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三章 这才叫实力1

第三章 这才叫实力1

    西门町前生有“法律卫士”之称,坚信“有理走遍天下”,才不管什么“民不与官斗”。

    并且,这里是京城,朱由检正励精图治,整饬朝纲,还算是个好皇帝,就不信一个千户能只手遮天。

    最主要的是,在西门町现代意识里,东、西厂这种宦官把持的特务机构都是反派,如果韦金胜不自己是东厂之人,西门町或许还继续隐忍,但一摆明身份,西门町脑子里顿时冒出“在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如此嚣张,东厂果然不是什么善类”的念头,巴不得他翻脸呢,自己是打不死的“金身”,便替天下受其迫害的忠义之士教训教训这帮目中无人,目无王法的犬爪。

    正所谓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是男淫,就硬起来!

    当然,西门町突然变脸,也是忽然间决定:自己是来带走叶筱轩的,与其偷偷摸摸,不如轰轰烈烈,既然在京城谁也不认识,便正好在权势通天的东厂身上投石问路。

    西门町话一完,便站了起来,一股凛然正气从他身上蓬勃而出,直向韦金胜三人逼去。

    不要那三个年轻人,连官威滔滔的韦金胜也是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不过,他脸上却是没有变色,仍是厉声道:“没眼色的东西,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无知’!”着,举手一挥道:“来人,给我将这两个乱匪拿下!”虽然只带了三个随从,但谱摆的很大,倒是官气十足。

    东厂不经司法审判可以直接逮人审讯,就凭这一,奏是比西厂、锦衣卫牛叉,张口便能给人定罪。

    三个年轻人虽然胁于西门町的气势,但往日里横行霸道惯了,岂会怕了?更何况还当着领导的面,更是要表现一番。

    三个年轻人抽出挂刀,发一声喊,已扑了上来。

    龙馨儿显然清楚西门町变态的“武力值”,一脸镇定地坐在凳子上饶有兴趣地看着。

    西门町站在那儿,根本没看三个冲过来的年轻人,而是笑眯眯地看着韦金胜道:“他们不是对手,你一起上吧……”话间,西门大官人的无影腿已闪电般踢出,这次他可不再脚下留情,但闻“嘭嘭嘭”声响,三道人影已倒飞而出,稀里哗啦砸倒了好几张餐桌,客人们顿时惊叫一片,乱成了一团。

    三个年轻人自打从业厂卫以来,只有欺负人,哪里被别人欺负过,此时被西门町踹倒后,哼哼唧唧的躺在地上,一时半会还有不愿意接受这残酷的事实。

    韦金胜脸色一变,他其实早已看出西门町功夫不凡,只怕自己也不是对手,但依仗“东厂”这个庞大的朝廷执法机构作后盾,我就不信你敢暴力抗法!

    “好大的胆子,竟然袭击我东厂干事!”韦金胜色厉内荏道。

    这算是古代版的“袭警”吧?西门町暗自一乐,笑眯眯地看着韦金胜道:“千户大人,你要不要上来让我袭击一下?”

    韦金胜此时早已不再笑眯眯的,脸色几变,想着自己上去也很可能被踹飞,当然是不能丢这个脸,只能是放下狠话道:“子,我让你猖狂,有种就别走!”

    “我当然不走,我还没吃饭呢。”西门町摇了摇头笑道,“我都告诉你了:没有实力的愤怒毫无意义,那叫无知。你非要做一个无知之人,我倒是愿意成全你。”

    着,西门町不再看他,而是坐下来对早已吓傻,却是眼中露出钦佩之色的店二道:“二,快上菜,吃饱了才有劲‘袭警’,呃……才有劲教训教训无知之人。”

    韦金胜当然是不愿留在这里被西门町羞辱,他狠狠地瞪了西门町一眼,也不管那三个年轻人能否爬起来,一摆手道:“走!”

    很显然,他们在这儿吃饭是不用付钱滴,柜台后的店老板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开,是出来恭送也不是,不打招呼也不是,一时间愣愣地站在那儿,很是尴尬。

    这当然不能怪他,自从开了这店,还没遇到过这种事啊。

    不过,京城几乎所有开店的,以及普通老百姓,表面上对东西厂是敬畏,内心里却是痛恨的。

    这不,韦金胜几人一走,店老板便心翼翼地左看右看,借着上菜的名义,走过来声提醒西门町道:“这位哥,打得好,太解气了,这帮孙子早就该教训教训,只是……这里是京城,到处布满了东厂的爪牙,你们还是要心啊。”

    店老板显然怕被别人举报,话一完,便赶紧转身离开了。

    见寻常百姓如此惧怕东厂之人,西门町暗自摇头,举筷夹起一只狮子头对龙馨儿道:“快吃,一会儿估计得大打一场,呵呵……”

    “西门町,你不是我们到京城不要惹事,要忍忍忍么?哦,合着你让我忍,自己不忍啊?”龙馨儿鄙视道。

    “这当然要看情况……”西门町嚼着狮子头含含糊糊道,“你别不服啊,我们可是好的,你跟我来京城,可得听我的,不然的话,我一个人还自在呢……”

    “你……”龙馨儿刚咬了一口狮子头,差被噎住,愤愤地吞下道:“我呸,臭美的你,你以为我想跟着你,若不是雪恩‘请’我,我才懒得理你这个花心大萝卜!”

    西门町跟龙馨儿一路上没少拌嘴,很显然,西门町还乐在其中,他张开便道:“我反呸你一脸,怪不得你胸大,原来没脑子,雪恩让你来你就来?你自己没有主见?”

    “西门町,你这个臭流氓,你再取笑我的胸,我跟你翻脸!”

    “你看你看,每次没两句就急眼……我跟你多少次了,我你胸大是夸你,绝对没有取笑你的意思……”

    “呸啊,有你这么夸的么,我要你家花无语胸大无脑她乐意?”

    “嘿嘿……她没你大……吃饭吃饭……”

    “啊——西门町,老娘被你气死了……我真后悔答应了雪恩……”

    “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跟我来京城,雪恩可是偷偷地传授了你四象掌,再了,雪恩让你来,是协助我,其实谁都清楚,我要你协助么?给我添乱还差不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来京城是有别的事……”

    “额?你……你怎么知道?”龙馨儿吃惊之下漏了嘴,赶紧做出一副不屑的样子道:“切,你才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哪里给你添乱了?这一路上老娘可是把你当少爷伺候着,你有没有良心啊。”

    “去球吧,是你伺候我?还是我伺候你?亏你的出口……”西门町撇撇嘴,换了一副正经模样道:“我们从大理兵分两路,雪恩跟无语去追高玉祥他们,凭她们二人的本事应该没有问题,我倒是担心你。你师傅是让雪恩来京城,现在换了你来,万一你出了什么问题,我不好跟你师姐交待啊……”

    “你啥子意思嘛,瞧不起人嗦,我本事是不如我师姐,但老娘我做事一贯是稳妥的紧……”

    “得得得……别跟我吹你的光荣史,不知道是谁被关押在马尾寨山洞里,也不知道是谁游山玩水也差被毒死……”西门町看龙馨儿脸变绿又要翻脸的模样,赶紧转化话题道:“咳咳,我不是你本事不行,只是想跟你了解一下,你来京城究竟干啥,如果可以,我想帮你,即便给你出出主意也行嘛。既然我们结伴来京,我便有义务保证你能安然离开京城……”

    “呃……你怎么知道我来京城还有别的事?是雪恩告诉你的?”

    “不是,你别忘了,我的听觉很灵的,我也不是故意要偷听你跟雪恩话,仅听了个一鳞半爪……当然,如果这是你峨嵋派的秘密,你可以不,不过,我希望你单独出去的时候,能告诉我去哪儿,也好让我能去接应你。”

    “唔……”龙馨儿嘴里嚼着东西,含糊道:“到时候再吧。”

    两人正边吃边着,突然从店外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感觉闹哄哄的,直向店内涌来。

    西门町抬头间,已看到一个手上拿着一根长长烟斗,身高足有一米九以上,却是骨瘦如柴的老者,举步跨进了店内。

    他举起烟斗,没有三两肉的两边脸颊几乎贴在了一块,用力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团浓浓的烟雾,眯起眼睛扫视了一下店内,最后定在了西门町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