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章 纯洁的普通朋友(第一更)

第六章 纯洁的普通朋友(第一更)

    西门町认出了杨凯泽和宇文凤,自己差淹死在西湖,自然是对二人没有好感,看了他们一眼后,便移开了目光,看向了那漂亮的让女人都嫉妒,却是有一股威严之气的年轻人。

    年轻人缓缓步下楼梯,继续击掌道:“西门少主一来京城,便大发神威,教训无知之徒,果然是武功盖世,实力不凡,实在是让人佩服,佩服……”

    很显然,是杨凯泽明了西门町的身份。

    此时杨凯泽和宇文凤跟在他身后,走到了西门町身前,但三个人的表情各不同,眼里的含义也不同。

    那年轻人一脸笑意,惊奇中带着欣赏,杨凯泽面无表情,却是眼含嫉恨。

    而宇文凤脸带惊讶之情,眼里则透射出炽热的光芒,仿似要将西门町熔化在眼里。

    宇文凤这阵子耳边是没少听过西门大官人的名字,并且还是从家人口中,心里早对以前从没注意,当然也是不屑注意的西门町,是大感好奇。

    因为接英扎吉的镖,宇文化龙的心情从大喜到大悲,再从惶恐不安到意外惊喜,可谓大起大落,也是柳暗花明。

    现在威龙镖局不但不用舍弃在京城的百年根基搬去杭州,还得到了朱由检的特别嘉奖和赏赐,以后更有锦衣卫罩着。宇文化龙这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当然是拜西门町所赐,如果不是西门町指出铁匣子内有夹层,他哪里能发现军事分布图,从而为明朝立下如此大功劳?威龙镖局哪里能过的如此安逸,比以前更加威风八面??

    因此,威龙镖局上下对“玄武庄少庄主”不是铭感五内,起码这份感激之情也是货真价实的。

    宇文凤当然也是心存感激,但好奇心更甚!

    原来还可怜轻舞霓裳,要嫁给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浪荡子,想不到这西门町是留给世人一个假象,武功竟然那么好,连**神尼也自认不敌。并且,他竟能收服视天下男人为粪土的妖女花无语,还是三女一夫,他……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竟有如此魅力!?

    女人的好奇心一旦被撩拨,那绝对是千军万马也阻挡不了的。

    她今天终于见到了,当即就被西门大官人展现的“实力”深深震撼,更是被西门大官人浑身散发的“风骚”深深吸引。

    她当然没认出西门町就是当日在西湖边的“农夫”,不然的话,她哪里好意思面对西门町。

    而年轻人一出现,西门町和龙馨儿不认识,却是让店内其他人吃惊不,特别是那大腿被烟枪扎穿受伤到地的韦金胜和那些个厂卫,一个个脸上露出惶恐,想要上前拜见,却是被年轻人眼睛一扫间,不自禁低下头去,哪里还敢言语。

    西门町虽然看出年轻人来头不,并且有亲近自己的意思,但他跟杨凯泽和宇文凤一起,便也懒得理会,淡淡一笑,冲年轻人一拱手,不冷不热道:“公子过奖。”

    年轻人也不介意,微笑道:“本人朱由橏,不知可否移驾一叙?”

    西门町脑子里对朱由橏毫无印象,但听他言语恳切,态度不温不火,倒是对他心生了好感,也是微笑道:“朱公子客气,只是我还有事,有机会定当拜访,不知府上是……”

    “哼,连大名鼎鼎的惠昭王也不认识,真是有眼无珠!”却是杨凯泽冷冷插话道。

    朱由检最的弟弟惠昭王朱由橏?史书上不是早死了么?我擦,难道我被雷劈附身穿,竟然也让他复活了?还长成这样一幅祸国殃民的俊俏模样。

    西门町有些惊讶地看着朱由橏,一时间忘了话,倒像是真被朱由橏的“大名”惊着了。

    朱由橏显然对西门町的反应比较满意,很是热情地上前抓住西门町手道:“本王最喜结交江湖能人义士,我跟西门少主是一见如故……”着眼睛瞥了一下韦金胜等人,继续道:“这帮无知之徒扰了我们用膳的兴致,隔日不如撞日,不若由本王做东,咱们再找地方痛饮几杯。”

    朱由橏贵为当朝皇弟,地位尊崇,却是折节下交,言行举止丝毫没有王爷的架子,并且,态度诚恳,亲切。

    很显然,这个朱由橏比较擅长收买人心!

    朱由橏抓着西门町的手,表现的太过热忱,让西门町有不自在,他不动神色地抽出手,不亢不卑道:“既然王爷如此盛情,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西门町改变主意,倒不是被朱由橏的“热忱”感动,而是因为他是“惠昭王”。

    他来京城,目的是带走叶筱轩,而叶筱轩作为当今皇上的候选妃子,岂能随便可以带走。

    西门町原来的打算是摸清叶筱轩所在位置后,偷偷摸摸将她抢走,有代步工具帝王驹,谁能追上?

    但这么做,在当时而言,无疑会引起轩然大波,那是偷抢皇帝的老婆啊,这让朱由检老先生情何以堪。

    再了,叶筱轩为了不让九寨十八坞的族人再作无谓的牺牲,主动劝阻情绪激动的族人,愿意进宫为妃,若是她被抢走,那王轩肯定能猜出是神女的夫君“何炜”所为,到时候朱由检一发怒,九寨十八坞,特别是马尾寨还不遭殃?

    现在得知这个年轻人是当朝的惠昭王,西门町改变了主意:何不通过他,让叶筱轩在三千佳丽中落选,堂而皇之地将她带走呢。

    朱由橏看西门町同意,也是心里暗喜,再次一把拉住西门町的手道:“走,我们去锦观坊!”

    竟是不理杨凯泽和宇文凤二人,拉着西门町就要往外走。

    宇文凤和杨凯泽没有阻拦朱由橏,当然是不敢,也是不便阻拦,却是有人突然走上前来,挡住了去路。

    这个人挺着一对高耸的双峰,当然是辣椒龙馨儿了。

    宇文凤今天她是东道主,主要是替父亲宇文化龙答谢朱由橏,感谢他在威龙镖局“落难”的时候,没让东、西厂的人将威龙镖局抄了家。随同爷爷杨天成进京述职的杨凯泽则是陪客,而宇文凤将朱由橏约请出来,当然也是通过他。

    现在朱由橏反客为主,宇文凤倒是无所谓,两只丹凤眼在西门町身上看个不停,犹豫着要不要自我介绍一下。

    杨凯泽对朱由橏的冷落,不管从内心还是表面,都不敢有怨言,却是对西门町更加嫉恨了。

    朱由橏三人正在二楼一个包内吃饭,却是被那厂卫一头撞破二楼楼板而惊扰,走出来,正好看到西门町与青城烟叟的对决,并不知道西门町还有同伴。

    此时龙馨儿一上前,几人都是眼前一亮,特别是杨凯泽,眼睛像是定在了龙馨儿的大~咪咪上,是一脸的猪哥样,再也不舍得离开。

    宇文凤当然认识龙馨儿,在天机阁举办的江湖大会上见过,也聊过,算是熟人了。

    不过,龙馨儿一贯的形象是飞机场,现在却是波涛汹涌,这差别太大了,一时间让她不敢相认。

    朱由橏却是神色淡定,一愣间便迟疑道:“这位姑娘是……”

    西门町趁机抽出手,介绍道:“这是跟我一同来京的朋友,峨嵋派定性师太的高徒,龙馨儿。”

    朱由橏很是欣喜的样子,也学江湖人一般,抱拳道:“原来是龙姑娘,幸会,幸会……”他倒没有热忱地去抓龙馨儿的手,而是看了看西门町,貌似心中有数道:“对龙姑娘之名,由橏是早就耳闻,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今日一见,龙姑娘跟西门少主一样,都是千里挑一的人中龙凤,端的是郎才女貌,珠联璧合……”

    “额……”西门町正尴尬朱由橏乱鸳鸯谱,龙馨儿却是一瞪眼道:“你胡八道啥子,谁跟他珠联璧合啊!”

    西门町赶紧接口道:“咳咳……王爷误会了,我们只是朋友,纯洁的普通朋友。”

    这一,朱由橏自然是没理会龙馨儿的出言无状,也有尴尬了,我草,纯洁的普通朋友?这女子的大~咪咪难道不是你摸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