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一章 没有实力的愤怒毫无意义1

第一章 没有实力的愤怒毫无意义1

    京城。

    皇宫大内,御书房。

    御案前的龙椅上仰坐一人,当然是朱由检同志了。

    此时他脸带微笑,看着俏身而立的女儿朱微如,也就是柳如如。

    “哼,父皇,您还笑……真不知您怎么想的。”

    “朕当然要笑,现在内乱渐渐平息,民贼张献忠、高迎祥等相继受抚,李自成乱匪虽然最是猖獗,但近日在陕西也接连失利,已成了散兵游勇,当不足为虑也。至于大清连连侵犯我畿南、山东之地,有我朝兵部左侍郎卢象升坐镇此处,前几日刚大胜清军,朕放心的很。”

    “因此您便举国选妃?”

    朱由检嬉笑道:“现在不选妃,难道等为父七老八十么?连你在内,朕仅有四子三女,实在是愧对先祖。”

    柳如如却是一脸正色道:“在江南一带,因为选妃,闹得鸡飞狗跳,百姓是怨声载道,而在西南,那王轩更是拿了鸡毛当令箭,竟然调动地方驻军,还是精锐部队神机营,这哪里是去‘选妃’,分明是去‘抢妃’!据我了解,对我朝忠心耿耿的沐启元,并非突然病死,而是被王轩抢妃之举气死,现在沐王府由沐启元的长子沐天波接掌,但他却因此与地方驻军的统领唐亮关系紧张,已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父皇若不好好安抚,给沐王府一个公道,只怕西南要起乱局。”

    “还有这等事?”朱由检一愣,显然不了解这件事,却仍是嬉笑道:“待我明日问问王轩,这简直是胡闹嘛。”

    “父皇,因为这件事,我留意了一下王轩,他仗着舅父杨嗣昌是当朝兵部尚书,平日里目中无人,很是骄狂,在京城跋扈惯了,您让他去选妃,那是去给您添乱。”

    “呵呵,王轩年纪轻轻,却是文武双全,骄狂一很正常……”朱由检今天心情不错,不想在选妃问题上纠缠,话锋一转,却是调侃道:“如如,为父何时能见到那西门町?你把他夸的世间少有,**神尼也对他推崇备至,为父倒是很想见见这个你千挑万选出来的如意郎君。”

    “父皇——他家遭灭门之仇,有很多事呢,我也不知他何时能来京城。”柳如如脸上露出一丝忸怩之色,却是掩饰不住眼里流露出的自豪,娇嗔道。

    朱由检看到一贯眼高于,“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儿露出如此神情,也是老怀大敞,呵呵笑道:“朕看了谭孝旺的奏折,对他的观和建议颇为赏识,朕已安排杨嗣昌等尽快拿出具体方案,特别是那半阙《沁园春》,寥寥数字,便将历朝帝王刻画的入木三分……”着,朱由检露出一副颇为自得的神情,念道:“……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朱由检将这半阙词背的滚瓜烂熟,很显然,西门町那记隔空马屁拍的他龙颜大悦,心内得意,对西门町这个未曾蒙面的驸马爷的印象不是一般的好。

    柳如如看老爸洋洋自得的样子,也不忍心扫他兴致,便不再进言,而是岔开话题道:“父皇,自从将那地图截获,英扎吉便不知所踪,您派去大清的探子可有他的消息?”

    朱由检摇了摇头道:“他应该还在我大明……对了,英扎吉有一女,叫英婷爱,前段时间来我大明后,现在却是回了大清,她身上有一块东西厂的紫玉令牌,我问了刘锦和赖水强,二人矢口否认,朕对他们的不慎丢失之词,也没有追究,只是限令他们尽快找回,现在你已回来,是对东西厂进行清算的时候了。这件事,朕便交给你全权处理,为父也希望通过这件事,让你在朝廷上下立威,公开身份,别再藏着掖着了。”

    “父皇,儿臣定不辱命!”柳如如躬身道,“只是……儿臣还想继续隐身朝野,谭孝旺是否与其兄弟赖水强同流合污,通敌叛国,儿臣自今没有眉目,另外,英扎吉在金陵的窝也没能查出线索……”

    “这些事交给锦衣卫,朕现在需要你……”朱由检却是一摆手,打断道,“也是为父忙于朝政,疏于管教,你兄慈烺虽为太子,但整日游手好闲,出宫厮混,你弟慈炯优柔寡断,不足重付,你妹徽娖一心空门,从不问朝中之事,而慈炤、慈焕皆年弱,朕现在唯一可依托之人,便是微如你!”

    娶妻看德,纳妃看貌。

    因为朱由检选妃,让京城云集了数千美女,真是个花团锦簇,美不胜收。

    这日午时,在一家有官兵守卫的客栈门前,又运来了一批美女,当其中一个素颜清雅的女子走向马车,手指尖抚过眉脚的发丝,虽然她脸带忧色,但顾盼娴雅,气调精灵,顿时让周遭同来的美女黯然失色。

    她不但是个漂亮的女人,还是个精致的女人,举手投足间,总会自然而然地散发出能让男淫膜拜的万种风情。

    正是神女叶筱轩!

    她看着客栈,轻轻的叹了口气,叹息声温柔极了,也残忍极了。

    同一时辰,在京城另一家看起来颇为奢华,名叫“天尚人间”的酒肆门前,也来了一位不输于叶筱轩的美女,只是她身边还有一位身着白袍,肋下佩剑,看起来气宇轩昂的年轻男子。

    美女牵着的白马倒没什么,但跟在男子身后的一匹趾高气扬浑身金黄的马,却是异常夺人眼球,正是拉风无比的帝王驹。

    男子当然是西门町,而美女却是辣椒,龙馨儿!

    她受了苍蜍之毒,显然已经痊愈,柔美的俏脸上透出女孩少见的英气,一双美眸清澈见底,宛如山野间的清泉,其中跃动的热情又带着一种不出的野性,微微上翘的唇角流露出几分自信,几分骄傲。

    龙馨儿皮肤白皙,体态修长,几乎跟西门町一般高矮,更难得的是身腿比例极佳,典型的黄金比例。腰很细,撑死了不会超过二十四英寸,一双咪咪更是丰硕鼓荡,随着步伐微微有些颤动,煞是诱人。

    她长得不如叶筱轩精致,可是任何人一见,又不得不承认她很美,美得那样独特,美得那样耀眼夺目,美的让男淫瞬间欲火升腾。

    此时俩人皆一脸尘仆,眉间带乏,显然是没怎么休息,一路急赶而来。

    接客的店二笑嘻嘻迎上去,看到帝王驹如此神骏,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他,不由得露出惊叹之色。

    想要接过缰绳,却是发现帝王驹无鞍无缰,不禁大感奇怪,看向西门町的眼里,也是一片好奇。

    “不用管我们的马……”西门町笑了笑道,便举步向店内走去,想起什么又回头叮嘱道:“别让人靠近它!”

    龙馨儿随手将缰绳放在马背上,也跟着西门町向店内走去,走过店二身边,由于角度关系,她的插云双峰更是有了一种雄霸天下的气势。在这霎那,让年纪轻轻,估计还是雏的店二竟然有了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忍不住猛吞了几口口水。

    走进店内,里面果然是气派不凡,也是热闹非常。

    西门町暗自头:酒肆内人来人往,鱼龙混杂,是打探消息最好的地方,看来是找对了地方。

    Ps:保证这本书女主的数量和质量同等重要,让你们看到一个梅兰竹菊各擅其场的养眼故事,不会有任何苍白的花瓶出现,那啥。。。那啥。。。12左右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