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章 没有实力的愤怒毫无意义2

第二章 没有实力的愤怒毫无意义2

    “西门町,都怪你!”龙馨儿脸上露出一抹羞红,秀眉微蹙,气鼓鼓道。

    刚刚完菜的西门町一头雾水,诧异道:“又怎么了?”

    “以前我一出门就有很多下流胚子盯着我看,还声议论,要多恶心就多恶心,因此才一直束……束胸……都是你女孩子束胸久了不好……你……你看周围那些人的眼睛……”龙馨儿正支支吾吾道。

    呃……我是怕你束胸久了,年纪轻轻得乳腺癌。

    西门町汗道:“别理他们就是了。”

    自从结伴来京,偶然见到沐浴后没有束胸的龙馨儿,那平平的胸部突然现出插云双峰,便一本正经对龙馨儿了一番长期束胸对还在长身体的女孩子的坏处。当然,西门町也是私心作祟,他虽然不是好色之徒,但天生对皮肤白白,咪咪大大的女人没有免疫力,看上去赏心悦目嘛。

    或许又听到有人在讨论她的大咪~咪,龙馨儿突然抬头看向一桌客人,横眉怒目道:“看到人家胸大就人家骚,你妈才骚呢!”

    这句话比她那两个大凶器还有杀伤力,直接让周围觊觎她大咪~咪的男淫们暗爽到内伤不治。

    那座客人中一个年轻男子对龙馨儿嬉笑道:“妹妹够辣,不知道在床上够不够劲,哈哈……”

    估计就是他龙馨儿“骚”,这句挑逗之言顿时让龙馨儿发起飙来,“啪”的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一伸手就要拔剑。

    西门町赶紧拉住她,低语道:“我们有事在身,又是初来乍到,还是先忍忍。”

    脾气火爆的龙馨儿竟是听了西门町劝,瞪了那中年人一眼,恨恨坐下,但却是对桌前被雷倒的店二喝道:“爪娃子,发啥子呆,还不快去上菜!”

    那年轻男子已看出二人不是本地人,又随身带着包裹,显然刚来京城不久,此时见西门町劝阻了龙馨儿,当是怕了他们,听到她话,便接口道:“妹子,你如此心急,不如到哥哥这儿来,我们饭菜多得很,你便来一起吃吧。”

    他这桌四个人,还有两个年轻人,都是短打扮,看样子是练武之人,另一个年纪稍大,身着华服,两边太阳穴微微凸起,显然也是个练家子,并且是个高手。

    这时,其中一个年轻人接口道:“正是!美人,你过来无妨,陪哥哥们喝酒,不收你钱。”

    另一个年轻人看龙馨儿紧抿着嘴,没理会他们,也笑道:“是不是舍不得那白脸,哥哥们可比他强多了,哈哈……”

    看样子这几人在京城混的不错,周围很多人都认识他们,闻听之下,都起哄叫好,毫无忌惮地大笑起来。

    三个年轻人更是得意,最先那年轻人看龙馨儿仍是不理不睬,但强忍怒气,紧绷着俏脸的模样,更是撩人,不禁丹田一荡,便站起身来,向西门町这桌走来。

    他到了近前,也不话,而是极其放肆地伸手便摸向龙馨儿脸蛋。

    龙馨儿头一偏,却是看到西门町已一把抓住了那年轻人的手腕,冷冷道:“光天化日,天子脚下,你想干什么?”

    年轻人使劲想要挣脱,却发现西门町的手像是铁箍一般,让他不能挣脱分毫,正挣的脸红耳赤的时候,西门町却是突然放开了他,让他一下子“蹬蹬蹬”后退了几步,就要一屁股坐倒,却是另两年轻人看出情况不对,走了上来及时扶住了他。

    那年轻人一站稳,当着两兄弟和上司的面出了丑,顿时脸色涨红,手指西门町骂道:“妈的,你活得不耐烦了,知道爷是干什么的?”但他嘴上气势汹汹,却是不敢上前。

    西门町根本没理他,自顾自端起桌前的茶水,慢条斯理地喝着,却是用眼神制止了准备回骂的龙馨儿。

    另两年轻人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他们在京城显然是蛮横惯了,看到兄弟貌似吃了亏,西门町又老神在在地坐在那儿,看都不看他们一眼,顿时大怒:“麻痹的,胆子不,竟敢来京城嚣张!”着,挥拳就击向西门町胸口。

    另一人则一巴掌刮向西门町的脸,嘴里骂道:“妈的,老子最讨厌装逼!”

    西门町刚一脚踏进京城,人生地不熟,当然是不想闹事,但两年轻人实在是欺人太甚,嘴里不干不净不,竟然动手就动手,顿时心头火起。

    周围之人根本没看清西门町如何出手,只听到“砰砰”两声,两年轻人已摔倒在地。

    但看他们的干干净净的胸襟上分别有个大脚印,当是西门町又使出了“无影脚”,并且,在酒肆不是宽敞的空间内,将二人踹倒而没有碰到周围的座椅,从力道的把控来,显然町哥的无影脚又有精进。

    西门町没看这三个年轻人,而是对那一直没话,笑眯眯作壁上观的华服男子道:“这位兄台,我们不想惹事,但不是怕事,希望你约束一下你的朋友。”

    华服男子已站起身,仍是笑眯眯地,击掌道:“好一个‘不怕事’!”着,他缓缓走上前来,伸出手道:“这位兄弟好身手,咱们交个朋友如何?”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虽然华服男子看起来很是和善,但他跟三个年轻人在一起,显然也不是什么好鸟。

    西门町淡淡道:“交朋友就不必了。”着,也不理他伸出的手,便坐了下来。

    华服男子讪讪地将手收回,一丝阴戾从眼里一闪而过,但他看不像那几个年轻人一般鲁莽,虽然心里恨的牙痒痒,却是笑眯眯套话道:“看样子,你们是刚来京城,不知是探亲还是访友,我在京城还认识一些人,不定我们是朋友呢。”

    西门町不愿理他,龙馨儿却是看他笑眯眯的样子,感觉很是讨厌,便冷言道:“你烦不烦啊,谁跟你们是朋友,我们来京城游玩不行么,请你们离开,我们还要吃饭呢!”

    这时那三个年轻人都围在华服男子身边,怒视着西门町,但他们显然以华服男子马首是瞻,他不发话,都不再动手,此时听了龙馨儿的话,其中一人便忍不住道:“大胆,竟敢跟我们韦千户如此话!”着,偏头对华服男子道:“大人,跟他们啰嗦啥,直接将他们拿回厂里得了。”

    华服男子一摆手,对西门町笑道:“这位兄弟,你也听到了,我也不隐瞒你,本人韦金胜,腆为东厂掌刑千户,我的兄弟想请你们去厂里做客,那我们就走一遭吧。”

    这时的东厂,已有了自己的监狱,可以是权倾朝野,在台面上比西厂和锦衣卫牛~逼多了。

    而东厂千户,更是东厂仅次于厂主的官职,绝对可以在京城横着走。

    往日里,即便是朝廷官员,见到韦金胜也要施礼,更不用寻常百姓,那是要磕头拜见的。

    韦金胜报出自己的名号,原以为能将西门町镇住,但在西门町眼里,即便你是朱由检,也是跟我平等的,我怕你个屁。

    而龙馨儿是江湖儿女,跟当朝为官是两条路,虽然知道东厂千户是个惹不起的主,但她才不管,鼻子哼哼道:“东厂千户,好大的官啊。我们好好地进来吃饭,可没有犯什么作奸犯科之事,倒是你们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我出言调戏,更动手动脚,难道没有王法了么?”

    韦金胜亮出名号,反应出乎意料,脸上也是挂不住了,再听到龙馨儿言含讥讽,顿时收起了笑脸,浓眉一竖,对西门町怒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到了京城,是龙你给我盘着,是虎你给我卧着,否则,我让你走着进京,躺着出城!”

    西门町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韦金胜淡淡一笑道:“好威风,好煞气……”着,神色一凛,冷冷道:“教你一句话:没有实力的愤怒毫无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