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五章 这才叫实力3

第五章 这才叫实力3

    韦金胜一连后退了几步,又吐了口唾沫,不过不是觉得恶心,而是借着吐唾沫来掩饰脸上的惧意。

    这个时候,剩余的厂卫傻子才会冲上去呢,随着西门町笑眯眯地,仿似闲庭信步般缓缓走近,都是不由自主往后退去,浑忘了身边还有一个“二爷”在坐镇。

    “娃娃,你很猖狂啊。”青城烟叟眯着眼,吐出一口浓烟道。

    西门町在青城烟叟两米外站定,微笑道:“任何时候,任何事情,都靠实力话,你我猖狂也行,那是我有实力猖狂。”

    “很好,很好,老夫便看看你有多少实力!”

    青城烟叟着,却是不紧不慢地将烟斗在脚底下磕了磕,又慢条斯理地从腰下的布袋中取出一把烟叶装入烟斗,燃后,吸了几口。

    他已经八十几岁,在这个年代完全可以做西门町的爷爷,甚至太爷爷,却是根本没有“礼让”晚辈的意思,甚至还玩起了偷袭。

    青城烟叟猛吸一口烟后,一口浓浓的烟雾凝成长条形,像是一支箭,猛地向西门町面门“射”出,速度之快,仿似真是离弦之箭,只是无声无息,让人措不及防。

    这支“烟箭”当然对谁也构不成杀伤,充其量扰人心神而已,但被人一口烟喷到脸上总是不好,西门町稍稍偏头,“烟箭”擦着西门町脸颊直射到脑后四五米远方溃散。

    而就在西门町一偏头之际,青城烟叟却是一步跨上,紧跟着左掌一挥,拍向了西门町胸口,掌未到,一股内力仿似一座山般,已先撞向西门町。

    西门町自然是不与其玩“对对碰”,脚下一闪,已是游刃有余地避开这股掌力,如鬼魅般到了青城烟叟的右侧。

    青城烟叟心里一惊,赶紧撤开半步,却是发现西门町笑眯眯站在那儿,并没有出手,顿时老脸一热,但心中不甘,抬手又是一掌劈出,暗劲山涌,直向西门町击去。

    却是掌力未到,西门町又是好整以暇地轻松闪到一边,“稀里哗啦”一阵响,西门町身后的一张餐桌顿时被青城烟叟的掌力击打的四分五裂,乱飞而出。

    连发两掌,皆被西门町举步间避开,并且,西门町没有还手,貌似要让青城烟叟三招。

    西门町这样做只是想先看看青城烟叟有啥能耐,而不作无谓的进攻,以免露出虚实,力争出招必制敌,并没有轻视的意思,却是让青城烟叟老脸搁不住了。

    他猛吸了几口烟,运足了功力,抬手一掌,登时激旋成风,劲气破空,呼啸而来,同时,右手长长的烟杆一,那拳头大已被烧红的烟斗夹带着一股热风,幻化出一片虚影,疾速罩向西门町胸前四五处大穴。

    在周围人的眼里,青城烟叟这次左右夹击,速度快,势头猛,招数精妙,角度刁钻,西门町非中招不可。

    但仍是跟刚才一样,只觉眼前一花,已失去了西门町踪影,定睛看时,却见西门町探手间,竟是空手握住了那火红的烟斗,正跟青城烟叟一样,处于满目震惊中,西门町掌心一收,那拳头大的烟斗已被西门町捏成了一团铜疙瘩,旺燃的烟叶顿时熄灭,强行给青城烟叟戒烟了。

    这杆烟枪可是陪了青城烟叟大半辈子,并且是自己的独门兵刃,竟是眨眼间被西门町毁坏,顿时让青城烟叟抓狂起来。

    他嗓子底突然发出一声低喝,仿似来自远古魔神的嘶吼,无尽深渊的诅咒,痛苦地域的呐喊,那稀疏的发须也一根根立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像是瞬间胖了许多,对龙馨儿而言,也更恐怖。同时,右掌竟是舍弃了烟杆,双掌上下翻飞,一股惊人的内力如狂潮般从四面八方涌向西门町,像是也要将西门町挤成肉疙瘩。

    这才是青城烟叟真正的战力!

    但他使错了力,不该合围,用磅礴的内力将西门町裹起来。

    青城烟叟也是太过自信,以为凭自己七八十年的功力,肯定可以压制住“娃娃”西门町,将他挤成肉疙瘩,为烟枪报仇。却是没想到西门町肉身强悍到变态,即便他功力再增加七八十年,也不能将西门町挤成肉疙瘩。

    处于风暴中心的西门町,虽然衣衫被劲风刮的猎猎风响,脚下也如无根的浮萍摇摆不定,甚至心神也被青城烟叟强大的内力冲击的气血上冲,但却是毫无危险。

    西门町长吸一口气,稳住上涌的气血,眼睛看处,手中的玄武剑已离鞘挥出。

    但见剑光疾闪,绿气莹莹。

    西门大官人当然是不懂啥子剑招,仅是眼到手到,胡乱挥出而已。

    但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厮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快的众人根本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耳中只听到“啊——”的一声惨叫,一道人影带起一蓬血雾已电射而出,瞬时消失在店外。

    西门町当然是看的明白,玄武剑挥出,原本打算留下青城烟叟两只手,却是仅砍断了一只,而被他跑了。

    西门大官人将手中长剑“唰”的一声归鞘,理了理翻卷起的衣衫,抬起头,神色已恢复了平静,脸不红,气不喘,再次笑眯眯地看向已完全傻掉的韦金胜,戏谑道:“千户大人,该你了。”

    韦金胜正一脸不信呆呆地看着地上青城烟叟留下的那一只比啃过的鸡爪还要干瘦的大手,闻听之下,顿时浑身一颤,抬起头来,却是神情惊惧,腿似筛糠,哪里还能出话来?

    西门町轻轻一笑道:“早就告诉你了,没有实力,就不要愤怒……什么叫实力?”着,一抬脚,“铛”的一声,已将青城烟叟那杆废了的烟枪踢向韦金胜,嘴里喝道:“这才叫实力!”

    随着话音,烟枪如长枪,噗,已将韦金胜的大腿扎了个对穿!

    “呱唧呱唧……”

    正在这时,突然从酒肆二楼传来清脆的击掌声,紧跟着,楼梯口出现几个身影。

    当先一人,是一个年轻男子,他身着锦绣缎袍,面白如玉,丰神俊雅,漂亮的近乎妖异,正是他在鼓掌。

    在他身后,紧跟着一男一女,西门町一见,顿时一愣。

    男子身材高大,白净的脸上透着几分邪气,正是那杨泽凯。他在柳如如“选秀”中被**神尼击伤,看他样子,貌似已经伤愈。

    而那女子,柳眉凤眼,唇红齿白,玉盘似的脸上有两抹晕红,像是喝了酒,更增添了几分娇媚色彩。

    她穿着火红的斜衽对襟长襦,只留出天鹅般的粉颈,腰束彩绦,下身也是火红的胡裤,显得干练又洒脱,整个人看上去犹如一团火。而这身装扮,也将她如火般曼妙的身材完全展露出来,双峰盈盈,柳腰细细,体态婀娜,**紧绷,不用摸就能感觉到那火热的弹力。

    这团火不是“火凤凰”宇文凤还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