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一章 山高人为峰

第十一章 山高人为峰

    入秋之夜,北方的京城早已寒意一片,在威龙镖局后院一间客房内,也是燃起了一团炉火给西门大官人取暖。

    不过,此时西门大官人还没入睡,屋内还有人在与他话,正是宇文化龙。

    “……”

    “对了,那申九道离奇死亡,究竟是怎么回事?”西门町手捧一杯热茶,皱眉道。

    “申九道被子盟主和柳堡主联手生擒后,原本被迫交代了他是受英扎吉指使,对玄武庄灭门案全程参与,也很清楚都是什么人对玄武庄下手,却是在要出玄武庄灭门案主谋和其他的帮凶时,突然死去。当时就在我威龙镖局一间密室中,而我身在金陵,在场的只有子盟主和柳堡主,他们擒住申九道后,只是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法,并不会对他构成生命危险,这突然死亡,让两位大侠都很意外,但查遍他全身,却是没发现任何的可疑之处,完全查不出他死亡的原因……”宇文化龙神色凝重地回忆道,话锋一转却是道:“不过,正是因为他死因蹊跷,他的尸首才一直没有被掩埋,而是经过处理后存放在京城一个秘密所在,而我从金陵城回来后,因为感念玄武庄,缅怀西门大侠,便去查看了一下,却是有了新的发现……”着,他像是要吊西门町胃口一般,停了下来。

    西门町听到关键时候,并且关系到玄武庄灭门案,当然很是着急,随口便问道:“发现了什么?”

    宇文化龙自然是没有吊西门町胃口的想法,他是有所顾虑,听西门町问到,又是犹豫了片刻方道:“西门少主,这个发现我还没对任何人起,并且,我也只是怀疑……”

    “宇文镖主,究竟是何怀疑,还请你来听听。”西门町却是有急不可待。

    宇文化龙暗自一咬牙,沉声道:“我怀疑申九道是被人用气劲悄悄封住右耳穴和脑后隐脉,活活爆血而死!”

    “哦?”西门町闻听之下,不由得一惊,将手中的热茶也是泼了一些出来,一连几问道:“如果真是如此,那是不是意味着这个人是子大侠或柳堡主?难道他们之中有一人便是我玄武庄灭门案的元凶?他暗下毒手是为了杀人灭口?”

    “咳咳……我只是怀疑,只是怀疑,究竟是不是如此,还需要请高人开颅验尸。”宇文化龙不自禁背后生出一层冷汗道。

    宇文化龙不生出冷汗才怪,子郁非和柳宗函是什么人?那可是当今江湖中两大擎天柱,是比天机阁轻舞飞龙还牛~逼的存在,他这个怀疑是直接将二人推上了人神共愤的境地,这要是被子郁非或柳宗函知晓,那还不把威龙镖局列为重打击,起码是特殊“照顾”的对象?正因为此,他发现后才没对任何人起,今天也是面对西门町,为了拉关系表关心便了出来,但一出来,却是又后悔了,很是担心西门町不问青红皂白便找上上清教或明月堡。

    西门町自然是没有如此顾虑,虽然对子郁非和柳宗函都有好感,但涉及到玄武庄灭门案,当然得另当别论。

    也是这个消息太过惊人,他一时间难以消化,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内心的震惊后,放下了手中的杯子,也觉察到满手的茶水,随手擦了擦,一脸平静地问道:“宇文镖主,那申九道的尸首还在那里么?”

    “在,在,我有了这个怀疑后,还特别安排人看守,可以随时去看。”见西门町如此镇定的表现,宇文化龙也是松了口气,赶紧道。

    “嗯,等我忙完手头的事,便麻烦宇文镖主领我去看看……”随口着,西门町想起什么,突然问道:“你请高人开颅验尸,这高人是指谁?”

    宇文化龙沉吟片刻道:“呃……当今江湖,这个高人非蝴蝶谷医仙独孤羽莫属,如果她断定申九道是被人封住穴脉爆血而死,那便千真万确。”他这么也算是考虑再三,江湖中能判断出申九道是不是爆血而死的大有人在,即便是他自己也是看了出来,但让谁,都脱不了得罪上清教或明月堡的干系,那还不如让江湖中独善其身,受人尊崇的蝴蝶谷谷主来,并且,独孤羽只是个姑娘,但作为“医仙”,的话可信度比别人高是一回事,关键是没人会找她麻烦。

    西门町对武功,对穴脉,菜鸟都算不上,可以都是处于“文盲”阶段,对宇文化龙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

    宇文化龙到独孤羽,西门大官人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医仙”弱不禁风的娇躯,再想到她坚毅的个性和淡然面对生死的胸襟,不禁露出钦佩的神情道:“嗯,她的话我一定信!”话一完,却是想起独孤羽极少离开蝴蝶谷,便又道:“宇文镖主,既然请医仙验尸,那还得烦劳威龙镖局将申九道的尸身送往蝴蝶谷,到时候我当结伴而行。”

    “不可……”宇文化龙却是摇了摇头道,“申九道的尸首虽然经过处理,但现在时间已长,药效已过,我已着人在藏尸处放置了大量冰块,勉强保持尸身不变,却是禁不住长途运送,不送到蝴蝶谷,只怕不到山东地界便会腐蚀,而北方寒冷,也易保存,最好是能请得医仙来京城,不知西门少主可与医仙有交情?”

    宇文化龙虽然问的客气,但心里却是想着,上次江湖大会,轻舞飞龙都未能请动独孤羽大驾,虽然你西门少主目前在江湖上风头正劲,但蝴蝶谷却不会买账,你肯定也是吃闭门羹的份。

    西门町想了想,却是道:“独孤谷主虽然是个女子,却是慈悲为怀,胸襟广阔,非我等男子所及,如若我诚意邀请,她当不会拒绝。”

    西门町在蝴蝶谷呆了一段时间,对独孤羽还算了解,虽然二人很是谈得来,但到交情,还真没多少,并且因为“变身”,估计也给她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若是让她带着病体长途跋涉北上京城,西门町还真是没把握。不过,既然宇文化龙这么,邀请独孤羽出谷来京是势在必行,再想到花无语已将藓云草送给了独孤羽,她的先天顽疾不康复,起码也应该有所好转,虽然路途遥远,她身为“医仙”,想必也没啥大碍。因此,西门町打定主意,如果写信邀请不行,便亲自骑着帝王驹登门邀请后,起来口吻很是肯定。

    宇文化龙听了,虽然心里不以为然,但却是装着高兴道:“医仙能来,那是最好。”

    两人也是谈了很久,从玄武庄灭门案到西门町来京目的,西门町也不隐瞒,是实话实;便又从选妃到朱由橏,宇文化龙在京城土生土长,对皇帝选妃自然是最熟悉不过,让西门町对救出叶筱轩是信心十足,但他对朱由橏却是不甚了解,只告诉西门町,这个惠昭王看不透,表面上没有权势,为人也很和善,但暗地里,不知为何,朝廷上下却对他敬畏的很,西门町听在耳中,想到那掌刑千户韦金胜见到朱由橏时,露出的惊惧神情,便存了一份戒心;最后又扯回到玄武庄灭门案。

    此时夜已深,宇文化龙看那炉火已不太旺盛,便很是知趣地告辞。

    宇文化龙离开后,西门町也没有马上上床入睡,心里想着明天要去惠昭王府,估计没啥时间,而邀请独孤羽来京却是迫在眉睫,还是尽快写信。

    这间客房是西门町特意挑选威龙镖局里唯一备有文房四宝的房间,他埋头疾书,很快便写好了一封信。

    而送信,西门大官人却是早想好了,便是龙馨儿的宠物:信鸽雪妹儿。

    不过,西门町想到龙馨儿对自己咬牙切齿的样子,如果当面去跟她,她碍于脸面,很可能遭她白眼,但她不是蛮不讲理之人,并且很具定性师太的侠义之风,若是悄悄地给她,她应当也会装着啥也不知道地帮这个忙。

    这么一想,便又写了张便条,连同那封信一起拿着走出了房间。

    屋外清冷,西门町紧了紧身上的长衫,向不远处龙馨儿住着的,也是宇文凤的绣楼走去。

    这个时辰威龙镖局里的人都已入睡,四周格外寂静,也是一片黑暗,这当然对夜能视物的西门町没有影响,他轻手轻脚,如狸猫般轻灵敏捷地到了绣楼前。

    绣楼虽然门窗紧闭,但却是难不倒西门大官人,他像是个采花贼,先一脸警惕地朝左右看了看,然后抽出了天下第一神兵,玄武剑,彷如插入空气中一般轻松地插入门缝内,往下缓缓一划拉,便解除了门闩的防贼功能。

    悄无声息地进了楼内,西门町虽然可以排除睡在楼下的是女婢,但楼上两个卧房,却是不知道龙馨儿睡哪个屋。

    西门町充分调动比狗还灵敏的嗅觉和听觉,以期从异香和呼吸中能判断出哪间房睡着宇文凤,哪间房睡着龙馨儿。

    他还真判断出来了,却是没想到——两妞竟是睡在了一个房间!

    这样一来,悄悄地将信塞进门缝,很可能会被宇文凤先看到,那样的话,当着宇文凤的面,龙馨儿百分百不会帮忙,不定还会当众讥讽自己。

    西门町站在房门外,一时间有头大。

    站了片刻,听到里面二人睡的深沉,西门町一咬牙,想着自己也不是做坏事,便决定深入“虎穴”,将信塞入龙馨儿的包裹。

    他再次做了回“采花贼”,顺利地进了屋内,却是发现卧室内熙暖如春,加上一股股幽幽的甜香,扑鼻袭来,让人不自禁地想要入睡。

    室中一张大床罗帐低垂,罗帐内红被微微突起,靠外面侧卧着一个娇的身躯,红被掩遮了鸯枕,不露半痕迹,虽是看不到脸,却是能确定,当是那宇文凤。

    而靠床里,西门町眼睛一扫间,却是忍不住要鼻血狂喷。

    但见龙馨儿穿着一件宽松的襦衫,几乎整个人都横陈在红被外,一条笔直的**很不淑女地搭在宇文凤身上,春光若隐若现,而胸前更是露出一大片白雪之地,那蔚为壮观的双峰似失去了束缚,挺拔玉立,勾勒出一道诱人的深沟,西门町几乎是本能的想起了一句广告词:山高人为峰!

    再看到估计在做美梦的龙馨儿春花般娇艳的俏脸,西门大官人咽了口口水,这是实打实地一口口水,“咕嘟”—声,连他自己也听到了,不禁吓了一跳,赶紧移开目光,寻找龙馨儿的包裹。

    Ps:上午有事,法克陪同西门大官人深夜赶上这更。。。还有一更,得晚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