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四九章 箭圣回来了

第一四九章 箭圣回来了

    Ps:呼~~~不多了。。。

    在那片鲜花围成的空地中,年轻人期待已久的“摸奶专场”已经开始,伙儿和姑娘们脸上都泛着青春的红晕,享受这自由的摸与被摸的世界。

    场地内,姑娘们所穿的上衣只遮住留给未来老公独享的一边乳~房,而另一边RF裸露在外,只要参加“相亲”的年轻男子都可以伸爪触摸。

    显而易见,那被一大群男子密密麻麻包围着的,肯定是漂亮姑娘,放眼看去,满世界都是手,目标一致,攀高峰!

    有些倒霉孩子的手还没摸到“高峰”的边边,就被其他哥们抓破了一层皮,疼的是吱哇乱叫。

    自然,为抢夺先手,发生争吵,甚至流血冲突还是不少,但很快就会被欢快的气氛平息。

    毕竟“摸奶专场”不是“揩油专场”,是为年轻人提供物色自己心上人的舞台,不时可以看到一双双,一对对年轻男女手牵手退出会场,钻进了茂密的山林,进行进一步触摸和更加深入地沟通。

    当场地内年轻人越来越少,最后由大祭司布朋宣布摸奶节压轴戏——神女选郎开始的时候,全场欢声雷动,九寨十八坞的所有人都围绕着那片空地,载歌载舞,尽情歌唱。

    场地中央,叶筱轩安坐在那两根桅杆拉起的藤椅上,俯视着周围的人群,她神色平静,嘴角微微勾起一个浅笑的弧度,貌似对自己选郎已经胸有成竹。

    叶筱轩作为神女,当然没将一边RF完全裸露,而是用薄纱掩住,隐约可见俏挺的雪白和一鲜红。

    有资格跟神女相亲的,除了高天赐,九寨十八坞另推选了十个年轻人,原本西门町不知所踪,仅剩下九人,但叶家却是临时又推出一人。

    此时那九个人都穿着本族服装,衣着光鲜地闪亮登场,每个人脸上的神情既兴奋又敬畏。

    而跟在他们后面登场的,是一个身着蓝衫,手上拿着一把折扇的英俊少年。

    此人含笑走入场内,跟其余九人站在一起,显得身形娇,整个人看起来也是脂粉味十足。

    对这个叶家临时推选出来,是百毒门新收的弟子,没人认识,虽然高家心有疑问,却是没把这个“伪娘”放在眼里。

    如西门町看到,此人眉如春水,目似凝黛,一张白嫩的脸上,不自禁流露出娇媚的神情,当可一眼看出,正是花无语女扮男装。

    高天赐最后登场,他今日又穿上了汉族服饰,一身银白长袍,脚踏一双白玉屐,头发也用一根白玉带扎在脑后,而他长袍的领子高高竖起,直到颧骨的高度,看上去尊贵无比,又显得风流倜傥。

    高天赐也是手拿一把折扇,但扇骨竟是精铁所制,又长又大,显然是特制,他一脸傲然地走到另外十人的前面,朝叶筱轩拱手道:“高天赐见过神女!”

    他虽然言语恭敬,但两眼却是灼灼地盯着叶筱轩那隐约的“红白二乔”,心里痒痒,食指大动,恨不得一口吞了。

    叶筱轩轻轻一摆手,淡淡道:“高少主,辛苦了。”

    高天赐眼含不屑地扫视了十个“情敌”一眼,上前一步道:“神女,天赐我日夜想念着您,希望您能早日成为我的妻子。”他是高家少主,这么摆明了是让其他人不战而退。

    “高少主,谢谢你的关心,可要想我嫁给你,得先问问别人答不答应。”叶筱轩眼睛从周围年轻人身上缓缓扫过。

    神女这态度顿时让周围的年轻人一阵沸腾,那九个年轻人更是腰杆挺直,两眼放光,看着高天赐是战意盎然。

    很显然,为了神女,挑战他的人大有人在!

    高天赐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撇撇嘴,退后一步,偏头对布朋道:“大祭司,人已到齐,神女选郎可以开始了吧?”

    站在藤椅边上的布朋,刚要话,花无语却是走到高天赐前面,笑嘻嘻道:“借光借光,咱们按个子高矮排好队,一个个来……”

    花无语话没完,高天赐便叫骂道:“放屁,谁跟你按个子高矮?你知道我是谁?你懂不懂神女选郎的规矩?”着,他伸手便要将花无语推开。

    花无语岂能被他推到,身子一侧,已躲了开去,还是笑嘻嘻道:“规矩我当然懂,先下手为强嘛……”嘴里着,人已向叶筱轩闪电般靠了过去,紧跟着一伸手,也没先触碰叶筱轩坐着的藤椅,而是直接按在了叶筱轩那薄纱遮掩的咪咪上,五指一扣,已牢牢“掌握”。

    叶筱轩虽然知道花无语是女子,但被她这么有些蛮横地一扣,还是忍不住“哦”了一声后,脸色羞红地像要滴出水来。

    花无语来这一手,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其他九个相亲者巴不得有人搅局,来挑战高天赐的权威,都幸灾乐祸地看着眼前的一幕,高天赐显然不干了,他怒喝一声:“狂徒大胆!”折扇打开,已向花无语扑去。

    花无语却是及时收手,脚下一滑,远远躲了开去,仍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道:“好了,现在轮到你……”

    “你——”高天赐气的一转头,对布朋道:“大祭司,此人破坏我们九寨十八坞神女选郎的规矩,明显是来捣乱,还不将他抓起来问罪么?”

    布朋摆摆手,却是作了个无奈地表情,看向了叶筱轩。

    叶筱轩已恢复了镇定,脸上略带羞怯地对布朋道:“大祭司,她虽然坏了规矩,却是得我允许,我……我已相中了阿语哥。”

    此言一出,围观之人顿时炸成了一锅粥,纷纷打听这个叫“西门语”的家伙是什么来头,高家之人也是心里明白,显然此人是叶家派出来坏高天赐好事的,但神女既然这么,却是不算坏了规矩,只能忍气吞声,在神女选郎的闯关环节再出一口恶气。

    高天赐郁闷地要吐血,看着花无语洋洋得意的样子,很想不顾一切冲上去跟她拼个你死我活,但心里明白,这一冲动,很可能被叶家借机清除出场。

    他两眼冒火狠盯了花无语几眼,悻悻地走向花无语,只能是触摸神女的藤椅了。

    其余九个相亲者更没话,虽然心里有遗憾,但能近距离看看神女,也算是聊以慰籍。

    自然是没有意外地,高天赐和花无语进入了神女选郎的闯关环节:上刀山,下火海,一对一PK。

    偌大的场地上,很快堆起一座十数丈高的土山,土山上赫然插满了密密麻麻,端削尖的鹿角,这些鹿角皆以百年乌木削制,质地极其坚硬且经久不腐,显然是神女选郎专用工具,上面多年未曾有人闯过,已蒙了厚厚一层灰。

    看着刀山搭好,布朋道:“根据先人立下的规矩,上刀山不准穿鞋,不准借助器械,只能徒手攀援,以先到山者为胜。”

    “好一座刀山!”花无语由衷的发出一声感慨,但却没有动静,而是饶有兴趣的样子,看着高天赐将那柄折扇插在腰下,脱下鞋,挽起裤脚,赤脚走向了土山。

    “西门语兄弟,你这是……”布朋疑惑地看着花无语道。

    花无语当然是不愿意脱鞋给别人看她的芊弓足,她装着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道:“我有恐高症,这场比试我……我弃权……”着,她看向高天赐道:“看什么看,难道你也恐高?哈哈……那正好不用比了,咱们这场算平手……”

    “哼,懦夫!”高天赐听花无语弃权,正心里高兴呢,再听她这么,顿时一脸鄙视道。

    花无语露出佩服的神情,迈着方步,缓缓走到刀山前,咋舌道:“这刀山高十丈有余,满是荆棘,不仅需要胆魄,还需要有过人的耐力和毅力,要想爬过此山,难啊,难啊……”

    “兄弟之言不错,上刀山下火海皆非考验本事,只是看看闯关之人对神女的爱慕是否有这般毅力和不屈不饶的决心!”布朋对花无语放弃闯关,很是不满,但因为“他”是神女特别“授权”,只能提醒道。

    花无语跟叶筱轩早有约定,只替她挡住摸奶环节,后面的却是没打算参与,即便高天赐闯关环节获胜,并且战败挑战者,若想神女嫁给他,还有最后一个环节,与神女对歌!若是西门町还没露面,而对歌也没能难住高天赐,那她就不管了,或许叶筱轩命该如此。

    她自然是听出了布朋言中的责怪之意,笑嘻嘻地很是不负责任道:“我是爱慕神女,但更爱自己的命。”

    “哗——”

    场内场外,几乎所有人都对她露出了鄙视的神情,呸啊,神女怎会相中这种自私自利胆怕死的无耻之人,快快给我滚下去吧。

    一时间,围观者群情激奋,特别是高家之人,更是把花无语看成了过街老鼠,一个个高声叫骂着,让花无语滚蛋。

    正在这时,一个人走入了场内,而这片场地早被九寨十八坞的人围的水泄不通,却是没一人发现他是怎么进来的。

    而他一进场,顿时引起一片惊呼:“啊——箭圣!箭圣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