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二章 完了,乱了

第十二章 完了,乱了

    伫立在黑暗中的西门町眼睛扫了一圈,除了几凳上脱放着龙馨儿的黄裙,竟是没发现她那随身携带的包裹。

    所谓君子不欺人于暗室,西门町深入两妞“虎穴”,虽然不做他想,也是旖念横生,心跳加快,特别是那“熏香果”的异香,仿似可以催生他体内旺盛的阳欲,尽管他摈弃心头杂念,强压丹田欲火,西门还是不受控制地可耻地昂立一号起来。

    如果就此退出,一切都会安然无事,但西门町心有不甘,既然来了,送封信还能咋滴?

    他置跃跃欲试的西门于不顾,两眼再次扫视了一圈屋内,眼睛一定,赫然发现了那苦寻不得的“可爱”包裹。

    但它却是静躺在俺们辣椒的香枕边,秀发旁。

    西门大官人举步到了床前,深吸一口气,轻轻掀开罗帐,两眼直直地盯着包裹,不敢乱看,却是发现探手间够不着包裹。

    稍一迟疑,西门町解下玄武剑,连着剑鞘伸过去想要挑起包裹,正在这时,睡梦中的龙馨儿嘴里嘟囔了一句,却是一翻身将包裹枕在了头下,并且是弓着身子,背对着西门町,将一轮仿似新出磨盘般的香~臀秀给了西门町,芳草萋萋,玉露盈盈,西门大官人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西门也是第一时间给出反应,狂跳了几下。

    他赶紧抬高玄武剑,想要收回,却是“好事成双”,想来被龙馨儿一条**压久了,此时感觉轻松,宇文凤这个时候也翻了个身,正面而躺。

    她翻身就翻身,却是从红被中伸出一条玉臂,无意识中一摆,正打在西门町伸出的玄武剑上。

    西门町此时正紧张着,握剑的手也是不稳,根本没想到有此变故,被宇文凤手臂一磕,便掉落在了床上,正砸在宇文凤胸前。

    西门町吓得差像个女人般尖叫出声,连西门也被吓的了一号,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伸手去取剑,宇文凤已是一下子睁开了双眸,她突然看到床前伫立着一个黑影,本能地张开嘴尖叫起来。

    “啊——”的一声刚要破口而出,西门町伸出的手已改变方向,第一时间捂住了她的嘴。

    宇文凤怎么也是华山派弟子,更是风云榜上的人物,一身功夫不是白瞎的。

    她嘴一被捂住,脑中便闪出一个念头:采花贼!

    而这个念头也让她瞬时清醒过来,吓出一身冷汗的同时,一手快速回拢,扣向捂住自己嘴的西门町手腕脉门,另一手也从被中伸出,一掌击向“黑影”面门,虽是仓促间,却是夹带着丝丝劲风。

    西门町若是闪避,当然是毫无问题,但却是怕宇文凤尖叫出声,引来威龙镖局的其他人,“西门町”这个称号本来就声名不佳,现在深更半夜闯入女子闺房,那他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西门大官人果断迎“面”而上,承受宇文凤一记掌击,却是慌乱中眼睛首当其冲,遭了殃。

    “啪!”的一声脆响,虽然没感觉疼痛,但也是脑子地“嗡”了一下。

    他也顾不得眼睛如何了,借着这一顿,他也凑近了宇文凤,赶紧低语道:“别打,我是西门町!”

    宇文凤扣住西门町手腕脉门,又击了西门町一掌,却是发现不能奈何这个“采花贼”,正惶恐中,听到西门町的话,不由得一呆,听声音正是西门町,却是脑中又闪出一个念头:啊——这西门町真是馨儿的,是个花心的淫贼?!

    “宇文姑娘,千万别误会,我是来送信的……(ps:不是打酱油)”黑暗中,西门町却是将宇文凤的表情看的清楚,见她一副惊惧的表情,赶紧又低声解释道。

    西门町看宇文凤虽然眼含疑问,但脸色稍安,便移开了捂住她嘴的手,继续道:“宇文姑娘,深夜惊扰到你,我实在是抱歉……”着,伸手将那封信跟便条举在眼前,对宇文凤道:“我原本想将这信悄悄放在龙馨儿包裹内,现在就麻烦你了……信是写给蝴蝶谷谷主独孤羽,邀请她来京,具体情况令尊大人清楚……呃……对了,你将这信放进龙馨儿包裹,最好是不被她知晓,也装着不知情……宇文姑娘,拜托了!”着,西门町将信和便条放在了宇文凤枕边,便准备直起腰身离开。

    宇文凤已从惊恐中回过神,但在西门町的耳边低语中没有冷静下来,反而是渐渐迷离起来。

    这当然不怪宇文凤容易动情,只怪此情此景斯人彼物!

    夜半深闺,香气萦绕,宇文大姑娘穿着亵衣,裸着双臂,平躺在床上,西门大官人静伏在枕边,偶偶细语,虽然不是情话,但他“吐气如兰”和炽盛的阳刚之气,气氛是何其的旖旎,西门町没觉得啥,但让俺们待字闺中的火凤凰情何以堪?

    她听着听着便脸红耳热起来,心跳也是越来越快,西门町后面的话根本没听清,恍惚中以为是在跟梦中情郎约会,感觉到西门町离开枕边想要站起,潜意识中出乎本能地一伸手,想要挽留住“梦境”。

    而这个时候,西门町也早已从刚才的慌乱中平静下来,只是在宇文凤耳边话的时候,鼻中不断吸入那股异香和处子身上的幽香混合物,让他感到丹田一阵阵燥热,西门不但再次昂立,并且又大了一号,正因为如此尴尬,西门町完,一刻也不敢耽搁,起身便要离开。

    西门大官人准备挺枪而“逃”,却不料武功不“凡”、身手敏捷的火凤凰童鞋,探手间巧不巧竟是正好抓住了那杆枪。

    命根被擒,一股舒爽的感觉瞬时袭遍全身,西门大官人嗓子底第一时间发出“嗷”的一声畅淫,身体条件发射般弓起,便要退身。

    而处于迷离中的宇文凤尚不自知,只感觉手中的火热要挣脱,本能地握紧,拉拽。

    这温软的手一整,可是要了俺们西门大官人的卿命了,嘴里不由自主地叫道:“宇文凤,你干什么?”

    一语惊醒梦中人,宇文凤神情一震,清醒过来,迷离的双眼也清澈起来,但一时间却是没有放开手中鼓动不已,仿似要涨手而出的“俘虏”,而是看向西门町,嘴里喃喃道:“西门少主,怎么了?你要走了么?”

    西门町这个时候不知该高兴还是该哭,因为他那一嗓子不但将宇文凤唤醒,龙馨儿竟然也迷迷糊糊地翻身睁开了眼睛,他只感到脑子“嗡”的一下,心里道:完了,完了,乱了,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