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四三章 以屁~眼为中心(第一更)

第一四三章 以屁~眼为中心(第一更)

    “哒哒——”

    “哒哒——”

    “哒哒——”

    ……

    当铁笼的门被人拉开,帝王驹像帝王临朝,优雅地,尊贵地,却是极富弹性地,不紧不慢运步而出。

    它的头依旧高昂,眼神依旧不屑。

    当它从铁笼内全身而出,明白自己已不受铁笼所控,又恢复了自由之身,它长颈猛然高高抬起,仰天发出一声嘶鸣,既像是发泄胸中被捕捉的屈辱,又像是对芸芸众生展示自己凛然不可侵犯的王者威严。

    这一声嘶鸣,高亢而久长,仿似武林高手的一声长啸,震的人耳膜生疼。而不远处,所有叶高两家骑来的马,几乎同时马股战战,屎尿齐出,嘴里发出绝对臣服的低鸣。

    西门町代表马尾寨参加比赛,原本只想作个酱油党,露个脸而已,没想到在箭术比试中,主角光环大放异彩,风光一比。今天的降马比试,他这个从未接触降马行业的菜鸟,竟然也是被许多人看好,更是被马尾寨的兄弟姐妹们寄予厚望:能者无所不能,炜哥箭术既然如此牛~逼,降马肯定也是很马了个逼。

    而帝王驹一亮相,西门町也是被惊住了,或者被帝王驹“惊艳”了,他浑身笼罩淡淡的金光,这一身金毛的帝王驹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座驾嘛。

    根据比赛规则,被降服的野马将奖励给最后的降马者,西门町虽然很想上前将帝王驹降服,不过,他也有自知之明,自己不懂降马,还是先采取观望态度比较靠谱。

    其他的十五名选手,可都是降马砖家,但见到帝王驹后,不但没有生出降服之心,反而对它产生了深深的敬畏。

    一时间,降马比赛从摸奶节设立以来,第一次出现开场后,所有选手都不敢上前的状况,每个人都跟西门町一样,采取了观望的态度,希望别人先上去试试,再作打算。

    当然,胆大的人还是有,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不仅仅只有巴解,在大家望着帝王驹踯躅不前时,有个人试探着从侧面向帝王驹靠近了。

    此人正是叶家选手中降马的高手之一,巴奥马。

    而巴奥马上前准备降马,高家八名选手也是破天荒地没有人出来骚扰,更没有人出面阻止。

    帝王驹看清了周围环境,傲立当场,仿似正在权衡能否跃过箭剁,冲出围观者,觉察到竟然有人胆敢靠近它,顿时示威性的抬起一只前蹄,“哒哒哒哒”,轻踏地面,发出清脆的蹄响,警告着巴奥马:命有危险,靠近需谨慎!

    巴奥马作为降马高手,降服过无数的烈马,对帝王驹的警告当然是不予理会,不过他全神戒备,心翼翼地继续靠近。当离帝王驹一两米的距离时,帝王驹猛地人立而起,已是偏转了身体,两只前蹄像是武林高手般,闪电般踢向巴奥马。

    巴奥马早有防备,身手也是极为敏捷,一闪身再次避到了帝王驹侧面,但他虽然避开,却是险之又险,也是被惊出了一身冷汗。而他一闪开,根本不作丝毫停顿,身子纵起,就要骑上帝王驹背部。

    帝王驹美丽的大眼睛早已看到,前蹄闪电般落下,几乎同时,竟是高抬起臀部,两条长而有力的后腿腾空踹向纵上而上的巴奥马。

    “啊——”

    众人只听到一声惨叫,降马界大名鼎鼎的巴奥马竟然还没近身,便被帝王驹踹飞了出去。听声音惨烈,显然这一脚踹的不轻。

    这个时候,叶家的其他几名降马高手,趁此机会,也是从三面围了上去,更有两人,一左一右纵身而上,想要骑上马背,却是被帝王驹猛地弹地而起,竟是纵起更高,一下子将二人甩开,逼退。

    高家的选手见状,自然是不甘人后,也是团团向帝王驹逼近。

    这便出现了降马比赛史上从未见过的一幕,叶高两家选手合力降马!

    有个选手,依仗轻功不错,瞅准机会,一把揪住了帝王驹的尾巴,想要腾身而上,但帝王驹像是屁股也长了眼睛,马身迅速回转中,两条后腿竟是叉开分别踹向他的胸口和腹。这人好不容易抓住帝王驹的尾巴,很是不舍得松开,就是这么片刻的迟疑,帝王驹的一只黄金蹄已正中他胸口,顿时将他踹的吐血飞出。

    而这个时候,另一名选手已趁机跃上了马背,帝王驹顿时雷霆大发,在他的屁股还没在背上坐实前,一个剧烈的前仰后合动作,第一时间已将此人掀下背来,紧跟着前蹄竟是一个侧踢,直接将刚落下地,还有头晕的选手踢飞了出去,并且,帝王驹此脚正中他的肋下,不但踢断了他三根肋骨,也是将他当场踢的闭过气去。

    帝王驹如此神威,一时间其他选手都不敢太过逼近,只是围着它伺机而动。但每每帝王驹想要脱围而去,便在它后面骚扰,揪一下尾巴,拍一下马屁股,让帝王驹肝火大旺,疾速转身,扬腿愤蹄便对付骚扰者。

    帝王驹浑身金毛,貌似身上镀了一层黄金,具有极强的抗打击能力,挨上一拳一掌,完全没事。它动作敏捷,反应速度极快,前踢后踹更是爆发力惊人,中蹄的话,受伤是肯定的,选手们只能尽量避开要害部位中招。

    降马场景一片混乱,还剩不到十人在包围着帝王驹,却是很难靠近它一米范围内,更不要骑上马背。

    帝王驹发了会儿飙,竟是渐渐安静下来,显然是觉得太丢面子,跟这些卑微的人类玩什么劲啊,我要回到我的王国,我要自由,“自由”才是硬道理!

    它仰天再次发出一声长嘶,四只黄金蹄有节奏地“哒哒哒哒……”踩踏着地面,大伙儿正纳闷,它竟然会跳舞??帝王驹已突然启动,像是一道金色的闪电,直奔挡在它身前的两个选手冲去,二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已是被帝王驹撞翻在地,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帝王驹已是突破了他们的包围圈。

    而帝王驹突破的方向正对着围观的观众,看帝王驹来势迅猛,好多人嘴里发出惊叫,吓得赶紧往后退出,但它突然头颅一摆,竟是瞬间改变了方向,改向正从侧面包围而上的选手冲去,顿时又有一人被撞翻。

    帝王驹显然准备在离开前,要好好戏耍一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它在偌大的降马场内,撒开黄金脚丫子横冲直撞,速度飞快。

    它所到之处,哪里还有人敢挡在它身前?

    帝王驹横扫一切的态势到头了,它直直地向西门町猛冲过去。

    它看西门町一直在外围站着,始终没有“胆量”上前,当然把他当作了菜鸟,而西门町又恰好站在靠近森林一边,它便考虑将西门町放倒后,突围而去。

    西门町虽然在外围站着,但眼睛却是一刻也没离开帝王驹,并且有意无意守在了森林一边,始终谨防着它“肇事后逃逸”。此时见它冲向自己,根本没作闪避,而是气定神闲地站在那儿,等着它过来。

    眼看着西门町被帝王驹扬蹄撞到,围观之人还以为西门町已经吓傻了,一个个瞪大了眼睛,连出言提醒都忘了,好些花痴们不忍目睹西门町被野马踢飞的惨状,都转过了头。

    时迟那时快,在黄金蹄踢到自己胸口的刹那,西门町动了。

    帝王驹正奇怪一脚踢上去咋没感觉呢,突然感到尾巴被人抓住了,它心里吃惊的同时,又是故技重施,两条后腿奋力弹踢而出。

    抓住它尾巴之人,当然是西门町了,他一个极闪,躲开了帝王驹的正面踢撞,正考虑着如何骑上马背,却是眨眼间,帝王驹已从眼前冲了过去,一尾金丝从眼前扫过,西门町想也没想,探手便揪住了,由于帝王驹速度太快,一下子将西门町带着脸朝地面平平地飞了起来。

    而西门町的反应速度当然比帝王驹快了十倍不止,眼看它后蹄踢来,平飞起来的身体当然也是没处可闪,他也没准备闪,而是单掌迎着黄金蹄按去,身体猛一借力,不但没被踢到,竟然以帝王驹的屁~眼为中心,以自己的臂长加帝王驹的尾长为半径,整个身体在半空中画了个半圆,所有人以为是自己眼花,定睛看去,西门町已稳稳地骑在了马背上。

    ps:晚上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