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章 一巴掌

第十章 一巴掌

    “啊——”

    西门町正一脸正经着,突然传来宇文凤的一声惊叫,抬眼看去,却见宇文凤正慌乱且羞怯地躲闪着,而帝王驹像是一头色狼般亦步亦随紧贴着宇文凤,并居高临下将头埋在宇文凤胸前,贪恋地一拱一拱的,还呼哧呼哧打着响鼻,貌似嗅着什么。

    我擦,这货还喜欢女人的咪咪?要耍流氓也该对辣椒啊……

    西门町大汗,赶紧上前猛拍了一记帝王驹脖颈,怒喝道:“阿悍,规矩!”

    “咴咴……”

    帝王驹却是吃痛般嘶鸣一声,并没有离开宇文凤,反而更是贴近了她身体。

    “真是什么样的人配什么样的马,都臭不要脸……”龙馨儿原本听了西门町的话,心里还有自得,此时见状,当然是不失时机地讥讽道。

    西门町没空搭理她,由于跟宇文凤站的近,从她身上传来一股很是特别的幽香,心里有明白过来是咋回事了。

    此时看周围之人都有些尴尬地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禁老脸一红,暗自腹诽阿悍同学没出息,竟让自己的主人出糗,上前一步,一把揪住帝王驹漂亮的鬃毛,硬生生将它拉了开来,对宇文凤疑问道:“宇文姑娘,不好意思,呃……你身上是不是带了什么东西,估计阿悍喜欢它的味道。”

    宇文凤脸色羞红地赶紧后退了几步,听西门町这么,不由得一愣,随即自言自语道:“哦,难道是熏香果?”着,从衣领处拉出一根红色的线绳,上面系着一颗火红的蚕豆般大的坚果。

    而这坚果一被宇文凤拉出来,一股淡淡的清香瞬时弥漫开来,闻之沁人心脾,让人大感受用。

    帝王驹顿时发出“聿聿——”一阵嘶鸣,鼻中更是“呼哧呼哧”地狂嗅不已。

    很显然,正是这“熏香果”的香味让帝王驹同学对宇文凤耍起了流氓,当日西门町南下杭州初遇宇文凤时,也曾因这股异香对宇文凤格外留意。

    “西门少主,想不到你这匹宝马竟然能像人一样也如此钟爱熏香果的香味,看来,凤儿跟你这匹宝马还蛮有缘,哈哈……”醒悟过来的宇文化龙笑道。

    西门町看帝王驹盯着熏香果一副要流口水的样子,心这什么熏香果这么,还不够塞你牙缝的,难道你还想吃?

    西门町决定满足一下帝王驹的口欲,装着好奇地问道:“咳咳……这熏香果的香味的确奇特,倒是未曾见过,不知产自哪里?”

    西门町这一问,连龙馨儿也是露出好奇之色,怪不得凤姐身上的香味那么好闻,还以为是她天生的呢,原来是这熏香果的缘故,这东西不错啊,我也要整一颗挂在身上。

    “呵呵……西门少主,不怪你没见过,这熏香果不是我中原之物,乃是十几年前我出镖漠南时,从一满族商妇手中购得,据这熏香果生长在沙漠中,极为难得,当时女刚满周岁,便正好将它送于她……”宇文化龙颇为自豪道,想起什么,赶紧又歉然道:“你看我,光顾着话了,西门少主,这里不是话之地,快请进屋内。”

    经过帝王驹这一闹,龙馨儿暂时放过了西门町,而那杨凯泽也留了下来,只是他很不爽,原本他来威龙镖局是众星捧月的,现在成了配角不,宇文化龙对西门町的态度简直让他嫉恨的要发狂,热情中透着恭敬,恭敬中透着巴结,哪里还有一堂堂威龙镖局镖主的风范,完全是上杆子跟西门町套近乎嘛。

    杨凯泽不爽,但宇文化龙等一众威龙镖局的兄弟们却是感觉很爽,在他们眼里,西门大官人莅临威龙镖局,便是蓬荜生辉。

    当然,“大波妹”龙馨儿的到来,对镖局内许多血气方刚的伙子而言,多多少少也叫蓬荜生辉。

    当晚的接风宴可以是威龙镖局近些年来最热情、最隆重、最丰盛的一次,宴客厅内满满当当摆了十多桌,倒不是请了很多人,而是威龙镖局上上下下都参加了。

    这样的气氛下应该有个Happyending,但因为勉强留下的杨凯泽,结局未免不那么happy,很有不欢而散的味道。

    事情的起因倒不是杨凯泽,而是宇文凤。

    每个人都看出来西门町对杨凯泽不待见,当然杨凯泽也没给西门町什么好脸色,虽然宇文化龙几次“不经意”间向西门町提起“杨公子”,想化解两人之间的恩怨,但西门町却始终不接话茬,总是顾左右而言其他,岔开话题,这样一来,宇文化龙也不好意思再提了。

    杨天成看在眼里,自然是不去碰这个钉子,自找难看,而宇文凤却是最终憋不住了。

    她当然不是为杨凯泽鸣不平,而是为自己解开疑惑:在锦观坊,他对自己爱理不理就算了,为何到了威龙镖局还是这样,我以前没得罪过玄武庄啊,并且为了玄武庄灭门案我华山派可是出了不少力,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虽然帝王驹跟“火凤凰”貌似很有“缘”,对她黏糊的不行,但西门町却是跟她有“怨”,这“怨”从何来呢?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借着喝了几杯酒的酒劲,脸上一片红晕的宇文凤端起酒杯站起身,对西门町道:“西门少主,我再敬你一杯,感谢你……”

    话没完,西门町已站起身,一摆手打断她,跟刚才一样,一仰脖喝了杯中酒后,淡淡道:“不要客气。”着便坐了下来。

    宇文凤轻轻咬了咬下唇,先是将琥珀色的酒杯放在嘴边抿了一口,然后眼含些许幽怨地看着西门町道:“西门少主,有个问题我想冒昧地问一下……”

    西门町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话,正想转过头跟身边的宇文化龙岔开话题,宇文凤已跟着道:“我不是想高攀于你,但你对我威龙镖局有恩,我是诚心实意感谢你,只是不知道你为何总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我宇文凤自问没有得罪过你,还请西门少主明言,也好让女子知趣。”

    “凤,你还用问么,人家可是堂堂的玄武庄‘西-门-少-主’,轻舞大侠的‘爱-婿’,哪里会看得上我们这些无名卒,不搭理我们当然是正常的。”杨凯泽对西门町完全是嫉恨,他当然也不知道哪里得罪过西门町,西门町不拿正眼看他,他想当然以为是西门町装~逼,当即在一边冷嘲热讽,特别对“西门少主”和“爱婿”加重语气,一字一顿道。

    包括宇文化龙和龙馨儿,一直都没察觉西门町和宇文凤之间的问题,此时都一脸诧异地看向西门町,又看看仍站在那儿脸色通红的宇文凤,一时间有摸不着头脑:他们之间也有恩怨?不是凤儿(凤姐)邀请他来威龙镖局的么?

    因为西湖畔之事,西门町虽然大难不死,但杨凯泽和宇文凤已给西门大官人留下了极其恶劣的印象,他也不是气量狭之人,倒没打算找他们报仇,不过,要装着啥事也没发生过,跟他们和颜悦色地把酒言欢却是做不到的。

    此时闻听二人之言,西门町不再回避了,他冷冷地扫了一眼宇文凤和杨凯泽,却是看着宇文化龙道:“宇文镖主,如果有人态度极其张狂,完全没有理由地差杀了你,你还愿意跟这种人作朋友么?”

    “额?差杀了你……”宇文化龙惊疑道,“你是凤儿和凯泽差杀了你?!”

    他们……他们有这本事??!!

    在座所有人都一脸不信地看着西门町,而当事人宇文凤和杨凯泽更是一脸迷糊,满脑袋问号地互看一眼后,又看向西门町。

    “不错!”没想到西门町却是肯定地了头道,“那是几个月之前,在天机阁举办江湖大会的时候……”着,西门町眼睛看向宇文凤,淡淡道:“不知道宇文姑娘还记不记得西湖边那个脸色黝黑穿着寒碜被你们打断肋骨踢下西湖的‘臭子’?而那个‘臭子’正是在玄武庄灭门案中得以幸存的西门町,也就是我了……”着,也不等宇文凤话,又看向杨凯泽,冷冷道:“那时候杨公子好威风啊,可惜我西门町命不该绝,并没被你所杀,你我该不该找你报一掌一脚之仇呢?”

    宇文凤当时还心存愧疚,但时间一长已是淡忘了,而杨凯泽更没将那件事放在心上,没几天便忘了个一干二净,此时西门町一,宇文凤顿时想了起来,她内心吃惊不,一伸手捂住因为震惊张开的樱唇,含含糊糊道:“那……那个人……是……是你??”

    “当然是我!”西门町既然开了,也是勾起了心里的愤怒,冷声道:“怎么?我没死你很失望是吧?”

    杨凯泽也想起了当日之事,却是站起身脱口而出道:“你胡!那人丝毫不懂武功,怎么可能是你?”

    看众人都是疑问地看向自己,西门町坐在椅子上,一脸平静道:“亏你还有脸的出口,身为一个习武者,竟然对‘丝-毫-不-懂’武功之人大下杀手,我真为杨大人和那个‘重剑盲丐’感到羞耻!”

    “你——”杨凯泽漏了嘴,被西门町一指责,顿时有哑巴吃黄连的味道,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怒声道:“你血口喷人!是那臭子蛮横无理得罪了凤,我才出手教训于他,并没有要杀他……再了,你西门少主既然侠义心肠,又是武功盖世,看见我对‘丝毫不懂’武功之人出手为何不出面阻止?还不是因为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子可恶该打么?”

    西门町听他狡辩,却是不再理他,而是看向宇文凤,淡淡道:“宇文姑娘,你也认为那‘臭子’该打么?”他是觉得杨凯泽不可救药,已懒得跟他话,倒要看看这火凤凰是否也一样想法,如果这样的话,你们还是一边凉快去,少他妈找不痛快,惹火了我……

    宇文凤正愣愣地看着西门町,从他的双眼中依稀认出就是当日那个“哭鼻子”,不为自己美貌所动的年轻人,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不知啥味的时候,听西门町问话,不自禁露出一副羞愧难当的神情,低语道:“西……西门少主……对不起……当日是我鲁莽……”

    有一句“对不起”足够了,西门町很是大度地摆了摆手,微微一笑道:“算了,我已经没事,当日之事也不想再提……”

    正着,那杨凯泽却是不合时宜地打断道:“凤,你干嘛对不起,我们又没做错,那个臭子又不是他西门少主……”

    “啪——”

    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西门町当着一百多号人,特别是杨天成的面,闪电般出手,扇了他一耳光,立时在杨凯泽白脸上留下红红的五指山,同时嘴里斥道:“你闭嘴!”

    杨凯泽作为陪客“嘉宾”虽然跟西门町同桌,却是远离西门町,两人之间还隔着好几个人,若不是西门町原本坐着,现在站着,又怒斥着杨凯泽,没人以为这一耳光西门町扇的,因为谁也看见西门町是如何出手的:我日,这身手太恐怖了吧?杨公子武功那么好,被西门少主扇了耳光,竟然不能做出一反应??

    西门町这一耳光可以是石破天惊,所有人都像是被施了定身法,呆住了,几秒后,宇文化龙第一个反应过来,却是肠子都悔青了:我他妈有病啊,非要留杨天成爷俩,这不是找难堪么?他脸带歉疚看向杨天成,发现杨天成脸色涨红,嘴唇哆嗦,这一巴掌像是打在他脸上一样。

    杨天成可不像宇文化龙,要顾忌西门町的身份,自己好歹是朝廷命官,这么一把年纪还对你客客气气的,你可倒好,当着我的面打我孙子,完全是一不给我面子嘛。

    但他心里愤怒归愤怒,却也是对西门町的身手感到忌惮,不管是江湖还是官场,杨天成都是老油条了,他阴冷地看了西门町一眼,根本不看宇文化龙,猛地站起身,拉着已经被西门町一巴掌煽的晕乎乎的杨凯泽的手,便离座而去,有镖局弟子想上前挽留,却是被他一瞪眼,吓的一哆嗦而闪到一边,哪里敢在这时候去找不痛快。

    宇文化龙是老狐狸,当然没有上前挽留,不然的话,西门町肯定不高兴,不定杨天成也要恨上威龙镖局,他心里想着,反正跟杨天成关系好,只能事后再去赔罪了,还是先接待好西门少主。

    西门町原本就对杨凯泽恼恨,而杨凯泽左一句“臭子”,右一句“臭子”,还总是阴阳怪气地插嘴,冲动之下,赏了他一记耳光,但打完后感到心情好了许多,很是后悔没有左右开弓,正想着是不是下次再见到补上,却是看到杨天成含怒而去,不禁淡淡一笑,摇了摇头:难道你这个活宝孙子不该打?我这一巴掌还是轻的,当日我可是被他一巴掌打翻在地,还一脚差送命……

    再看到宇文化龙一脸尴尬地看着自己,这厮一没感到在别人的宴席上打人是不给主人面子,很不厚道地笑笑道:“宇文镖主,我已经吃饱喝足,还得麻烦你给我找个房间,我初来京城,只认识你们威龙镖局,这几天就住这儿了,可别赶我走啊,呵呵……”

    Ps:再次明,十二月份以前,更新不稳定,但《美人心》绝对不会进宫,哪怕写两年三年……N年,大伙儿先晾着,有空就来瞅瞅,法克有时间就会更新……

    另预告哈子:明天上午更新下一章“山高人为峰”,有好戏登场,大家伙擦亮眼睛,男淫们请多备纸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