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五二章 我用作弊么(第一更)

第一五二章 我用作弊么(第一更)

    上完刀山下火海。

    山石铺就的场地上用厚厚的一层木炭,铺设了两条并行的,一米多宽,一样长为五十步之遥的“火海”,上面的木炭正在熊熊燃烧,劈哩啪啦,火星四溅,隔着几十米外,都能感受到那灸热,这两条“火海”一眼看去还真有些吓人。

    布朋再规矩:“趟火海,闯关之人的脚踝上需用粗如儿臂的铁链将二百斤石锁绑定,尔后赤脚徒步穿越,先至终者胜。”他话一完,周围的观众顿时炸开了锅:

    “什么?徒步穿越,还要锁二百斤石锁?”

    “我草,这闯关也太难了,搞不好就落个残疾啊。”

    “你懂个屁,要想成为神女的夫君,当然得是人上人!”

    “这的确很难,但咱们九寨十八坞有的是真汉子!”

    ……

    这个时候,已有四名臂肌虬结的羌族大汉扛来了四把石锁,锁把上连着粗粗的铁链,看他们气力的样子,显然极其沉重。

    一脚一个,西门町和高天赐的脚踝上拖着沉重的石锁,“咣咣咣”石锁拖过地面上发出沉闷的声响,两人在距离火海边缘一步之遥停了下来。

    闯关环节有三场,高天赐已经输了一场,若是这场再输,PK也不用P了。他这个时候的神情还是那么倨傲,但却是不敢再看西门町,特别是挨了西门町一脚后,对西门町还是有忌惮。

    不过,对下火海,他还是很有把握的,两只石锁对他而言虽然稍有吃力,但还是能对付;而火海,他脚底已经涂了五毒门秘制的“火蝎药”,短时间内根本不怕火烧。

    “闯关开始!”

    随着布朋一声断喝,九寨十八坞的人个个都屏住了呼吸,注视着闯关二人。

    木峰的眸子霎时收缩。

    叶筱轩的双拳霍然握紧。

    连花无语的俏脸上也是一片紧张之色。

    在众人期待而又凝重的目光注视下,高天赐迈出了右脚第一步。

    “噗!”“咣!”随后,他的左脚往前重重跨出一步,再次拖动石锁滑过地面,发出一声闷响,他的脚掌毫无阻碍地踩落在了通红的炭火上。

    所有人都清晰地听到了一阵“滋滋”声响,然后从高天赐的脚底冒起一股青烟。鼻子灵的,可以在空气中捕捉到一丝烤肉味。高天赐嘴角一阵抽抽:嘶——我草他妈~的,这火蝎药不怎么管用啊……

    他眉头剧烈地跳动着,强忍着钻心的疼痛,目光也变得无比凄厉,再次重重地踏出右脚。

    “滋!”

    又是一股青烟冒起。

    “嗷!”高天赐也算是个狠人,他仰天发出一声凄厉地长嗥,粗壮的脖子上已经凸起了根根青筋,眉目间也变得格外狰狞,手中紧紧地握着那把精铁所制的大折扇,指关节都因为过度用力而开始发白。

    “呼~”

    突然吹来一阵山风,炭火顿时旺了起来,那片火海变得格外通红,离的稍近之人,都感到灼热难忍,可以想象下火海之难,那该忍受怎样的煎熬?

    豆大的汗珠从高天赐的额头冒出,然后顺着脸颊滑落,可还没有滑到腮边,便被灼人的热浪烤干,化作了一道淡淡的水汽。

    这上刀山下火海,对西门町而言,都是菜一碟,简直就是专门根据他的强项量身定制。

    当然,西门町还是继续有所保留,若是赢的太过轻松,一也木有成就感,也不刺激噻。

    他在高天赐迈出两步后,也学着高天赐的样子,重重地踏出了第一步。

    不过,这第一下,力量没把握好,一脚带出,竟“呼”的一声,将脚下的石锁甩到了身前,“啪”的落下,砸在旺燃的炭火上,顿时嘭起一大团星火,被山风吹的四散飞出,周围之人震惊之余纷纷闪避:我靠,这是多大的力量啊?!

    并且,跟高天赐一脚踏在炭火上明显不同,西门町脚底啥青烟白烟也没冒,更没有烤肉味。

    他这一脚踏出,仿似踏在花无语叶筱轩的心上,是揪成了一团。

    只有西门町心知肚明,这炭火还叫火海?那湖底的熔岩池才是真正的火海。

    他控制好了力道,比高天赐领先一两步的样子,然后不紧不慢地一步一步迈出,仿似闲庭信步,不要出汗了,是脸不红气不喘。

    而另一条火海上的高天赐突然大叫一声,整个人就像发了狂似的,竟是拖着沉重的石锁疾步如飞起来。

    西门町被他吓了一跳,跟我比快?!

    “噗!”“噗!”“咣!”西门町几步跨出,沉重的石锁从火海中猛地拖过,带起一片火星,四下飞溅,双脚已重重地踩在火海对面的石板上!

    缓缓转过身来,高天赐正好也一步跨出了火海,但他没有停止,而是朝西门町冲了过来,嘴里叫道:“臭子,你作弊!”嘴上着,折扇打开,竟是几微不可察的寒星袭向了西门町门面。

    西门町什么眼力?在阳光下几寒星泛着幽光,显然是喂有剧毒。

    找死!

    西门町对着高天赐森然一笑,一闪间,已到了高天赐身侧,同时,又是一记无影腿侧踢而出。

    由于二人距离很近,没有人看出高天赐施放暗器,只看到他扑向西门町,西门町一闪,紧跟着高天赐飞了出去,不知是被石锁砸飞,还是被脚踢飞,但闻“嘭”的一声,又落回了火海之中。

    高天赐“啊——”的惨叫声中,衣服已是烧了起来,这可是真正的火烧屁股,本能地手撑地就要站起来,浑忘了手上没涂“火蝎药”,当然,涂了效果也不咋滴,顿时一阵青烟冒出,“嗤嗤啦啦”一阵响,烤肉的香味很是诱人。

    这个时候,早有人上前,手忙脚乱地将高天赐搀扶出来,西门町眼睛一看,粗略估计高天赐起码八级烧伤。

    “大祭司,我怀疑他闯关作弊!”高玉吉的老脸终于不再挂着招牌式的笑,是冰冰冷冷,没有一丝笑意。他心里清楚,儿子脚底涂有火蝎药还被火烧成那样,那么,西门町看起来完好无损的样子,肯定涂有更厉害的防灼伤药膏。他当然不认为西门町练有金刚护体之类的神功,不然的话,这样的伸手,在江湖上肯定早已名声显赫,怎么会没听过呢?

    布朋和周围许多人也是心下狐疑,人毕竟是血肉之躯,怎可能不惧刀山火海?

    西门町看布朋没有话,而是看向自己,他淡淡一笑道:“大祭司,这的刀山火海还难不倒我……”着,西门町走到“火海”前,一弯腰,两手各抓起了一把通红的炭火,一捏,顿时变成了一把炭灰,伸开手掌,张嘴一吹,拍了拍手,亮给目瞪口呆看着他的高玉吉看道:“哼,我用作弊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