生出了一丝恐惧。

    铁笼内空间很大,足有四五十平米,安大海走在前面,看叶家的选手还在犹犹豫豫,也是依仗着己方有西门町,便伸手要去拉开铁门。

    却在这时,西门町叫住了他:“安大哥,稍等。”

    安大海心里早将西门町当作了偶像,一听之下,赶紧收手,很是客气道:“阿炜,你有何建议?”

    西门町却是摆摆手,笑了笑,向高家的四个选手走了过去。

    高家的四个选手见西门町笑嘻嘻走过来,虽然不知道他意图,但冲着西门町主动放弃“一箭”,还是笑脸相迎。

    “几位阿哥,我有个建议,不知道你们可否听我一言?”西门町走近后,拱手道。

    西门町的客气,完全没有“箭圣”的架子,高家四个选手中的领头人,手臂已包扎好,带伤上阵的龙天行感觉受宠若惊,也连忙拱手道:“箭……圣……您但无妨。”

    “这猎杀环节,我们不用比,如何?”西门町淡淡一笑道。

    “不……不用比?”龙天行很是诧异道。

    “不错,我不想看到两头黑熊被杀,更不想看到再有人死伤……当然,如果你们执意要比,我们也奉陪。”

    龙天行几人比谁都清楚,猎杀环节,肯定是输。先不对方有西门町,那安大海曾经猎杀过一只云豹,是九寨十八坞赫赫有名的狩猎砖家,再加上扎龙和依达,也是箭术和狩猎好手,仅凭这三人就可以将这头黑熊猎杀,如果加上西门町,凭他那一箭之威,或许三两箭就能重创这头凶猛的黑熊。反观自己这边,鹤久鸣一出局,虽然龙天行是第二把好手,也是出了名的狩猎高手,但现在左臂受伤,张弓搭箭已是不能,另外三人,别的不,看他们见到黑熊两腿都有打颤的样,进笼子很可能是凶多吉少。如果不比当然是求之不得,不过……

    龙天行尴尬一笑道:“不比当然是好,只是胜负如何定夺?”

    西门町心里暗骂,我日,我是不想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被这样血淋淋地猎杀,当然也是为你们好,你还好意思提出定胜负??当然是你们直接认输!

    西门町之所以没有直接让他们认输的话,也是明白他们彪悍的个性,宁可站着死,也不愿坐着生,才委婉地提出不用比,此时听龙天行竟然还这么问,明显是不上道嘛。西门町淡淡一笑道:“嗯,那我们还是比试吧。”着,西门町一转身就要离开。

    “呃……箭圣请慢步……”龙天行还没话,他身旁一人赶紧叫道,看西门町停下了脚步,缓缓转过身,他赶紧用胳膊捅了捅龙天行。

    摸奶节第一天,最出风头的当然是西门町了。

    已经不光光是叶筱轩渴望摸奶环节尽快到来,九寨十八坞的姑娘们都在盼望着,也都开始考虑在自己的双峰上做文章,怎么样才能对西门町更有吸引力。(Ps:她们都探听到,西门町是个孤儿,在外漂泊多年,前阵子刚被寨主祁连收为干儿子,目前单身未婚。)

    近水楼台先得月,侗族的姑娘们今儿是最开心的,个个抢着挤在他身边,与他话。

    木峰更是脸泛荣光,俨然以西门町最好的兄弟自居,没少在拥挤上来的姑娘们身上揩油。

    西门町两世为人的经历,绝对是天下无双,他大悲大喜从没少过,可谓宠辱不惊。

    他自始自终脸含极具亲和力的微笑,那远超常人的沉稳和淡定,更是吸引这帮姑娘伙们的追捧,一到晚上便迫不及待的燃篝火,兴高采烈的围在他身边,听他胡侃“漂泊”的经历。

    西门町可谓是经历丰富,读过的书比他们加起来还多,笑话一个俩,讲故事更是一套一套的,风花雪月,神话鬼怪,信手拈来,还不带重样,也绝对是寨里的姑娘伙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让他们听的是一惊一叹,心向神往,对西门町的崇拜之情更盛,恰如滔滔精~水,夜夜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