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章 这才叫实力2

第四章 这才叫实力2

    瘦高老者看上去干巴巴的,头发稀稀疏疏,胡子也是寥寥几根,仿似一个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木乃伊,他穿着一身光鲜的锦袍看上去极不协调。

    老者那杆青铜所制,细细长长的烟斗,看上去特别显眼,足有半米多长,烟杆上已出现锈斑,却是被磨的铮亮,看样子已经有些年代。而烟斗竟有成人拳头大,也是青铜所制,此时燃着火红的烟叶,黄灿灿的烟斗已被烧成黄褐色。

    随着老者迈进店内,那韦金胜和一群穿着皂衣的东厂厂卫也涌了进来。

    西门町自然是不认识老者,但龙馨儿一见,却是一愣,随即一伸手抓住了西门町的胳膊,竟是微微颤抖,喃喃自语道:“青城烟……烟叟……”

    西门町原本对老者不以为意,继续闷头吃饭,貌似龙馨儿看到这个“青城烟叟”很是畏惧,不由得又抬头看向他。

    “嘎嘎……想不到江湖中还有人记得我青城烟叟,女娃娃,不错,不错,你走吧,老夫不为难你。”老者干笑道。

    老者自承叫“青城烟叟”,虽然不为难龙馨儿,却是更让她惊恐,不仅仅是抓着西门町的手发颤,连身体也发抖起来,让她双峰荡起一****的涟漪。

    而韦金胜和一干东厂厂卫竟是跟西门町一样,也是没有听过什么“青城烟叟”,都一脸疑惑地看着老者。

    他们不识青城烟叟,甚至江湖上绝大多数人都不认识青城烟叟,但峨嵋和青城两派的人,即便他烧成灰,估计也认识!

    四五十年前,他本是四川青城派一个种植烟叶的记名弟子,一直默默无闻,甚至没人记得他叫什么,却是在他三十几岁的时候,不知得了什么奇遇,在一次峨眉、青城两派弟子例行的比武切磋中突然爆发,自号“青城烟叟”,以烟斗为兵刃,凭借一套精妙的穴法,连败峨嵋派数十高手,并且手段残暴,出招阴狠,不是将人致死就是致残,最后引起众怒,迫使峨眉、青城两派掌门联手对付他,却仍是被他轻松逃脱。

    但他跑后没几天,却是又潜回青城派,隐身暗处,隔一天,或隔几天,便将往日里怠慢他的师兄弟,刺杀一两个,一时间引起青城派一片惶恐。不得已,青城派求助峨眉掌门,等峨眉掌门亲自带人过来,他却悄然离开,杀上了峨嵋派。

    这一杀,便杀死了峨嵋派四十七个女弟子,几乎都是被刺阴而死。若不是峨嵋掌门和青城掌门及时赶过来,峨嵋派留守的内门弟子很可能被他杀绝。

    峨眉青城两派倾巢而出,对他进行围杀,凭借着峨嵋派的大杀器——霹雳雷火弹,终于将其逼上一座山崖绝。

    绝之战,甚是惨烈:他虽然身受重伤,却是将青城掌门击毙,峨眉掌门也差被刺阴而死,却是在间不容发之际,峨眉掌门抱着他跳落万丈悬崖。

    从此,这青城烟叟便如昙花一现,消失了。

    正是因为这昙花一现,让当年可比肩江湖四大派的峨眉青城两派一落千丈。

    这样一个人,自然是让峨嵋、青城两派弟子铭记在心,青城烟叟毕竟出自青城派,家丑不外扬,并且事发西南,地处偏僻,中原江湖却是知之甚少。

    龙馨儿自然是听师傅过峨嵋派这段惨剧,只当恐怖故事来听了,印象中的青城烟叟便是一个魔鬼。

    定性师太当年还是个丫头,现在已垂垂老矣,早以为青城烟叟已经不在人世,现在龙馨儿突然见到,仿似见鬼般,没有被吓趴下已经很不错了。

    “怕什么,有我在。”西门町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龙馨儿因为紧张而抓紧的手。

    西门町这一,龙馨儿才猛地惊醒过来,却是赶紧向西门町身边靠了靠,那俏挺的大~咪咪紧压着西门町的臂膀也不顾了。

    “韦,这么个娃娃你竟然劳动老夫?你这个东厂千户是吃屎的么?”青城烟叟又猛吸了一口烟,看着西门町皱眉道。

    “二爷,我哪里敢劳您大驾,这不刚巧……刚巧碰到么……我只是请您老来压阵……”韦金胜脸色尴尬,赶紧躬身道。

    着,他直起腰身,向左右看了看,他现在人多势众,更有“二爷”撑腰,脸上顿时恢复一股威严之气,上前几步,指着西门町骂道:“丫个呸的,老子现在来称称你有几斤几两……”

    他话没完,突然看到西门町手一扬,一物倏地迎面飞来,根本不及闪避,嘴巴便被堵住了,感觉滑滑腻腻的,他赶紧“噗”地一口吐了出来,竟然是西门町刚刚筷子夹着,咬了半口的大块红烧肉。

    别人吃过的东西突然塞进嘴里,感觉恶心啊,韦金胜赶紧又“呸呸呸”吐了几口,一挥手,怒吼道:“兄弟们,给我将这兔崽子拿下!”他倒是聪明,这个时候也不忘让别人先上,自己可不愿意身先士卒。

    新来的厂卫没挨过西门大官人的无影脚,虽然对千户大人嘴里突然被塞进半块红烧肉感到奇怪,也是以为韦金胜大意,对西门町完全没有惧意,只觉得这厮真是不知死活,竟敢在京城跟咱东厂的人叫板,并且,看到千娇百媚的大波妹跟西门町如此亲近,早就眼红心热,韦金胜话音未落,已有八个厂卫拔出“管制刀具”围了上来。

    店内用餐的客人一个个早已往墙角躲闪开来,店老板和伙计们看架势,打烂几张座椅,摔坏几十只碗杯是肯定了,虽然肉疼,却哪里敢上前阻止。

    西门町也是怕桌子打翻,饭菜汤汁啥的溅到身上,对龙馨儿了一句“你别动”,便长身而起,随手连着剑鞘解下玄武剑,拿在手中迎向了围过来的厂卫,然后站定,笑眯眯的看着他们,道:“一起上吧,节省时间。”

    这八个厂卫倒没有一拥而上,而是当先一人嘴里骂道:“一起上你妈!”举刀劈头砍来。

    西门町恼其出口成脏,微一皱眉,在他的刀劈到一半的时候,抬腿就是一脚,正中其胯部,力量自大,他惨叫声也不及发出,蛋蛋已直接被踢爆,同时,也将他踢的直飞起来,“嘭”的一声响,头竟是插进了二楼的地板。

    其余厂卫还处在惊讶中,西门町拿着玄武剑的手,已闪电般挥出,夹带着呼呼风声,“啪啪啪”连响,这几个围在身前的厂卫已分别被玄武剑抽了一记,脸上各带着一条青紫的“条形码”,吐落三到四颗不等的牙齿,都倒飞而出,摔倒在地。有几个耳膜也被打裂,直接晕了过去。

    西门大官人抬脚挥手间,已将八个厂卫全都击倒在地,这样的实力,顿时让青城烟叟不敢视。

    ps:貌似有变故。。。那啥。。。那啥。。。出差改到下周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