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四七章 见一次“掰断”一次(第三更)

第一四七章 见一次“掰断”一次(第三更)

    一身明黄衣裙的龙馨儿身体僵直,柔嫩的鹅蛋脸上冷若冰霜,巧而极具轮廓的嘴唇紧紧地抿在一起,那双原本如珍珠般明亮的眼睛此时仿佛泛着一层云雾,满是凄凉。她虽然睁着眼睛,却是已陷入半昏迷状态。

    她一只裤管已被割开,露出了一条柔腻如脂的笔直美腿,而腿上,两排细的红格外醒目,可以明显看出是齿印,以红为中心,周围的皮肤一片青紫,格外醒目。而顺着血管,丝丝缕缕的黑线正往上蔓延,但速度极其缓慢,想来是林雪恩喂她服食了金雪露丸,不然的话,只怕她早已毒气攻心,香消玉殒。

    “町哥,你能看出来是被什么毒虫所咬么?”

    林雪恩看西门町眼睛直勾勾盯着龙馨儿的腿,也不话,虽然他神色凝重,却也是误以为西门町被师妹的美腿所吸引,便出言提醒道。

    西门町没有回答,而是蹲下身子,伸手在龙馨儿的伤口处按了按。

    林雪恩看的目瞪口呆,没想到心目中正人君子般的“町哥”竟然这个时候还吃师妹的豆腐,正犹豫着要不要出手阻止,却听西门町道:“雪儿,龙馨儿很可能是被苍蜍所咬,得赶快救治,不然的话,后患无穷。”

    “苍蜍?”林雪恩惊呆了。

    她当然是听过苍蜍,时候定性师太便告诉过她,那是生长在苍山绝,终年积雪之地,并且性温柔,终生躲在雪地下,以冰雪为食,但它的毒性却是天下无双,一旦被苍蜍所伤,如不得救治,蜍毒便会让中毒者全身冻僵而死去。

    “町……哥……是真的么?那可……怎生是好?你……你能救救……馨儿么?”林雪恩她们在此处竹林峰,却是不见冰雪,她压根儿没想到龙馨儿是被苍蜍所咬,此时听西门町一,看龙馨儿的伤情还真像。她心里顿时惶恐起来,也失去了镇定,结结巴巴着,却是希望西门町能看出是苍蜍所伤,也能出手相救,起码可以用内功帮师妹将毒逼出来。

    西门町原本不知道苍蜍是啥,但前文过,因为五毒门百毒门皆是擅长用毒,他跟木峰打听了很多,而这苍山特产的苍蜍,却是被木峰隆重介绍过,连叶高两家也是对苍蜍之毒无能为力,印象颇深。

    他一看龙馨儿中毒之状,再伸手一摸,触手冰凉,并且**的,那伤处的青紫竟是被冻僵所致,当即便断定是苍蜍之毒。

    西门町也是奇怪,这里怎会有苍蜍出没呢?

    也是龙馨儿该有此一劫,她正是被苍蜍所咬。

    苍蜍之所以到了此处,却是因为摸奶节开幕时那九声炮响,将苍山巅峰一处冰雪之地震动,发生了的雪崩,从而将一只苍蜍顺着瀑布冲下山来。它不耐山下的“高温”,自然是要回到苍山绝,却是正从林雪恩二人晚上栖息之地路过,而龙馨儿睡觉很不老实,虽然是在睡梦中,却是动来动去,**一扫,吓了苍蜍一跳,“呱唧”就是一口。

    西门町看出来是苍蜍之毒,却是没有救治之法,听木峰,中了苍蜍之毒,如果不能及时将毒排出,应该当机立断将受伤处割掉。

    他心里清楚,自己力气是有,但内力几乎为零,要为龙馨儿排毒,那当然是扯蛋。

    难道要砍断龙馨儿一条美腿??!!

    西门町看着貌似昏迷过去的龙馨儿,心里很是不忍,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变成一条腿,那肯定是比杀了她还难受。

    再看看林雪恩一脸担心之色,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西门町心里一动:语给自己下过蛇仙宫级剧毒子母混合散,虽然难受的很,但却是没事,后来又中龙涎香,也是无碍,自己的身体很可能已是百毒不侵。

    他这么一想,也是不作迟疑,抬手便将龙馨儿中毒的腿轻轻拿起,同时低下头,张嘴凑向苍蜍咬伤处。

    “啊——”

    林雪恩发出一声惊呼,满脸震惊的看着西门町,想要加以阻止,却是看到西门町已开始帮龙馨儿吮毒。

    “町哥……千……千万别用这种方式……师傅这种毒太……太过剧烈……”林雪恩由于太过震惊,话更是结结巴巴。

    但西门町既然决定为龙馨儿吮毒,当然没有半途而废的想法,他丝毫不作停顿,对林雪恩的话也是充耳不闻,像是婴儿吸奶般,一口一口地帮龙馨儿吮毒。

    林雪恩见西门町没有一丝犹豫地帮师妹吸毒,内心深处深深颤动了一下:町哥跟师妹素昧平生,竟是不顾身死为她吮毒,换做谁也不能做到,即便是自己也没想过。哪怕他真是师傅口中的淫贼,也是一个正直勇敢,不畏生死的淫贼,这样一个“淫贼”即便**于他,难道不也是一种幸运?甚至是一种幸福??

    西门町的确是百毒不侵,但他怕冷不怕热,帮龙馨儿吮~了十几口毒血后,苍白的脸上隐隐浮现出一层黑气,腮帮子也冻得直颤抖,嘴唇一片青紫,舌头更是麻木的没有知觉,可见苍蜍之毒何等剧烈。若是换做旁人,不但救不了人,反而自己也会中毒冻毙,难怪林雪恩看到西门町为龙馨儿吮毒时,神情那样的紧张,内心如此的震动。

    “町哥……你……你也中毒了……我都了……不能这样的……”林雪恩看到西门町脸上浮现的淡淡黑气,差哭将出来。

    西门町想话,却是舌头不听使唤,摇了摇头,嘴里发出虚弱的声音道:“肉木事(我没事)……”便又继续吮毒,直到他嘴里吐出的血迹鲜红一片,方停了下来。

    他感到脑子一阵晕眩,似乎整个天地都翻了过来,心里想着,难道我也无法克制这种毒素?却突然感觉到体内升腾起一团熙暖之气,直向头部涌去,脸上的冻僵之感渐渐退去,舌头也慢慢捋直了,脑海也恢复了清明,片刻功夫,所中的毒素还是被化解掉了。

    内心正焦虑不安的林雪恩看西门町脸上的黑气慢慢被淡淡金光取代,气色虽然还有萎靡,但睁开的双眼中已是恢复了往日的光泽,不由暗自松了一口气。如果西门町因此而死在这里,她真不知该如何去跟师傅明这一切,更不知该如何去面对町哥的几个老婆。

    西门町看龙馨儿伤口处已不再青紫,那丝丝缕缕的黑线也消失不见,伸手又按了按龙馨儿伤口处,虽然还是冰冷的很,但已不再**的,而是恢复了弹性,心里明白,她体内的毒素已被绝大部分吸出,一条美腿应该能保住了,也是不枉自己为她吮毒。

    他一直紧绷着的脸色缓和下来,也是长出一口气。

    “馨儿有救了,是不是?”林雪恩盯着西门町问道,神情很是激动。

    西门町了头,站起身微微一笑道:“差不多,不过要把毒素完全清除,应该还需要很长时间……”到这儿,他突然想到花无语,顿了一下道:“对了,如果你们不急着走,那……那蛇仙宫宫主倒可以帮她彻底化解体内的毒素……”

    “额……花无语?”林雪恩一愣,随即恍悟道:“哦,她跟你一起来了大理……只是……她愿意么?”

    “应该愿意吧……”

    如果换作别人,西门町倒是很有把握让无语老婆仗义出手,但现在牵扯到林雪恩,可就不一定了。虽然自己一再解释跟林雪恩清清白白,但无语妹子还是发出了严重警告:以后少跟那“白衣峨眉”接触,不然的话,见一次“掰断”一次!

    林雪恩见西门町很不好意思的样子,话也没啥底气,便以为妖女多半是不会同意,即便她是町哥的未婚妻。

    她当然不想西门町为难,便轻轻一笑,岔开话题道:“町哥,你怎会到了此处?”

    “我?呵呵,来话长……”西门町着,却是被林雪恩提醒,嗯?现在啥时辰了?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赶去摸奶节会场。“呃……对了,这几天是叶高两家九寨十八坞的节日,你知道么?”

    林雪恩打量了一下西门町,不禁笑道:“町哥,你穿成这样,不会是参加了这个什么节吧?”

    “实不相瞒,我的确代表叶家的马尾寨参与了……”西门町很是坦然地头道,“却是在昨天的降马比试中出现了意外,我现在迷了路,得赶紧回去,你知道这是哪儿么?”

    林雪恩本来还想开开玩笑,看西门町神色郑重,便道:“这里是竹林峰,那弭海节日会场离此隔着两座山峰,脚程快的话,半个时辰便到。”

    西门町闻听之下,终于放下心来,却是不敢耽搁,他看了看貌似依旧昏迷的龙馨儿道:“雪儿,如果你们没事,跟我一起走吧,龙馨儿受伤,这荒山野外的,你一个人照顾也多有不便,也正好可以帮我指指路。”

    林雪恩当然是没有异议,一弯腰已将龙馨儿抱了起来,跟着西门町,快步向竹林外走去。

    Ps:通知一下,明儿开会一天,更新要到晚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