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五0章 我叉叉你个圈圈(第一更)

第一五0章 我叉叉你个圈圈(第一更)

    西门町虽然很是拉风地骑着悍马同学回到了弭海旁偌大的节日会场,但九寨十八坞几乎所有人都围在了摸奶专场四周,却是没人发现他。

    很多马匹看到帝王驹,嘴里都发出嘶鸣声,也是被鼎沸的人声淹没了。

    西门町以为神女选郎已经开始,对龙馨儿不愿意歇着非要林雪恩抱着去看热闹,也不再劝。

    他下了马,便急急地向摸奶专场而来,帝王驹则带着两匹白马在弭海边玩浪漫。

    西门町也不管前面是什么人,是见缝插针,灵活地在拥挤的人群中左穿右插,很快便到了最前沿。

    而林雪恩抱着龙馨儿却是只能找个地势高处,往场内看着。

    西门町一进来,正好看到有人在布置刀山,嗯?摸奶环节已经结束了?!

    眼睛一扫间,已看到了拿着折扇悠哉悠哉的花无语。

    呃??语??!!

    西门町差眼珠子瞪出来,再看叶筱轩,她安坐在藤椅上,正貌似娇羞地跟花无语着什么。

    嗯……看来是语做了挡箭牌,这样最好,一举两得,既替叶筱轩挡了高天赐,而雪恩的煞有其事,我现在不用出面,又免却了不必要的情感纠葛。

    稍稍动脑,西门町顿时心情放松,心安理得地混在人群中当起了热情的观众。

    但看着看着,观众越来越激愤,连布朋也难以控制的反应让西门町为无语老婆担心起来:这明显是激起了公愤!我日,语你玩啥呢,做个挡箭牌也不敬业,这不是明摆着找踹么?

    这种场面,西门町前世见多了,跟老百姓围攻不作为的政府差不多,稍微控制不好,就可能擦枪走火,发生流血冲突。

    西门町果断登场,但他的目的不是为了闯关,而是为了保护老婆!

    西门町一登场,顿时被场中绝大数人认出,但还没等他向花无语走去,高家之人中,已经有一人带头向花无语投掷了第一枚鸡蛋,并大声叫着让她滚蛋,仿似连锁反应,围观的人群失控了,刹那间,漫天飞舞着鸡蛋水果野菜饼火腿牛肉干整碗的米线,还夹带着石子从四面八方飞向了花无语。

    花无语一看到西门町进来,心头狂喜,但只能装着不认识,正准备抽身而退呢,劈头盖脸的密集攻击到了。

    即便花无语武功跻身江湖龙凤榜前列,轻功更是仅次于**苗飞如,措手不及下也是被砸了好几下,正手忙脚乱极其狼狈地东躲西闪,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她拥在了怀里,随即一股熟悉的男人味让她瞬间晕乎,手软脚软,啥攻击也不管了,放佛天地间仅剩她跟她的禽兽。

    “住手!”

    看着场上像垃圾场一般,还有人在投掷杂物,布朋声嘶力竭地大声喝道。

    九寨十八坞举办摸奶节以来,神女选郎何曾出现过如此场面,简直是对神女的亵渎,对九寨十八坞所有人的侮辱。

    刚才激愤“投弹”之人,一个个脸含羞愧之色,低下了头,还有许多手里正拿着“弹药”准备投掷之人,也悄悄地揣进了怀里。

    “阿炜兄弟,你终于回来了!”布朋像是看到救星般,一脸惊喜地走上前去。

    神女让西门町作挡箭牌,叶德茂虽然对西门町不报什么希望,但死马当作活马医,还是同意了叶筱轩的恳请,而西门町在比试场上的风骚表现,却是让叶德茂和布朋都是眼前一亮,这不奏是俺们神女选郎的不二人选?!

    正如林雪恩的那样,布朋和叶德茂以为“何炜”在江湖上籍籍无名,当不会像上届神女一般,嫁给子郁非这个汉家郎后,会远走高飞,的确是想利用“万众瞩目”将西门町“套牢”,反正神女对他也是比较垂青。

    没想到在降马比试中出了意外,叶高两家都以为西门町不会再回来,叶德茂和布朋为此唏嘘短叹了大半夜。

    虽然半路杀出个花无语出来救场,但作为男淫,女扮男装的无语妹子怎能跟町哥比?他们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现在西门町突然归来,叶家几乎所有人都一脸惊喜,马尾寨的姑娘伙们更是大喊大叫,特别是木峰,兴奋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叶筱轩坐在藤椅上,两眼呆呆地看着西门町,神色再也恢复不了平静,只觉得西门町已走了千年万年,现在终于回来,她强压住心里的激动,不让自己冲过去。但看着西门町搂抱着花无语却又感觉心里堵得慌,更有一种莫名的委屈油然而生,一时间脸颊羞红,酥胸起伏,如三月桃花般鲜艳,那委屈、失落和无助的神情,哪里还像一个纯净圣洁的神女,倒尽显女人的种种风情。

    西门町放开了花无语,伸手将她头上着的一根菜叶拿掉,又轻轻将她脸上挂着的鸡蛋清拭干净,然后拍了拍她身上沾着的灰尘,这才拉着花无语的手,缓缓转过身面对布朋。

    在众目睽睽之下,西门町旁若无人地大秀恩爱,不知道让多少人为之扼腕叹息:我叉叉你个圈圈,想不到啊,想不到,箭圣竟然是个龙阳癖……

    “大祭司,这几日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今日赶回,是特意向你们辞行。”西门町脸色很不好看,他对无语老婆受到的如此“礼遇”表示很愤慨。男人嘛,任谁看到自己的婆娘让人欺负,都会气不顺,肝火盛,更何况还是当着自己的面玩群殴!

    完,西门町也不顾周围人的惊诧,拉着花无语便要离开。

    “呃……阿炜兄弟——”布朋也是惊诧莫名,不知道西门町为何突然变脸:难道他跟这个“西门语”真有那个断袖之癖??

    “站住!”一直幸灾乐祸的高天赐岂能让花无语走掉,还准备着在PK环节好好虐一把她呢,他身子一横,挡住了西门町的去路,神情倨傲道:“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么?”

    也活该这子倒霉,西门町正在火头上,又对高家没啥好感,看他挡在前面,根本不废话,抬腿就是一记“无影”脚,正中高天赐胸口,白白的胸襟处顿时一个大脚印,一声长长的“啊——”的惨叫中,众人只看到一道白影飞起,“呼”的一声,直向场外的人群中落去。

    这一下无疑捅了高家这个马蜂窝,“唰”的一声,高玉吉肥胖的身体从贵宾席上站了起来,他周围之人也是紧跟着纷纷站起,并且都亮出了兵刃。

    在场子对面而坐的叶家,见此情景也都站了起来。

    布朋已是第一时间走到高玉吉身前,拱手道:“高家主,年轻人爱冲动,请息怒,先看看天赐要不要紧……”

    话音未落,“呼”的一声,高天赐已从场外纵回了场内,虽然姿势比飞出去的时候潇洒,只是嘴角还挂着一丝血迹,高高竖起的衣领半边折着,头发也有凌乱,看起来颇为狼狈。他一边用手揉着胸口,一边指着西门町咬牙切齿道:“马尾寨的臭子,你死定了!”嘴上着,一伸手已将插在腰下的那把大折扇拔出,就向西门町逼近。

    “天赐!”高玉吉突然叫道,一脸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不要跟这种野子一般见识,你还是快快闯关,为父还等着你能成为神女的郎君呢。”

    西门町看了看高玉吉,突然上前对布朋道:“大祭司,我幸不辱命,那帝王驹已被我降服,不知道我们叶家赢了几场?”

    “啊——”

    全场整齐划一的惊呼声,像是经过了彩排,不管是高家还是叶家,都是情不自禁地发出。

    但高家是吃惊中带着怀疑,怀疑中带着不安,不安中又带着烦躁和郁闷。而叶家,则完完全全是惊喜了,非常非常意外的惊喜。

    布朋激动之下,连话也有发颤了:“阿炜兄……兄弟,此言当……当真??”

    西门町看众人的脸色,已是明白,自己降马获胜,叶家也在与高家的争斗中获胜,那么,高家将永远臣服与叶家。

    他没回答布朋的话,而是突然大喊道:“阿悍——”

    此时,周围之人都看着西门町,窃窃私语者也很少,是一片安静,西门町这一声喊,不响彻云霄,也是叫的人耳朵疼。

    喊声未毕,场外不远处已传来一声嘹亮的马嘶声,紧跟着传来独特的,像是金属叩击地面的,清脆的马蹄声,急急向这边奔来。

    回头,伸长脖子,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圆了:帝王驹!真的是帝王驹!天那,他竟然降服了帝王驹?!

    花无语一直鸟依人般偎在西门町身侧,对西门町出场后的表现那是相当的满意,彻底将刚才遭受的侮辱性的“攻击”跑到了九霄云外。她看着西门町,一脸幸福状,忽地想起什么,赶紧瞥了一眼已完全处于发呆状态的叶筱轩。

    ps:第二更晚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