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章 惠昭王朱由橏(第二更)

第七章 惠昭王朱由橏(第二更)

    朱由检老哥朱由校挂了以后,弟继兄位,当了皇帝。

    朱由橏在朱由检几个兄弟中是老幺,因为出生后,体弱多病,被老豆朱翊钧悄悄送去蝴蝶谷求医,一呆十多年没在世人面前露面,这才让外人误以为他已夭折。

    可以,他是在蝴蝶谷长大,受独孤羽的父亲独孤傲的影响颇重,心机深不可测,虽然贵为皇子,却是忍辱负重,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默默无闻地过着隐居者的日子。

    两年前,当独孤傲去世后,已经二十四岁的朱由橏便以惠昭王的身份回归了。

    对朱由橏的归来,朱由检当然是表示欢迎,开始也对这个唯一的弟弟委以重任,朱由橏总是不辱使命,表现出了过人的能力。但朱由橏回归后,凭着他迷人的外表和无敌的亲和力,没多久便跟朝廷上上下下打成一片,人气貌似比朱由检还旺,这就让生性多疑的朱由检看出了一些苗头,这个弟弟野心不,难道他也想弟继兄位?

    从此,朱由检表面上对朱由橏还是客气,但却是渐渐地从他手上收回了权力,让他不再涉足朝政。

    朱由橏对此仿似无所谓,反而是乐得清闲,整日表现出游手好闲的样子,在京城呼朋唤友,吃喝玩乐,甚至跟一帮江湖草莽厮混在一块,完全没有一个当朝王爷的样子。

    他这种表现,让朱由检慢慢放下心来,心里也是暗自惭愧,以为误解了弟弟,对他的所作所为只当没看见,甚至朱由橏经常拉拽着太子朱慈烺出去玩乐,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只等儿子回来训斥一番而已。

    朱由橏是不是想弟继兄位?

    四个字回答:毋庸置疑!

    朱由橏对朱由检继位后的表现是大为不满,认为是他治国无能,才给大明带来了如此乱局,白白糟蹋了先人留下的大好河山。而老子无能,身为太子的朱慈烺更是白痴,若是由他继位,那我大明江山岂不马上断送在他手上?!

    朱由橏内心里恨不得马上将朱由检赶下台,让自己来统治大明,但却是不敢稍动,一边广结能人异士,为自己篡位积蓄力量,一边像一只猛兽紧盯猎物般蛰伏着,寻找着最佳出击良机。

    而这次的选妃之举,通过内阁首辅程国祥、杨嗣昌之口,让朱由检欣然应允,暗中谋划着正是朱由橏是也。

    他当然不是为朱由检性福大计考虑,让朱由检多生几个儿子,而是深思熟虑后的一石二鸟,一石三鸟,甚至是一石多鸟之计,可谓出招阴狠,让偶们的朱由检同志是防不胜防啊。

    朱由检三十几岁,正值壮年,看起来身体刚刚的,但他兢兢业业、废寝忘食地操劳国事,却是让身体透支过度,虚的很。跟了独孤傲十几年,也是精于医道的朱由橏当然看了出来,你不是很少房事么?那是因为都玩腻了,我给你找一些新鲜货,看你动不动心。到时候,本王给你献上特制的壮阳药,不用三千佳丽,三十佳丽就能把你掏空!而这种全国性的选妃,最是滋生贪官污吏,可以消耗本不宽裕的大明国库,没有钱,我看你拿什么来治理国家。最关键的一,大明今年多灾多难,老百姓是民不聊生,这时候搞如此规模的选妃,也最能引起天下百姓的怨愤之情,可以第一时间将朱由检推到风口浪尖,在天下人眼中制造朱由检不是明君是昏君的印象,为自己登基篡位打下群众基础。

    朱由橏这些个算盘当然是无人知道,那程国祥、杨嗣昌还夸奖他体恤皇兄呢。

    这样一个长相出众的笑面虎,即便是俺们两世为人的西门大官人,也是被蒙蔽了,感觉这个惠昭王礼贤下士,很有圣人的风范。

    此时五人坐在了京城级餐厅,锦观坊一间豪华包厢内,除了那杨凯泽低头喝闷酒,无人搭理外,其余四人貌似相谈甚欢。

    当然,西门町跟朱由橏是把酒言欢,而龙馨儿跟宇文凤却是两个女人之间叽叽咕咕着悄悄话,不过,从宇文凤时不时偷瞄西门町的眼神可以看出,她们的话题没少是西门大官人。

    “老弟,你我兄弟一见如故,来,再干一杯!”朱由橏亲切地拍了拍西门町肩膀,端起面前一只温婉碧透的玉质酒杯道。

    西门町不管前世还是今生,酒量都不咋滴,但他现在血脉异于常人,强悍非常,血液承受和化解乙醇的能力跟他的肉身一样变态,完全可以是千杯不醉。

    他已经跟朱由橏碰了二十几杯,虽然那时的酒清淡,但也是喝了近二斤的量,而对自己酒量突然变大,西门町当然是见怪不怪。

    他来者不拒,举杯必干,一是想看看自己的酒量究竟有多大,二是产生了跟朱由橏拼酒的想法:这一杯酒估计得有七八钱,你一杯杯地灌我,难道我还怕你?

    朱由橏脸上不动神色,却是心里吃惊,他可是清楚这特供杏花村酒的浓烈,很少有人能喝掉两斤还面不改色的。自己是悄悄服用了解酒药,现在也已经感觉差不多了,而西门町不但脸色没变,竟然跟没事人一样,没有一丁醉意。

    所谓酒品看人品,他现在是越发欣赏西门町了,暗自决定一定要将西门町收归帐下。

    “西门町,你们有完没完,已经从中午喝到下午,难道还准备喝到晚上么?”龙馨儿终于不耐烦,抬起头埋怨道。

    西门町正端起酒杯,闻听之下,干净利落地一口干掉后,放下杯子,对朱由橏笑了笑道:“由橏兄,谢谢你的美酒款待,时辰不早,我们这便告辞了。”

    朱由橏放下杯子,先是对龙馨儿一脸歉意道:“龙姑娘,我跟西门老弟相见恨晚,喝着喝着就忘了时间,实在是对不住……”着,却是对西门町面露不悦道:“西门町,你这话就见外了,虽然你们江湖中人一贯自由自在,不屑与我等朝廷中人来往,但我朱由橏可不当自己是什么惠昭王,也不稀罕,我是把你当兄弟看待,诚心结交于你,难道你还看不起我?”

    “呃……由橏兄言重了,我西门町当然也是把你当兄弟看待……”

    “呵呵,这就对了,这次你来京城,你和龙姑娘也不要破费了,就把寒舍当作自己的家,住在我那儿,咱们兄弟再好好聊聊。”朱由橏一把拉着西门町的胳膊,打断道。

    第一次见面就邀请去你家住,未免……未免太热情了吧?寻常人家还罢了,你惠昭王府还是算了。

    西门町汗了一下,正要出言婉拒,龙馨儿已插话道:“朱公子,我一个未婚女子冒昧入住你王府,不管是为你,还是为我自己名声考虑,都不合适,你的好意我只能心领了……”着,龙馨儿已是站起身,看向西门町道:“西门町,我跟凤姐好了,晚上去威龙镖局,顺便拜会一下宇文镖主,不如我们就此分手……”

    她是个江湖儿女,只当朱由橏是个王孙公子,虽然对他有些好感,但跟自己八竿子打不到一起,话也是无所顾忌。

    西门町赶紧跟着站起,悄悄瞪了她一眼道:“龙馨儿,你师姐怕你惹事,让我好好看着你,现在刚来京城就想甩开我,门都没有……”看龙馨儿张嘴要申辩,暗恼她不理解自己的意思,一摆手阻止道:“别废话,你哪儿也不准去,必须跟我一起。”着,西门町也不给龙馨儿话的机会,偏头对朱由橏笑道:“由橏兄,去你那儿住就免了,等我住下来,一定去府上拜访,到时候可别闭门谢客,呵呵……”

    骚蕊,第二更晚到了。。。陪女儿,其实也是自己去看看企鹅,冰天雪地,差冻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