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四五章 怪不得如此卖力(第一更)

第一四五章 怪不得如此卖力(第一更)

    山朦胧,树朦胧,月下神女,影朦胧。

    苍山神女峰之巅,叶筱轩双眉颦蹙,现出无限的哀愁,黑长的睫毛微微垂落,一双晶莹性感的玉足轻踏在微凉的地面上。她仅穿了一身薄如蝉翼的白色纱裙,让人鼻血狂喷的凸凸凹凹若隐若现,她悄然而立,宛如一只优雅高贵的白天鹅静静伫立于月光之下。

    叶高两家的争斗,在帝王驹脱围而去后,并没中止,而是继续进行。

    毒术比试三个环节中,高家因为炼丹玉鼎在手,自然是毫无悬念,也是让叶家大感意外地,赢了尝毒和解毒两个环节,从而在这场比试中胜出。

    而最后一场比试,却是所有五场比试中,最没有危险性,也最体现九寨十八坞节日气氛的比赛:对山歌!

    ……

    此处省略一万字,因为神女出自叶家,关键时刻代表叶家出战,让叶高两家的总比分变为了二比二。

    这样的结果,对叶家而言无疑是最有利的,不管西门町是否降服了帝王驹,他们都处于不败之地;而高家则祈祷西门町降马失败,与叶家加赛一场,最终决定是叶家归附于高家,还是高家归附于叶家。

    叶筱轩现在不是为叶高两家谁胜谁负而忧愁,她为西门町的安危而担忧,为明天的选郎而忧愁……而最让叶筱轩愁绪满怀的,却是她悄然窦开的情怀。

    假如西门町安然回来,并成功地做了一回“挡箭牌”,但他终究是会离开。

    妾心萌动郎不顾,此情脉脉向谁诉?

    她舒展双臂,一股劲力激荡,身形猛地拔地而起,在空中一转,如旋风之舞,翩然之姿,绝代风华。

    顷刻间,她仿似找到了心中那难得的宁静,尘嚣顷刻间离她远去,整个天地中只剩下她自己一个,宛如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她柔软的腰肢,灵活的手指,轻盈的双腿,舞动出神秘的境界,时而侧身微颤,宛如风中蝴蝶翅膀,时而急速旋转,宛如划过天空的闪电。她娇躯的悸动时而如流水般奔腾,时而如闲云般荡漾,柔中带刚,刚中带柔,在清凉的月色下,亦真亦幻,似实似虚。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叶筱轩翩翩起舞,仿佛是上天的精灵,曼妙的舞姿已不属于这喧嚣的人间,她越舞越疾,嫩白双足在原地旋转起来,裙角飞扬中,倏地,耳边传来“啪、啪、啪”轻轻的鼓掌声,她心里一惊,猛地定住身形,一脸惊讶地向一侧看去。

    一个容颜绝丽,极其柔媚的女子,缓缓从一棵树后走了出来。

    她云鬓有些散乱,脸色略显憔悴,一身碧绿的翠烟长裙也沾染了些许尘土,像是风尘仆仆赶来,但即便如此,她举步轻灵曼妙,媚态横生,却是掩不住她绝世风华。

    这女子是谁?

    正是俺们无语妹纸是也。

    叶筱轩不认识她,她却是判断出这个舞跳的那么好,长得也很不赖的女子,奏是叶筱轩。

    那日西门町追六指血魔而去,花无语直等到第二日午后时分,在原地留下记号,以防西门町回来找不到自己,才离开。

    她第一次看到西门町大发神威,貌似那个黑衣人对自己的“禽兽”很是惧怕,心里对西门町的安危倒是不担心,只是损失了两个蛇仙宫精英弟子,让她很是恼怒,期翼西门町能将黑衣人碎尸万段。

    没有西门町在身边,也没有宫中弟子伺候,她自然是不再表现的娇滴滴,仿似弱不禁风的样子,而是“本色”出镜,一路衣不解带,长途跋涉,向大理赶来。

    她今日夜黑才赶到大理城,稍作休整,便夜探高家,却是发现五毒门仅有几个看门人,啥也问不出来,再一讯问,方得知了九寨十八坞正举办一年一度盛大的摸奶节。

    花无语稍一思量,便决定前往苍山弭海,若是“禽兽”已到大理,很可能便混在九寨十八坞的人群中。

    已是夜深,虽然苍山弭海边,一堆堆篝火旁,还有很多青年男女在载歌载舞,但大多数人已是入睡,一座座帐篷黑压压地连成一片。

    花无语在暗处观察了片刻,悄悄潜行,决定找个人问问情况。却是在一处山峰下,发现了几个浑身戒备的守山者。

    不用问,这山峰上,肯定住着一个重要人物。

    凭俺们无语妹子的本事,当然是神不知鬼不觉,轻松地制住了其中一人。再凭无语妹子的手段(地施展了一下摄心术),自然是让此人竹筒倒豆子交代了一切,除了讲述摸奶节这两日叶高两家的“战况”,也是将此处“神女峰”上住着九寨十八坞的神女,一一告知。

    花无语当即便对马尾寨突然冒出来的“箭圣”表示很怀疑,再问了长相身形,特别对“箭圣”浑身笼罩着淡淡的金光,心中更是了然,“禽兽”果然到了此处,竟然还如此高调,想来是要帮助叶家对付高家。

    她完全不担心西门町会被一匹马干败,却是凭女人的直觉,觉得“禽兽”很可能跟这个名叫叶筱轩的神女有情况:哼哼,你为叶家如此卖力,难道是想在最后一天的摸奶节上摸她的咪咪??

    花无语当即决定,见见这个让九寨十八坞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礼膜拜的神女。

    “你是何人?是如何上山的?”叶筱轩看花无语脸带微笑,不似有恶意,但还是心生警惕地,不动神色问道。

    因为龙馨儿的事,叶筱轩对汉人女子还是有芥蒂。

    花无语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嘴里发出“啧啧啧”的赞叹声,上上下下打量着叶筱轩,然后了一句:“果然是人间少有的尤物,怪不得禽兽如此卖力。”

    ps:不解释,骚蕊了,今日三更,晚六、十各一更。。。

    你妹哟,这周收藏竟然不增反降。。。蛋蛋疼。。。菊花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