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三章 回去睡觉

第十三章 回去睡觉

    女人最怕的东东不是色狼或淫~棍,也不是黑暗、老鼠和强,而是色狼站在黑暗中。

    迷迷糊糊中的龙馨儿猛地看到床头站立一人,第一时间判断为色狼,也第一时间发出不低于一百分贝的尖叫声。

    西门大官人耳神经还能承受,躺在她身侧的宇文凤却是感到耳膜一阵刺痛,差就失聪,也幸亏龙馨儿这一叫,宇文凤不由得松开手,放了“俘虏”,去捂住耳朵。

    由于龙馨儿躺在床里,西门町当然不能扑上去捂她嘴,只能是在她的尖叫声中沉声道:“大半夜的鬼叫啥,不让人睡觉啊?”

    着,命根得以解脱的西门町便想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却是匆忙中,忘记了那把玄武剑。

    他刚走到门口,正要打开门,龙馨儿和宇文凤几乎异口同声道:

    “啊——西门町,是你这个臭流氓!”

    “西门少主,你的剑!”

    西门町不得不回身,却是没有话,走到床边接过宇文凤递过来的剑,龙馨儿已经坐起身,黑暗中浑然不觉那两饱满却是俏挺的大咪~咪完全裸露在外,她银牙轻咬,面色如火,雪白的脖子带着淡淡的粉红,丰满地胸膛急剧起伏,又义愤填膺地骂开了:“西门町,你这个禽兽,简直太无耻了,师傅果然没错,你就是一个淫贼,亏我和师姐还这么信任你,你竟然夜半三更窜入女孩子闺房,想干什么?你别是走错房间了……”

    “闭嘴!”西门町被她骂的脸上发烧,也是心头火起,忍不住低喝道,“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大波妹死爱面子,不然的话,八抬大轿请我也不来。”

    “放屁!关我么子事?你这个淫贼耍流氓还挺理直气壮啊,好好好,我们找宇文镖主来评评理……”

    “馨儿,你少两句,是你误会西门少主了……”宇文凤眼看着龙馨儿春光大露,却是不好出言提醒,只好拉拽了她一下,轻语道。

    但宇文凤这么却是让龙馨儿产生了误解,她被拉拽着又躺了下来,嘴里道:“额?难道是你让西门町来的?你……你……太不像话了,我……我还睡这儿……”她嘴上着,却是终于发觉自己几乎裸露着上半身,立时又惊叫一声,一把拽过红被,盖住了身子,却是没想到,用力过大,红被被她抢去大半,让身着一件火红连体衣的宇文凤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中。

    宇文凤身材没有龙馨儿劲爆,但她跻身美人榜,却也不容视,藕臂**,隆胸翘臀,曲线娇俏玲珑,浑身肌肤细腻如绸缎,仿佛要滴出水来,西门町眼睛一扫间,也是“咕嘟”一声,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宇文凤睡在床外,罗帐薄如蝉翼,完全透明,那是完全将身子展现在了西门町的眼前,顿时羞怯难当,也是惊叫一声,伸手便去夺被。

    一时间,两妞都忘了屋内还有一人,开始了扯红被争夺战,这样一来,反而将二人的春色更多地裸露出来。

    但见规前方后,筑脂刻玉,胸乳菽发,脐容许珠,两股湛湛,阴沟渥丹,火齐欲吐……

    西门大官人被这无边的春色也是迷花了眼,竟然忘了离开,两眼几乎忙不过来。

    正在这时,却听见绣楼外传来嘈杂的人声,“蹬蹬蹬”的脚步声直奔楼上而来,并且掺杂着女婢惊恐的哭泣和宇文化龙火急火燎愤怒的嘶吼。

    这一下,西门町顿时傻眼了,而宇文凤和龙馨儿也停止了红被争夺战,都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门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番动静当然是拜龙馨儿那声划破夜空的尖叫所赐,不但惊醒了刚入睡的宇文化龙,更是惊醒了楼下的俩个女婢,侧耳一听,寂静的深夜,龙馨儿“流氓淫贼”的骂声清晰地传入耳中,惊恐中起身,已是发现绣楼大门已被人撬开,更是吓得亡魂皆冒,她们还没来得及呼叫“110”,宇文化龙已当先带人循声而来。

    宇文化龙很清楚,因为朱由检选妃,京城云集了大量美女,吸引了许多流窜江湖的色狼,淫贼,甚至听恶魔崖的色魔也到了京城。

    他对这个宝贝女儿可是要命的紧,一听到绣楼那边传来尖叫声,第一时间便认为是有亡命之淫贼光顾了威龙镖局,竟是采花采到女儿头上,这一份惊怒可想而知。

    而随着他震怒而来,也早已将威龙镖局整个惊动,纷纷起身,奔往绣楼。

    西门町虽然身正不怕影子斜,但屋内如此情景,也是让他心下发虚,眼睛四下看着,想要找个地儿藏起来,却是发现宇文凤闺房内,除了一张大床,还是木有床底的土炕,只有一只根本不能藏人的梳妆台和几张几凳。

    西门町这个时候还真是欲哭无泪,听脚步声已到了门外,仓促间,一个箭步,隐身在了门后。

    还没等他站稳,门外已响起宇文化龙焦急的叫声:“凤儿,凤儿……”竟是门也没敲,便直接推门而入。

    门已被西门大官人撬开,自然是一推而开,宇文化龙更是心头焦急,又没听到屋内动静,以为女儿已遭凌辱,“呼”的一声,已手持那把紫铜所铸的大砍刀冲了进来。

    宇文凤终于回过神,赶紧回应道:“爹,怎么了,我没事……”

    “啊——你们快出去……”却是醒悟过来的龙馨儿见有人手持蜡烛要走进来,顿时尖叫道。

    就是这么短短的一瞬,借着门外的烛光,宇文化龙已是发现宝贝女儿根本没事,而女儿没事,宇文化龙一颗心放下,长出一口气的同时,也是第一时间想到这里是女儿的闺房,并且也看到女儿和那龙馨儿都是衣衫不整,岂容别人跟着闯入?

    他双手一展,阻挡住后面的人,赶紧后退,出了房门,却是眼睛余光突然发现了贴墙而立,正一脸窘迫,神情紧张地看着他的西门町。

    宇文化龙一脸错愕,却是丝毫没做停留,出门后还带上了房门,心里却是“明白”过来:这……这西门少主果然是风流成性,一到我威龙镖局便打起了凤儿的主意……呃……看样子,凤儿对他也颇为满意,竟然容许他留在闺房……唔,肯定是他不知龙馨儿也在凤儿屋内,结果……唉,年轻人真是不懂克制,这夜半三更的还瞎折腾……嗯哼,如果凤儿能跟西门少主……

    宇文化龙心里合计着,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很是满意的笑容,看到拥挤在门外的人群,咳嗽几声道:“没事,没事,大家散了,回去睡觉。”

    着,一挥手,当先向楼下走去。

    很快,嘈杂的绣楼恢复了宁静,而宇文凤的闺房却是再掀波澜。

    ps:再来一章,明天有事。。。