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章 有本事你来追我啊(第一更)

第八章 有本事你来追我啊(第一更)

    这餐酒,杨凯泽喝的极其郁闷,虽然朱由橏就坐后为大家介绍了一番,他是杭州总督杨天成的孙子,“重剑盲丐”张运和的爱徒,但西门町只是了头,根本不拿正眼看他,更是没跟他过一句话。朱由橏当然是注意到这个现象,却是只当没看见,是可劲地跟西门町套近乎,也是完全将杨凯泽当了空气一般。而龙馨儿则连客套般的头招呼也省略了,直接无视,杭州总督?关我屁事!重剑盲丐?是哪根葱啊!一开始就盯着人家大~咪咪不放,完全是个下流胚子嘛。

    但朱由橏没发话,杨凯泽只能呆着,他的郁闷有谁懂?

    而酒桌间,宇文凤也是纳闷加纠结,实在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了西门町。

    朱由橏介绍的时候,她还笑盈盈地起身招呼,西门町倒是冲她头,但随即便移开目光,话也懒得,仿似不知道威龙镖局,不知道宇文化龙,不知道华山派。宇文凤当即便僵在了那儿,心里想好的感激之词也噎在了喉咙里。

    朱由橏看在眼里,便以为西门町跟杨凯泽有过节,而宇文凤和杨凯泽走的近,便也被西门町所排斥。

    他当然不问其中缘由,却是暗自思量,明里还是少跟杨凯泽来往,以免引起西门町不快。

    西门町一招间留下青城烟叟一只手,宇文凤和杨凯泽因为不认识青城烟叟,受到的震动还不大,但朱由橏却是震惊莫名。

    前文过,英扎吉四大贴身护卫除了六指血魔和毒手屠夫这样的老怪物,另外两人也绝对是Supperstar,这其中一人便是青城烟叟是也。

    这四个老古董级的贴身护卫,在江湖上都曾引起一段腥风血雨,被武林正义所不容,而逃往塞外。

    随同英扎吉回到中原后,也是隐姓埋名,并且极少露面,即使露面,对外也是以一号、二号、三号、四号称呼,青城烟叟便是二号,因此才有韦金胜的“二爷”称呼。

    英扎吉托镖之事败露,玩起了人间蒸发,随同的是一号和三号,而一号老古董,六指血魔同志被埋在通天宝藏下,想来已经安息长眠。至于三号老古董,还不到出场时候,暂不表。

    二号和四号作为眼线留在了京城,没想到英扎吉刚一走,四号“毒手屠夫”申九道便被子郁非等人找上门抓走,在审讯过程中,莫名其妙的一命呜呼。剩下的青城烟叟虽然忠于职守,一直潜伏在京城,但时间一长,也是耐不住性子,想着自己不像其余三人,在江湖上树敌无数,认识的人满大街都是。可以,认识自己的人,只怕早已化成了灰。因此,他便偶尔出来放放风,喝喝茶,开始的时候,还让东、西厂的人打掩护,几次之后,果然是没人认出这个干瘦的老头,慢慢地也就放松了警惕,完全是公开露面了。

    但凡见识过青城烟叟卖弄功夫的人,都不得不暗自惊叹,虽然这老家伙倚老卖老,牛~逼哄哄,但的确有资本,在京城,能与之一战的,屈指可数:锦衣卫统领夏可雄,东厂厂主赖水强,西厂厂主刘锦,威龙镖局的宇文化龙……但也仅仅是一战,谁胜谁负,殊难预料。

    若不是亲见,朱由橏打死也不信,往日里目空一切的青城烟叟竟不是西门町一招之敌,玄武庄的功夫太可怕了,简直是深不可测,怪不得惨遭灭门,那是引起了天妒啊。

    西门町还那么年轻,谈吐也不俗,推杯换盏间,朱由橏已把西门町看作自己的左膀右臂来拉拢了,你杨凯泽算根毛,呆一边凉快去!

    此时听闻西门町之言,朱由橏也是站起身,笑嘻嘻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强求,不过,你可一定要来,这几天我哪儿也不去,就在家恭候贤弟大驾。”

    我当然要去,刚才话不便,我还没跟你打听选妃之事呢。

    西门町心里想着,主动握住朱由橏的手,笑道:“我明天一准去,绝不让由橏兄多等,呵呵……”

    几个人从锦观坊出来,朱由橏毫不掩饰脸上的羡慕之情,再次夸奖了一番帝王驹的神骏后,当先离开。

    朱由橏前脚刚走,杨凯泽后脚便跟着离开了,跟谁也没打招呼。

    而随着这俩人离开,龙馨儿终于憋不住了,问一句便拧一下西门町的胳膊道:“怕我惹事?让你看着我?门都没有?必须跟你一起?我就甩开你,怎么着吧?”着,也不等西门町解释,一把拉着正目瞪口呆看着她的宇文凤道:“凤姐,我们走,别理这个表里不一,野蛮霸道,心里花花的臭男人!”

    我勒个去,合着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一个人啊……

    虽然被龙馨儿拧的无关痛痒,但她的话还是让西门大官人冷汗嗖嗖地,当着宇文凤的面又不好啥,只能是无语地看着怒气冲冲的龙馨儿:要走就走,我才懒得管你。

    “西……西门……少主……”宇文凤却是站在那儿没动,朝西门町期期艾艾叫道。

    “宇文姑娘有何见教?”西门町瞥了她一眼,淡淡道。他虽然对宇文凤没有好感,只有恶感,但她毕竟是宇文化龙爱女,又是华山派高徒,都对玄武庄不错,现在人家主动招呼,再不理不睬未免不过去。

    看西门町搭话,宇文凤鼓足勇气,看着西门町道:“家父一直念及你对我威龙镖局的恩德,希望能当面一谢,这次你和馨儿来京城,若不嫌弃,不如到我威龙镖局一住,就算是让我们尽一地主之谊。”

    西门町已猜到宇文凤会什么,闻听之下,根本没做犹豫,出乎宇文凤意料地道:“实不相瞒,我初次来京,正打算去拜会一下宇文镖主,如果贵镖局方便的话,当叨扰几日。”

    西门町原来根本没做如此打算,只是想一切都悄悄地,但今天发生的一些事,自然是让他不能再“悄悄地干活”,干脆就公开亮相。这样一来,威龙镖局肯定是要去拜会一下的,不但可以打听打听选妃之事,朱由橏其人,以及其它在京城需要注意的问题。而威龙镖局人脉广博,不定还能知道一些英扎吉的消息。并且,玄武庄跟福林镖局和威龙镖局虽然来往不密切,但关系一直还不错,去盘亘几日应该没什么,加上是第一次来京城,有熟人招呼当然最好了。

    宇文凤没想到西门町一口答应,心里想着,若是父亲看到自己将西门町请过来,一定高兴的很,顿时一扫酒席间的纠结和愁闷,抬头挺胸,仿似欲与馨儿试比高。

    “西门町,你要不要脸啊,来的时候你可没过要去威龙镖局,现在我要去,你也跟去,你老缠着我干什么?”西门町话音刚落,龙馨儿第一时间横眉怒目地鄙视道。

    西门町也不管宇文凤在场了,这死丫头真是欠收拾,也是眼睛一瞪,怒目道:“我呸啊,我缠着你?你也不照照镜子,除了胸大,哪里能让我看得上?”西门町话一完,就知道龙馨儿肯定要发飙,哪里会给她机会,身子一闪,已是疾速地登上早就过来蹭着他的帝王驹,纵马前行中,不忘回头继续刺激道:“大波妹,有本事你来追我啊……”

    话中,身后已传来龙馨儿抓狂的咆哮声:“啊——西门町!你个王八蛋!你给老娘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